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走近律師

重磅 | 最高院建全國最大律師數據庫深意何在?

2015-12-1 13:01| 發布者: scyjlaw | 原作者: 丁玲 謝珊娟 | 來自: 律新社

摘要: 最高院開始收集律師信息,眼看全國最大的律師數據庫即將建成,這背后有何深意?法律圈紛紛開動腦筋展開猜想! 11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關于建立律師信息庫的公告,引起律師界 ...

最高院開始收集律師信息,眼看全國最大的律師數據庫即將建成,這背后有何深意?法律圈紛紛開動腦筋展開猜想!


11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關于建立律師信息庫的公告,引起律師界的注意。隨后,該文迅速在各大法治微信公眾號中傳播開來,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律師朋友圈中轉發。


許多律師不解,按道理高院不必管律師信息庫的事情,因為各地律師的信息在當地司法部已有備案,這豈不是多此一舉?當然,也不乏支持者,許多律師認為高院的此項舉措是福利!這個可以有!大數據就應該共享!


先讓我們一起來看一下,最高院的初衷。


最高人民法院在官微發布的文章中表示,建立律師信息數據庫,目的是為向律師提供便捷、高效的訴訟服務,方便其履行職責,最高人民法院決定建立律師服務平臺,開發了全國律師信息庫系統。該系統已經錄入了各地提供的律師事務所及其負責人信息,現需各律師事務所登錄該系統,補充錄入完整的律師信息。不過,律新社注意到,這只是最高院立法庭關于建立律師信息庫的公告。


律新社就此咨詢了多位律師、法官及從事法律大數據分析工作者,最高院建立律師數據庫究竟有哪些含義?


經律新社梳理,法律人對最高院建立律師數據庫大致有以下六類觀點:


觀點一 讓律師行業更規范化


對于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建立律師信息庫,上海中夏旭波律師事務所王津律師、華律網CEO張世友、九章研究所上海地區負責人楊煜均給予了肯定。在他們看來,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建立律師信息庫,把所有的律師聚集同一平臺,提供相應平臺服務,方便內部交流,將使得律師行業更規范化。以“向律師提供便捷、高效的訴訟服務,方便其履行職責”為目的的律師服務平臺有益于訴訟活動的開展以及法律共同體建設。


“現在整個律師行業信息不夠透明,如果最高院收集整理律師信息,能促進行業公開透明的話,這將有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有利于推進律師專業化、制度化的發展。”華律網CEO張世友告訴律新社。


律新社作為全國首家法律服務行業垂直媒體,長期以來對互聯網法律服務平臺的發展也較為關注。在采訪中,律新社也了解到,雖然現在很多法律服務商業網站均有律師數據信息,但都不完善。最高院收集律師信息對律師信息化工作、律師信息大數據都有重大意義,做好之后,或將成為中國最全的律師數據庫,這可能會推動“互聯網+法律”的最大力量。


不過,楊煜特別指出,最高院在平臺建設過程中,應特別關注平臺能夠提供怎樣的服務,以及律師信息將會以怎樣方式被什么主體使用等等問題。


觀點二 對目的不甚了解


在北京大成(上海)律所劉晶紅律師看來,最高院建立律師信息庫,要多方面考慮。首先,應明確其目的,是為了管理律師?還是為了提供方便?其次,還要注意如何保證信息的及時更新與完整性,是否有專業人士在專門負責后續管理?如何甄別律師的專業及知名度等等。


上海方洛律師事務所宋博律師表示,雖然這對于基礎設施建設確實大有裨益,也給律師業沒帶來了便利。但建立律師信息庫,能夠發揮啥作用?作用能發揮到何種程度等等,廣大律師也在等待答案。


觀點三 執行難度可能比較大


“建立律師信息庫雖然涉及到律師的信息問題,但并沒有給律師帶來多大的影響,律師們也沒有引起高度重視。聯系到以前關于法院信息化的相關舉措,法院的想法雖好,但在實際上具體落實中存在不少問題。”樂源律師事務所高蕓律師和北京大成(上海)律所劉晶紅律師表示。


