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法律文庫

"葛優躺"一案判決書,太經典了!!!(附:判決書全文)

2019-3-13 11:37|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 來自: 北京一中院

摘要: 本院認為,關于經濟損失部分,葛優作為著名演員具有較高的社會知名度,其肖像已具有一定商業化利用價值,藝龍網公司對葛優肖像權的侵害,必然導致葛優肖像中包含的經濟性利益受損。
"葛優躺"一案判決書,太經典了!!!(附:判決書全文)


葛優為我國知名演員,其曾在電視劇《我愛我家》中扮演紀春生(二混子),角色特點為懶惰耍賴騙吃騙喝。

該角色在劇中將身體完全攤在沙發上的放松形象被稱為“葛優躺”,成為2016年網絡熱詞。

最近兩年,“葛優躺”可謂最具現象級的一款表情包,但正是因為這款表情包,有公司被葛優起訴并索賠。

2月23日,“葛優躺”侵權案終于落判,葛優獲賠7.5萬元。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該份判決書,其一是內容太有意思,其二是從普及法律知識,防止一不小心招來官司!




如何認定“葛優躺”侵犯肖像權,如何確定賠償數額,請看北京一中院的二審判決書: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8)京01民終9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中路10號星科大廈C座3層。
法定代表人:江浩,董事長。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葛優,男,*年*月*日生,住北京市海淀區。

上訴人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藝龍網公司)因與被上訴人葛優肖像權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2016)京0108民初3976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于2018年1月2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因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九條之規定,本院經過閱卷、調查和詢問當事人,不開庭進行了審理。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藝龍網公司上訴請求:
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駁回葛優的訴訟請求或發回重審。

事實和理由:

1.一審判決要求藝龍網公司于公司微博中再次向葛優道歉缺乏法律依據。藝龍網公司接到葛優的通知后立即刪除了涉案劇照,向葛優表達了歉意并嘗試協商解決。針對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已于公司微博中公開進行了道歉,充分尊重了葛優的合法權益,并使公眾知曉了公司微博對于涉案劇照的錯誤使用。一審法院僅因葛優對道歉內容不滿即讓藝龍網公司再次在微博中道歉,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2.一審判決賠償數額過高,超出合理范圍。涉案劇照使用僅為24天時間,瀏覽量、評論量、轉載量以個位數計,影響極度有限,與同類案件相比侵權情節輕微,一審法院判決賠償75 000元過分高于葛優因此造成的損失,應當予以調整。

葛優辯稱,同意一審判決,不同意藝龍網公司的上訴請求和理由。
葛優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
請求判令藝龍網公司在其新浪微博“藝龍旅行網”賬號中置頂位置向葛優公開賠禮道歉不少于30日,賠償經濟損失40萬元,維權合理開支1萬元。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葛優為我國知名演員,其曾在電視劇《我愛我家》中扮演紀春生(二混子),角色特點為懶惰耍賴騙吃騙喝。該角色在劇中將身體完全攤在沙發上的放松形象被稱為“葛優躺”,成為2016年網絡熱詞。

“藝龍旅行網”微博號實名認證為“藝龍網公司”,截止至2016年8月,該微博有粉絲232萬人,發布近2萬條微博。

2016年8月1日,葛優申請公證,證實7月25日上述微博發布如下內容:“不經歷周一的崩潰,怎知道周五的可貴。為了應對人艱不拆的周一,小藝爆出葛優躺獨家教學,即學即躺,包教包會!”

該微博共使用7幅原告圖片共18次,文字內容包括直接使用文字和在圖片上標注文字,其中第一張不是劇照,為原告個人身著西服給其他企業代言的照片,所配文字內容為:“如何用一招學葛優躺出人生新高度”,并有嘴部文字“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其余圖片除一張為其他劇照外,均為《我愛我家》劇中人物紀春生在沙發上癱坐的截圖(其中一張為三人照片),圖中和圖下文字內容包括:“最近各位同學都表示人生過得好艱難”、“別理我,我廢柴了”、“無論干什么都提不起勁兒啊”、“不如躺著,學習不如葛優躺”、“不如躺著,工作不如葛優躺”、“不如躺著,去玩不如葛優躺”、“你看看這神態你看看這體位你看看這身體舒展的程度你看看這環境的布置”,“獨家揭秘葛優躺”、“快搬個板凳坐下來聽我好好給你分析一下如何學好葛優躺”,并通過劃線出圖后掛文字的說明方式具體描述了“葛優躺”圖片中人物和環境設置的具體內容:

