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專業領域

重磅“江小白”商標被宣告無效

2019-4-3 11:56|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 來自: 睿迪網絡法

摘要: 面對今天這個局面是否如《關于“江小白”商標的聲明》所稱,“自2011年起,我司在中國已注冊百余件“江小白”商標,依法可繼續使用,所有江小白產品均正常銷售”呢?顯然沒有這么簡單,江津酒廠能夠申請第10325554號 ...
重磅“江小白”商標被宣告無效

江小白,江湖傳說“有情懷的網紅白酒”,其獨具個性和特點的廣告文案曾在80、90后年輕群體中掀起一股熱潮,產生了較大的影響。然而,作為其品牌基礎的商標卻一直處于爭議中。近日,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江小白公司”)發布有關“江小白”商標的聲明,稱僅一件商標被無效,不影響經營。

事實是否真如此?

近日,江小白公司收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京行終2122號《行政判決書》,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審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一審判決,即維持商標評審委員會對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訴爭商標”)無效宣告的裁定。

一、命途多舛的訴爭商標

1、訴爭商標,2011年12月19日申請注冊,2012年11月20日初審公告,經歷異議、異議復審程序后于2016年02月14日獲準注冊。正常情況下初審公告三個月無異議即可注冊,但訴爭商標經歷了超過三年的異議程序,“出生”就很艱難。

2、值得關注的是,訴爭商標申請人為成都格尚廣告有限責任公司;2012年12月6日經商標局核準訴爭商標轉讓至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新藍圖公司”);2016年6月6日,訴爭商標又經商標局核準轉讓至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江小白公司”)。

注:江小白公司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先生曾為新藍圖公司法定代表人。

3、2016年5月30日,重慶市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江津酒廠”)針對訴爭商標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

4、2016年12月27日,商標評審委員會經審查作出商評字(2016)第117088號《關于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

5、2017年12月15日(判決書落款日期,實際送達日期應該是2018年初),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無效宣告裁定的主要證據不足,認定事實、適用法律錯誤,審查結論錯誤。

6、本以為劇情已然反轉,不料,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京行終2122號《行政判決書》維持商標評審委員會對訴爭商標的無效宣告。

以下是訴爭商標的命運簡史:

二、訴爭商標為什么被宣告無效?

江津酒廠提出了六大理由,當然寫在第一位的永遠是最重要的理由,最后也成為訴爭商標被宣告無效的理由。

1、江小白公司是江津酒廠江小白酒產品的經銷代理商,其申請注冊訴爭商標,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的規定。

2、江小白公司搶先注冊江津酒廠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江小白”,主觀惡意明顯,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

3、訴爭商標與江津酒廠享有著作權的文字作品“江小白”構成實質性近似,訴爭商標的申請侵犯江津酒廠的在先著作權。

4、訴爭商標與第6319680號“幾江”商標、第10223859號“幾江”商標、第7259934號“幾江及圖”商標構成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條的規定。

5、江小白公司以欺騙或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訴爭商標注冊,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

6、訴爭商標的注冊會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

那么《商標法》第十五條是怎么規定的呢?

《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未經授權,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義將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標進行注冊,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異議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

根據《商標審查及審理標準》,代理人不僅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中規定的代理人,也包括基于商事業務往來而可以知悉被代理人商標的經銷商。

一審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

1、第三人江津酒廠公司提交的證據大多為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后形成的證據,涉及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相關行為的證據僅有江津酒廠公司與森歐公司簽訂的“幾江”牌江小白(系列)產品的銷售合同以及產品送貨單,該證據已在異議復審程序中經審查,因未體現森歐公司的簽章、缺乏發票等其他證據佐證而未被采信。第三人江津酒廠公司在涉案無效宣告程序中提交的合同雖然有森歐公司的公章,但該合同顯示的簽訂時間早于森歐公司的成立時間,且合同和送貨單無發票等其他證據予以佐證,故第三人江津酒廠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能真實、有效地證明其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對“江小白”商標享有在先權利。