最高院在公告中提到,全國律師信息庫系統已經錄入了各地提供的律師事務所及其負責人信息,現需各律師事務所登錄該系統,補充錄入完整的律師信息。包括事務所名稱、事務所執業許可證號、律所負責人姓名、律所負責人手機號、律所負責人執業證號、省份等等。


但在華律網CEO張世友看來,如果讓律師自己填寫,而沒有強制性,執行難度可能會比較大。


觀點四 可以借鑒上海模式


在上海同道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朱箭飛看來,最高院建立律師信息庫是種創新,趨勢向好,但收集律師信息的方法卻可以有更好的路徑。“最高院本可以直接通過司法部獲得律師信息而不必自己去收集。”朱箭飛告訴律新社。


上海市光華律師事務所陳英芳律師也提出了顧慮:“很多地方高院已有一套自己的律師信息系統,如何將最高院與地方高院的信息對接是一個問題。如果兩者沖突,也不利于雙方工作的展開。”


對于如何獲取律師信息的方式,同樣從事法律大數據分析研究的華律網CEO張世友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他認為,各省律協都有本省執業律師的最新名單,有些律協還會在其官網公布,這次高院讓每個律所分別錄入信息,而不是到各省律協采集,有點舍近求遠的感覺。如果要講律師信息的準確性和及時性,各省律協數據最新最完整,因為每個律師每年都要年審,每個執業律師都會被自動更新信息。


朱箭飛認為,以上海為例,上海律協與上海高院合作進行數據對接,每天都有更新,且不需要律師去自己維護更新。“而最高院的做法,其實和上海高院的出發點一樣,都是為了更好對接律師工作。”朱箭飛表示,最高院的方法解決不了核心問題,可以借鑒上海模式。


觀點五 改善法院與律師之間的關系


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建立律師信息庫,提供律師法律服務平臺,讓律師可以預約立案、網上閱卷、申訴信訪以及做出滿意度評價。其實就是法院主動伸出橄欖枝,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法院與律師之間的關系。


江西橫峰縣法院彭憲文法官還認為,從法律援助的角度來說,該信息庫利于法律規定的幾種應當指定辯護律師的工作順利開展。其次,運用大數據分析,根據某位律師代理某類案件勝訴敗訴的比例,當事人對選擇代理律師更有針對性。


觀點六 最高院應圍繞自己的優勢開展信息化工作


在一位業內人士看來,最高院的舉措表明了對大數據的重視,是件可喜的事情。由自上而下的形式對數據的重視和推動,將會帶來法律行業的信息化發展。不過,她建議,法院應該圍繞自己的優勢來開展工作。“法院自身的判決書、案例等方面的數據很多,在這方面下功夫,可做的事很多。而律師的信息應該由律師行業自治來做,或者由市場化的民間機構來做會更好。”在她看來,最高院通過這樣的手段來獲得信息的有效性或許并不大。

延伸閱讀


最高法院建立律師信息庫,可以說是官方積極的在探索一條更好的與律師溝通交流的道路,不過,有眾多律師對最高法的相關行為產生疑惑,因為司法行政機關除了履行其他法律宣傳、政府法制管理等職能以外,最主要的是還管理律師的服務,并且它已設有律師信息系統。那最高法的行為是否重復作業?


司法部司法研究所原所長王公義回應,司法部建立律師庫基本是為了管理律師,法院建律師庫的目的是為律師提供訴訟服務,二者性質和角度不同。

英濟律師事務所整理于網絡 文/丁玲 謝珊娟來源微信公眾號“律新社

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核實刪除 ! 
聯系電話:028-86253278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深圳风彩票开奖查询 日本sm电影 日本sm伦虐视频 湖北30选5 黑龙江6+1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跌停输入代码是多少 河北十一选五 一定 沈阳一条龙论坛 川村里佳番号 内蒙古快三 北单 幸运飞艇算法加减5公式 江西11元选5走势 南京站街女一条街 足彩比分玩法介绍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