“用六分力睜大的眼睛、自然舒展的鼻孔、八分之一微張的唇、上下牙口距離0.73公分”,“接下來,是靈活擺弄的體位以及身體的舒展度,手臂與肩同寬自然下垂,背部肌肉放松,臀部后坐兩胯肌肉放松,大腿與身體呈138度傾斜角,翹起右腿,順著重合的幅度感受放松的快感”、“這個時候,基本的躺姿已經準備就緒,最后一步就是布置好躺的環境,80年代大紅色洗腳盆,小清新熨衣臺布,迷彩綠大抱枕,青花瓷牌煙灰缸”、“這樣的環境設定是有講究的,這能讓你追思過去的艱苦生活,感受幸福的來之不易,從而躺的更加舒心舒肺”、“嗷,真蘇糊”、“當然還有一個終極大招,如果你學會的話,以上細節可全部忽略”、“啊咧訂個酒店不就可以隨心躺了嗎,真夠能扯的”、“躺大床/躺浴室/躺大廳/躺餐廳”、“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躺不到”、“盡瞎嗶嗶,我訂個酒店躺會兒去”。

最后幾張圖配了大床、浴室等酒店背景,微博后附“訂酒店用藝龍”的文字,并附二維碼和藝龍網標識。該微博轉發4次,評論4次,點贊11次。葛優認為上述文字中提到“葛優”的名字,并非劇中人物名稱,宣傳內容為商業性使用。同年8月18日,藝龍網公司收到通知后刪除了上述微博。

葛優提交“葛優”百度百科內容打印件、(2016)鄂長江內證字第10363號公證書和微博主頁內容打印件,證明原告的知名度及影響力,其肖像具有很高的商業價值,以及藝龍網公司經營的微博公眾號對葛優圖片的使用情況。

藝龍網公司認可上述證據,表示涉案圖片為劇照,并非葛優肖像,圖片指向劇中人物的身體動作,其使用了劇中人物的性格特征而非葛優的肖像特征。

2016年12月7日,藝龍網公司未經葛優審核同意,在其微博發布致歉信,內容為:“真誠向人民藝術家葛優先生致歉。葛優老師是喜劇界瑰寶,給當代人塑造了太多形象,讓小編銘記于心。小編微博使用過葛優躺圖片,給葛優老師造成困擾,在此誠摯的道歉。招來官司實非小編所愿,實屬對葛優老師的個人崇拜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一發不可收拾。小編以后一定嚴格控制自己的情緒,將對葛優老師的崇拜之情放在心里不再炫耀。21世紀什么最貴?服務。藝龍將繼續給消費者帶來最舒適的服務和享受,借用葛優老師的一句經典臺詞:帝王般的享受,就是把腳當臉伺候著。Fighting,fighting!”

該致歉微博轉發24次,評論197次,點贊58次,網友評論多認為該致歉態度不端正,還有“花40萬做了個400萬廣告”、“關注頻頻上漲”、“小編被提拔,這事已經熱搜了,廣告打得好”、“建議再深刻一點”等,葛優認為上述內容說明網友也認為此為廣告宣傳。

葛優提交上述致歉信打印件,證明藝龍網公司承認侵權事實,并就此作出極不誠懇的名為致歉,實為再次利用葛優進行商業宣傳的內容,其致歉沒有誠意。

藝龍網公司認可上述證據,表示系其編輯未經審核擅自發布,但前半部確實表達了對葛優的致歉,也保證類似情形不再發生,只是遣詞造句不夠莊重,但道歉目的已經達到,網友評論與其無關。

葛優提交票據證實公證費為800元,公證書中除本案內容,還有針對另一商家進行公證的相似內容。關于其他合理費用,葛優表示包含律師費、調查取證費等相關費用,沒有證據,請法院酌定。

