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專業領域

【法律講堂】借款支付方式將影響民間借貸案件事實認定

2015-4-10 14:01| 發布者: 英濟律師事務所

摘要: 福建省法院于今日公布了6件民間借貸典型案例,主要涉及借貸事實的審查與認定、借款支付方式對事實認定的影響、夫妻間債權債務關系認定、擔保責任認定、虛假訴訟認定與處理等。希望通過這些案件對正確理解和把握民間 ...

 

 

 

 


福建省法院于今日公布了6件民間借貸典型案例,主要涉及借貸事實的審查與認定、借款支付方式對事實認定的影響、夫妻間債權債務關系認定、擔保責任認定、虛假訴訟認定與處理等。希望通過這些案件對正確理解和把握民間借貸法律關系,形成規范指引。也希望通過典型案例的發布,為廣大民眾日常經濟生活行為提供引導與幫助。

1、虛假訴訟不受法律保護,法院將嚴厲打擊此類行為。

基本案情

2009年12月12日,原告林元明因與被告詹麗萍民間借貸糾紛一案訴至莆田市城廂區人民法院。原告林元明持兩張借條,主張被告詹麗萍分兩期向其借款80萬元,其中2006年12月27日借款20萬元,2007年2月18日借款60萬元。并稱兩張借條形成時間均為借條上的落款時間。被告詹麗萍對借款的事實沒有異議,為此還向一審法院提供原告出具的收據一份,以證明原告收到其支付的借款利息9000元。

案件審理期間,詹麗萍的債權人阮美妹、陳麗玉申請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認為該兩張借條虛假,并申請對兩張借條的形成時間進行年份鑒定。為查明本案借貸的真實性,城廂區人民法院委托福建澄源司法鑒定所對原告持有的兩張《借條》的書寫時間進行年份鑒定,鑒定意見為:詹麗萍出具的兩張《借條》筆跡是同一時間所寫,其形成時間與《借條》標稱的時間不符。經質證,原告林元明在對該份鑒定意見書的鑒定結論沒有異議,并承認該兩張借條系為了參與對詹麗萍的債權分配而制作的,故向一審法院申請撤回對被告詹麗萍的起訴,并表示愿意承擔鑒定費1.3萬元。

裁判結果

莆田市城廂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原告林元明明確主張被告詹麗萍分別于2006年12月27日和2007年2月16日向其借錢時,當場書寫了兩張借條。而福建澄源司法鑒定所作出的鑒定意見為該兩張借條的筆跡是同一時間書寫,其形成時間與《借條》落款的時間不符,故可以認定原告林元明與被告詹麗萍之間的借貸關系是虛假的。雖然原告林元明在對該份鑒定意見書進行質證后當庭表示自愿撤回起訴,但因其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對原告林元明提供虛假借條起訴妨礙民事訴訟的行為,不準予其撤訴申請,依法判決駁回原告林元明的訴訟請求。而被告詹麗萍對原告林元明提供的虛假借條,當庭表示沒有異議,可以認定其與原告林元明之間存在惡意串通情形,亦屬妨礙民事訴訟的行為,故作出民事制裁決定,分別對原告林元明和被告詹麗萍分別處以罰款5000元。林元明、詹麗萍未對法院作出的制裁決定書申請復議。

典型意義

該案系一起典型的民間借貸虛假訴訟。原告的目的是為了參與被告的財產分配,雙方惡意串通,虛構虛假債權債務。在民間借貸虛假訴訟中,原告主要通過偽造借款證據、虛構借款事實,并利用當事人自認、缺席審理、調解等訴訟技巧,使虛假的債權債務獲得法院法律文書的確認,以達到侵害真正債權人合法權益的目的。構成虛假訴訟案件往往有以下特點:一是訴訟當事人之間一般是親屬、朋友關系;二是證據較為單一,且當事人對借款的資金來源,用途和支付方式交代不清;三是訴訟雙方當事人基本無對抗性;四是許多民間借貸虛假訴訟當事人除本訴外還牽扯其他訴訟。對于虛假訴訟的各方當事人,人民法院可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予以制裁,如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2、真實借貸關系受法律保護,借貸雙方發生借貸行為時應依照相關法律法規訂立書面協議,并妥善保存。

2011年2月底,邱家華以資金周轉為由向劉慶城借款15萬元。劉慶城分別于2011年3月4日和3月5日支付現金5萬元和10萬元給邱家華。2011年3月16日,邱家華補出具借條一份,上書內容為:“今向劉慶城借人民幣壹拾伍元正。利率2%(每月叁仟元正)借期壹年,借款人邱家華,2011年3月16日”。邱家華借款后未支付利息,劉慶城于2013年9月10日起訴至永安市人民法院,要求邱家華償還借款本金15萬元及利息,并向法院提供了有關證據證明借款的款項來源。邱家華辯稱:該借條不真實,2011年3月16日,其到劉慶城辦公室泡茶閑聊時曾向劉慶城請教如何書寫借據,自己按照劉慶城的口述內容隨手練習書寫了幾張借條后,隨意丟棄到垃圾桶,未曾想到劉慶城將借條從垃圾桶撿起作為起訴依據。此外,即便借條是真實的,借條上書寫的金額是人民幣“壹拾伍元”,也只能證明其向劉慶城借款“15元”,而非“15萬元”。