2、在案并無直接證據證明江津酒廠公司、新藍圖公司于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已經建立了代理經銷、業務往來等關系。在案證據所體現的雙方就“江小白”進行溝通及建立正式合同關系的時間均晚于訴爭商標申請日,不能說明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新藍圖公司系從江津酒廠公司處獲知“江小白”商標。

3、即使參照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后的證據,在首次體現雙方就“江小白”進行溝通的郵件中,系由時任新藍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陶石泉提出“江小白”的設計文稿;而在江津糖酒公司與新藍圖公司簽訂的《定制產品銷售合同》中,明確約定江津酒廠公司授權新藍圖公司銷售的產品為“幾江”牌系列酒定制產品,其中并未涉及“江小白”商標,而合同約定產品概念、包裝設計、廣告圖案、廣告用語、市場推廣策劃方案用于江津酒廠公司或其他客戶銷售的產品須經新藍圖公司授權,說明江津酒廠公司對除“幾江”外的上述內容不享有知識產權,亦說明新藍圖公司申請注冊“江小白”商標未損害江津酒廠公司的權利。

因此,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小白”商標并非第三人江津酒廠公司的商標,新藍圖公司對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并未侵害第三人江津酒廠公司的合法權益,未構成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之情形。

二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

1、本案中,從現有證據來看,訴爭商標雖由格尚公司申請注冊,但訴爭商標在申請注冊過程中就由格尚公司轉讓至新藍圖公司,而新藍圖公司又系江津酒廠的經銷商,新藍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曾與江津酒廠存在關于“江小白”品牌設計稿的郵件往來,其對江津酒廠“江小白”商標理應知曉。重慶市江津區糖酒有限責任公司與新藍圖公司2012年2月20日簽訂的《定制產品銷售合同》并未約定商標等知識產權的歸屬。

涉及的證據:

重慶市公證處作出的(2017)渝證字第41980號公證書,內容為2011年12月19日陶石泉發給付黎明的郵件,標題為“老字號江津白酒半成品”,郵件內容包括:“……另外發了幾張照片的意思的,琢磨著能給江小白做個卡通人物形象,如果有這么個卡通人物形象,江小白就擬人化更豐滿了,比較喜歡這樣卡通小人物形象。”

2、江津酒廠提交的銷售合同以及產品出貨單、貨物運輸協議等證據表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津酒廠已經為實際使用“江小白”作準備,并已經實際在先使用“江小白”品牌。

涉及的證據:

在原審法院庭審結束后,江津酒廠向原審法院提交了新的證據,其中涉及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使用“江小白”商標的證據為重慶新瑞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出具的《重慶市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江小白”白酒銷售收入等專項審計報告》。該審計報告稱審計根據江津酒廠提供的資料進行,資料的真實性、合法性、完整性由江津酒廠負責。

因此,商標評審委員會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己構成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所指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之情形并無不當。

總結一下,本案的核心在于“證據是否充分”,一審認為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日(2011年12月19日)前“江小白”商標屬于江津酒廠所有,而二審持相反的意見。

三、江湖再無“江小白”?

從現有證據以及“江小白”發表的官方聲明《關于“江小白”商標的聲明》來看,“江小白”品牌及卡通形象,由陶石泉先生在與江津酒廠合作期間創作或共同創作。但二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定制產品銷售合同》并未約定商標權的歸屬。

“江小白”火遍大江南北也是江小白公司的經營成果。

面對今天這個局面是否如《關于“江小白”商標的聲明》所稱,“自2011年起,我司在中國已注冊百余件“江小白”商標,依法可繼續使用,所有江小白產品均正常銷售”呢?顯然沒有這么簡單,江津酒廠能夠申請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無效,那么在33類“果酒(含酒精)、茴香酒(茴芹)、開胃酒、燒酒、蒸餾酒精飲料、蘋果酒、酒(利口酒)、酒(飲料)、酒精飲料(啤酒除外)、含水果的酒精飲料”商品或類似商品上與“江小白”相同或近似的商標均面臨被宣告無效的風險。

所以,學法懂法,才能立于商業不敗;你說我說,最后還是證據來說。



聲明:本文封面及正文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與我聯系刪除。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