藝龍網公司認為公證費應分攤部分,其他支出沒有票據支持,其不認可。

藝龍網公司提交法院針對張培萌、趙麗穎、倪妮、周杰倫等人的侵犯肖像權案件判決書供法院參考,賠償金額為6020元-3萬元不等;其提交肖像權侵權案例比較分析,認為商家使用圖片,官網瀏覽量大,使用人多,判賠金額最高;其次為微信,微博最無影響力,判賠額最低。其提交藝龍網截圖,證實其官網附有微信鏈接,沒有微博鏈接,并表示現微博瀏覽量和影響力在所有宣傳方式中最低。

葛優認為上述判決書與本案情況不同且無關,不具有參考性。藝龍網公司微博粉絲多、關注度高、影響力大,藝龍網公司使用葛優肖像提高其品牌知名度,且其致歉函曾上熱搜。

藝龍網公司表示致歉函是否上熱搜與本案案件事實沒有關聯性,因為涉案微博已經刪除,且涉案微博僅存在24天,與公司聘請明星實際進行的推廣無法相比,不足以提升品牌價值。

一審法院認為,

肖像是通過繪畫、攝影、電影等藝術形式使自然人的外貌在物質載體上再現的視覺形象。肖像權,是指自然人對自己的肖像享有再現、使用或許可他人使用的權利。其載體包括人物畫像、生活照、劇照等。劇照涉及影視作品中表演者扮演的劇中人物,當一般社會公眾將表演形象與表演者本人真實的相貌特征聯系在一起時,表演形象亦為肖像的一部分,影視作品相關的著作權與肖像權并不沖突。

《我愛我家》中的“葛優躺”造型確已形成特有網絡稱謂,并具有一定的文化內涵,但一般社會公眾看到該造型時除了聯想到劇目和角色,也不可避免地與葛優本人相聯系,該表現形象亦構成原告的肖像內容,并非如藝龍網公司所稱完全無肖像性質。即便該造型已成為網絡熱點,商家亦不應對相關圖片進行明顯的商業性使用,否則仍構成對葛優肖像權的侵犯。

本案中藝龍網公司在其官方微博中使用了多幅系列劇照,并逐步引導與其業務特征相聯系,最終將“葛優躺”圖片的背景變更為床、浴室等酒店背景,附藝龍網宣傳文字和標識、二維碼,雖然上述方式并不能使網友認為葛優為藝龍網公司進行了代言,但仍有一定商業性使用的性質,且該微博還同時使用了一張葛優此前的單人廣告照片,故藝龍網公司在涉案微博中的使用行為侵犯了葛優的肖像權,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藝龍網公司在接到葛優的起訴后及時刪除了涉案微博,已經停止侵權。藝龍網公司編輯在微博中發表的“致歉聲明”中的部分內容和語氣表達并未對葛優起到正向的撫慰作用,且再次表述宣傳其品牌,葛優現要求藝龍網公司在微博中正式致歉的訴訟請求法院予以支持。

關于賠償數額,葛優所訴較高。法院綜合考慮以下情節,對賠償數額酌情認定:
1、葛優為著名演員,公眾對其關注度較高。
2、藝龍網公司的使用行為提高了網絡用戶對其微博的關注度。
3、藝龍網公司微博的關注人數雖高,但從涉案微博的點贊、評論和轉發數量看,涉案微博的閱讀量一般,影響范圍有限。
4、藝龍網公司接到通知后立即進行了刪除,并表達與葛優協商解決糾紛的意愿。
5、對“葛優躺”劇照的使用,確實不同于直接使用葛優個人照片,具有迎合網絡熱點、幽默夸張的特點,其使用行為與傳統商業直接使用名人肖像進行宣傳的行為存在區別,本案中的使用情況一般不會使網絡用戶誤認葛優為藝龍網公司產品進行了代言。
6、因涉案圖片大部分為劇照,本案判決僅涉及葛優個人的肖像權,應為劇照權利人留有部分賠償份額。

葛優提交了800元的公證費票據,其中含針對另一商家的公證內容。其要求藝龍網公司支付律師費和調查取證費等相關費用,但未提交證據,考慮其案件中確有律師出庭代理訴訟,法院對其上述訴訟合理支出亦酌情認定。