永安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從本案借條行文的借款金額、借款利率、借款的具體月支付利息金額、借款期限等內容、原告提供的相應借款來源證據以及對借款發生的具體陳述進行分析判斷,該份借條可認定系邱家華書寫時存在筆誤,對本案15萬元的借款事實予以確認。而被告邱家華的辯解證據不足,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納。據此判決被告邱家華應償還原告劉慶城借款本息。判決后,雙方均未提起上訴。

本案涉及借條內容存在瑕疵時,人民法院應定借款事實的主要依據,但并非認定借款事實存在與否的唯一證據。

3、擔保責任認定有法可依,借貸行為發生后,擔保人的擔保期限為借款期限屆滿之日起的六個月。

被告閆小利于2010年10月11日向原告林朝華借款20萬元并出具借條一份,雙方約定月利率為1.2%,六個月還清。同時,被告林光以擔保人身份在借條上簽字。借款后,兩被告未按期歸還借款本金及利息。原告林朝華于2013年4月7日起訴至福州市倉山區人民法院,要求閆小利償還借款本金20萬元及利息,被告林光承擔連帶責任。兩被告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

福州市倉山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閆小利向原告林朝華借款20萬元,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借貸關系合法有效,依法應予以保護。由于原、被告雙方在借款時對保證人林光的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故被告林光應當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原、被告在借款時未約定保證期間,被告林光的保證責任期間應為借款期限屆滿之日起的六個月,但原告未在此法定期間要求被告林光承擔保證責任,被告林光的擔保責任免除,故判決駁回原告要求被告林光承擔連帶償還債務的訴請。判決后,雙方均未提起上訴。

實踐中,當事人在提供保證擔保時未約定保證方式和保證期間的情況很常見。本案原、被告在借款時對保證人的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九條規定,應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同時,原、被告在借條中也未約定保證人的保證期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二十六條規定,保證人的保證期間應為借款期限屆滿之日起的六個月。原告未在此期間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保證人免除保證責任。該案啟示人們,如果債務人未能按期還款,債權人須在保證期間積極向保證人主張權利,避免因錯過保證期間而喪失了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同時,還要注意向債務人主張權利不要超過兩年訴訟時效,本案因被告沒有出庭并提出時效抗辯,故對訴訟時效未作審查。

4、人民法院審查借貸案件時,原告應提供書面證據,無書面證據的,應提供必要的事實證據。

原告劉思凡起訴稱,2009年1月15日被告陳恩賜以急需資金周轉為由向其借款10萬元。原告于當日通過中國工商銀行向被告的銀行賬戶轉賬10萬元。后原告要求被告履行還款義務,被告拒絕,故訴請法院判令被告陳恩賜返還借款10萬元并承擔相應利息。訴訟中原告提供銀行轉賬憑證作為證據。被告陳恩賜辯稱其與原告之間并不存在借款關系,原告在2008年4月至2010年2月期間系被告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貝田成科技有限公司的財務人員,其轉賬的10萬元系是代收公司銷售代理費后返還給被告公司的款項。

福州市倉山區人民法院認為:民間借貸發生糾紛后,應當確認借款關系是否成立以及借款合同是否有效。沒有書面合同的,當事人對是否存在借款關系發生爭議時,主張存在借款關系的一方當事人負有舉證責任。原告劉思凡僅以2009年1月15日通過銀行向被告賬戶轉賬10萬元為據,主張原、被告間借款關系,依據不足,故原告要求被告歸還借款的訴請不予支持,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宣判后,原告提起上訴。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依法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是一起原告僅持有支付憑證而沒有借據的民間借貸糾紛。對于出借人一方而言,必須要證明雙方間存在借款關系且已實際支付相應款項,其舉證責任才算完成。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五條規定,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主張合同關系變更、解除、終止、撤銷的一方當事人對引起合同關系變動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若沒有借條,出借人應當提供其他證據證明雙方之間存在借貸關系,并且證據與證據間要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如何形成完整的證據鏈,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六十四條,審判人員應當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觀地審核證據,依據法律的規定,遵循法官職業道德,運用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對證據有無證明力和證明力大小獨立進行判斷。從本案情況來看,原告向被告匯款的原因還存在其他可能性,匯款憑證并不能形成充足的證據鏈來排除其他可能性,故由原告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責任。