綜上所述,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條、第一百二十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十條之規定,判決:
一、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被告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在其運營的“藝龍旅行網”微博賬號,針對未經許可使用原告葛優劇照及照片的行為公開發布致歉聲明,置頂72小時,三十日內不得刪除;聲明內容需經本院審核;如不能履行本項判決,本院將在相關媒體公開判決書的主要內容,費用由被告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負擔;
二、被告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賠償原告葛優經濟損失7萬元,支付其維權合理支出5000元,以上共計75000元,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
三、駁回原告葛優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二審中,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根據本案二審雙方的訴辯主張可知,藝龍網公司對涉案微博侵犯葛優肖像權并無異議,但上訴認為一審法院不應判決其在微博中賠禮道歉,且賠償數額過高。故本案二審爭議的焦點問題主要有二:
一是一審法院判決藝龍網公司在其微博中向葛優賠禮道歉是否適當;
二是一審法院認定的賠償數額是否過高。

以下分別予以評述:

第一,關于一審法院判決藝龍網公司在其微博中向葛優賠禮道歉是否適當。藝龍網公司二審主張其在接到葛優起訴后及時刪除了涉案微博且發表了致歉聲明,故法院不應判決其再次于微博中道歉。

本院認為,藝龍網公司該項上訴主張不應予以支持,理由有二:

其一、賠禮道歉作為一種向對方表示歉意進而請求對方原諒的表達行為,既是道德責任,也是法律責任,兩種責任的區別在于,作為民事法律責任承擔方式,法律賦予了其強制性的力量。當賠禮道歉作為民事責任承擔方式以法院判決的形式作出時,能夠更有效地平息當事人之間的紛爭,并對社會形成行為指引,其起到的社會效果、公示效果及法律效果與當事人在訴訟之外的道歉顯然不同。因此,藝龍網公司認為其訴訟之外的主動道歉等同于法院判決賠禮道歉的觀點不能成立。

其二、賠禮道歉作為民事責任承擔方式的一種具有承認錯誤、表示歉意并請求對方諒解的功能,是對被侵權人內心傷害的一種填補,與其他責任承擔方式不同的是,賠禮道歉的效果難以量化。因此,當一方當事人在訴訟之外已經進行賠禮道歉,但并未得到被侵權人的諒解,且被侵權人在訴訟中仍然堅持要求法院判決賠禮道歉時,法院應對訴訟外的道歉予以審查,確定道歉是否己經達到了應達到的效果,即是否對被侵權人的內心傷害予以彌補。

本案中,藝龍網公司確實發布了含有致歉內容的微博,但從整體來看,上述致歉微博的語氣表達輕松詼諧,缺乏嚴肅性,且再次涉及宣傳品牌的表述。在葛優不認可該致歉微博且堅持要求法院判決賠禮道歉的情況下,本院認為,上述致歉微博不能達到相應的致歉效果。故在藝龍網公司確實侵犯了葛優肖像權的情形下,一審法院判決藝龍網公司在其微博上公開發布致歉聲明并無不當。

第二,關于一審法院認定的賠償數額是否過高。

本院認為,關于經濟損失部分,葛優作為著名演員具有較高的社會知名度,其肖像已具有一定商業化利用價值,藝龍網公司對葛優肖像權的侵害,必然導致葛優肖像中包含的經濟性利益受損。

一審法院綜合考慮葛優的知名度、侵權微博的公開程度、藝龍網公司使用照片情況、主觀過錯程度以及可能造成的影響等因素,酌情確定藝龍網公司賠償葛優經濟損失70000元處理適當。

關于公證費、律師費事宜,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八條第一款之規定,被侵權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可以認定為侵權責任法第二十條規定的財產損失。合理開支包括被侵權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對侵權行為進行調查、取證的合理費用。人民法院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和具體案情,可以將符合國家有關部門規定的律師費用計算在賠償范圍內。本案中,葛優為制止涉案侵權行為,確實有所花費,一審法院依據相關證據酌定合理維權成本5000元亦無不妥,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藝龍網公司的上訴無事實及法律依據,依法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法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50元,由藝龍網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丁宇翔
審  判  員   白 云
審  判  員   王國慶
二 〇 一 八 年 一 月 二 十 五 日
法 官 助 理   劉雅璠
書  記  員   張穎嵐

來源:北京一中院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