5、借款支付方式影響民間借貸案件事實認定,沒有明確支付證據的借貸關系不能得到法院支持。

原告鄭仲立持有一份《借款借據》,上面載明:陳宏志向鄭仲立借款35萬元整,借款期限從2011年12月22日至2012年1月21日;借款按月利率2%計息,直至本息還清為止;如借款人無法按時還款,按日利率0.5%計收罰息,直至還清本金為止;雙方還約定如有爭議,由翔安區人民法院管轄;全部借款匯入到借款人指定銀行賬號。被告陳宏志在《借款借據》的借款人處簽名并捺印。借款期滿后,原告鄭仲立起訴至廈門市翔安區人民法院,請求判決被告陳宏志償還借款本金及利息。被告陳宏志則辯稱,其與原告鄭仲立并不相識,未收到鄭仲立的款項,雙方間不存在借貸關系,應當駁回鄭仲立的訴訟請求。原告鄭仲立在庭審中確認本案訟爭的借款系以現金方式支付給被告陳宏志。

廈門市翔安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陳宏志向鄭仲立出具的《借款借據》雖然名稱上為借款借據,但從其載明的“全部借款匯入到借款人指定銀行賬號”等約定內容看,可以認定陳宏志在向鄭仲立出具《借款借據》時,尚未收到該借據項下的借款,因此該《借款借據》并非債權憑證,實質上為借款合同,僅是陳宏志與鄭仲立對成立借款合同關系的書面約定,不能證明借款已經支付。陳宏志與鄭仲立之間的借款合同已經成立,雙方約定借款合同的支付方式為全部借款匯入至借款人指定銀行。而鄭仲立陳述本案訟爭借款是以現金方式支付給陳宏志,系對合同履行方式的變更。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主張合同關系變更的一方當事人對引起合同關系變動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在陳宏志對合同履行事實提出抗辯的情況下,鄭仲立對合同是否實際、全面履行負有舉證責任。鄭仲立因未提供證據證明已經向陳宏志交付該《借款借據》項下的35萬元借款,故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宣判后,鄭仲立向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經依法審理,判決駁回鄭仲立的上訴,維持原判。

民間借貸無論是否采取書面形式,均為實踐性合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條規定:“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自貸款人提供借款時生效。”原告鄭仲立應當對其向被告陳宏志支付訟爭借款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鄭仲立陳述訟爭借款以現金方式支付,與《借款借據》約定的付款方式不符,對該變更內容,鄭仲立未能證明雙方已達成新的合意,亦無其他證據證明其已實際支付訟爭借款,因此鄭仲立的主張不能得到法院支持。民間借貸糾紛中,出借人一方僅提供借條,但未能證明借款已經實際支付的,出借人的主張同樣不能得到法院支持。

6、當今社會夫妻生活多樣化,夫妻間產生借貸關系的,也應依法予以償還。

原告施文林與被告陳琴梅于2002年10月按當地風俗舉行婚禮并開始同居生活,2008年2月4日補辦結婚登記手續。2008年2月20日,原告向被告出具一張欠條,該欠條載明“本人施文林于2008年2月20日向陳琴梅借20000.00元整(貳萬元整)。欠款人:施文林、2008年2月20日。”2013年10月21日,施文林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向泉州市泉港區人民法院起訴,要求離婚并分割共同財產。陳琴梅則主張施文林欠其個人債務2萬元,要求返還。施文林對欠條和借款的事實沒有異議,但認為借款系用于購置轎車作為夫妻共同財產,故不應另行由其償還該借款。

泉州市泉港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該借款2萬元的事實有陳琴梅提供的欠條和雙方當事人的陳述加以證明,依法予以確認。在夫妻雙方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施文林向陳琴梅借款并出具欠條的行為,視為雙方約定處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行為,在離婚時應按借款協議的約定處理,遂在判決準予離婚、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同時,判令施文林償還陳琴梅借款2萬元。判決后,雙方均未提起上訴。

本案涉及在離婚訴訟中對夫妻婚內借款的處理問題。從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民事行為角度看,我國現行法律并沒有夫妻之間借貸的禁止性規定,作為民事主體夫妻一方向另一方借款,在本質上與普通自然人之間的借貸并無不同,因此,發生于夫妻間的借貸也應簽訂借款協議并妥善留存相關往來憑證等證據,以避免發生訴訟時因舉證不能而承擔不利后果。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十六條的規定,夫妻之間訂立借款協議用于個人事務的,離婚時可按照借款協議的約定處理。本案雙方當事人對借款的事實沒有異議,爭議的問題在于施文林借款是否用于其個人事務。在沒有證據證明其向陳琴梅借款系為履行夫妻兩人的法定義務而支出的情況下,法院依照施文林向陳琴梅出具的欠條,判令施文林應向陳琴梅償還該筆借款。

(轉自東南網 作者 陳曉青)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微信麻将软件代理商 广东十一选五任三遗 广西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河南22选5最新开奘结果 呼和浩特股票配资 精准极速飞艇计划免费软件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走 sm捆绑俱乐部 四人打麻将免费下载 江苏11选5开奖直 下载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 重庆幸运农场春节休市 神秘深红 球探网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百度 老快3开奖结果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