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法律文庫

辭職法官做律師:一入律門深似海,咨詢收個費竟然這么難?

2019-3-11 13:21|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在法官辭職潮中,狄爺也“珍惜不多的職業生命”,轉身做了律師。第一樁生意還沒開張,就來個咨詢電話“狄哥,我孩子舅他二哥的三姨媽的小子有點事要問問,可以么?”律師不是最會說話嗎?咨詢還有啥不可以?好啊!于 ...


在法官辭職潮中,狄爺也“珍惜不多的職業生命”,轉身做了律師。第一樁生意還沒開張,就來個咨詢電話

“狄哥,我孩子舅他二哥的三姨媽的小子有點事要問問,可以么?”

律師不是最會說話嗎?咨詢還有啥不可以?好啊!

于是,好家伙,三個小時過去了,從拉拉雜雜的事實陳述,到各種問,各種不知道,再問,再不知道,一直到“法律咋規定的?”“我該如何辦?”

狄爺放下電話,連哭的心都有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律師咨詢?要命啦。

狄爺一口老血涌上來:一入律門深似海,咨詢收個費竟然這么難?

律師咨詢收費,俗嗎?

律師以公平正義為執業理念不假,高尚的職業一定不能談錢嗎?救死扶傷,白衣天使談錢嗎?生命更可貴,更無價,是不是更不能收費?

但和醫生咨詢個事,需要掛號,你已經付費了,而向律師咨詢三小時,最后除了一句“謝謝”,沒見一個銅板。

咨詢是嘮嗑,沒成本嗎?

靠談話掙錢的職業很多,心理咨詢師似乎更接近嘮嗑的職業,聽你說說煩心事,再給你點建議,每小時500收費很常見,你覺得值不值?

關于律師的成本,表面看就是動動筆,動動嘴,沒啥成本,其實,律師經過十年寒窗苦,5年左右的法學專業教育,司法考試的千錘百煉,等拿到執業證,已經支付巨大的職業成本。

就是聽你說那么一件不太復雜的事兒,也得放下手頭的一切,集中精力,從你龐雜的字詞之間擷取與法律有關的事實,去偽存精,再在腦子里搜索相關的法律規定,再結合你的要求,給出最合法最便捷對你有利的解決方案,這些復雜的專業分析與判斷,最后可能僅是一句貌似普通的話“我建議你和對方和解,而不能貿然起訴。你可能不知道這句話建立在500字的陳述,雙方情況的比較,3部法律規定,司法慣例以及目前的行業局勢的綜合判斷上。那么,你還覺得這句話是嘮嗑嗎?

如果咨詢真是嘮嗑,你為啥不找鄰居二大爺嘮嘮,而非要找個律師?為啥不找了普通律師,而非要找個專業律師?你不惜打電話甚至上門來咨詢,不就想獲取一句最靠譜的專業意見嗎?這是如假包換的智力勞動成果有木有?

親,咨詢真的不是嘮嗑!

給熟人咨詢收費,生分嗎?


朋友開飯店,你吃飯他收錢,你覺得理所當然。

哪天他說“以后來我這吃飯,全免費”

你會說“這怎么不行,你做生意的,有成本,要靠這個吃飯。”

但找個律師咨詢呢?你會覺得,很簡單,兩句話的事,還收費?朋友還做不做了?

打官司的律師,大家似乎還看得見他的勞動,庭前做準備,寫文書,法庭上要去陳述,去辯論。對非訴律師來說,可能就是各種法律意見,對咨詢律師來說,可能就是電話里的談話,看都看不見。你咨詢三小時,只給一個“謝謝”,而不知道這可能就是他的生存手段。

一頓飯,耗費有限的幾樣食材,你買來果腹。

一個好的法律意見,律師耗費的是無形的時間,精力,體力,腦力,你拿來解決重大問題,價值幾何?

所以,當在朋友圈里看到有同行說“某公司老總讓看個合同,咨詢個啥事,都讓會計先打1000元的話費”,真禁不住想說,老板,咱們做朋友吧,有啥問題盡管咨詢。

前幾天聽一個業內大佬講課,說到律師痛點,倆字:收費。真是戳中心窩的感覺。

苦逼的同行,多少人不敢收費,不敢高收費,收費怕失去朋友,高收費怕被說“唯利是圖”。

作為一個行業,沒有合理的收入支撐,僅僅靠理想靠信念活著,自己都養不活,何以做其他?

看到西方律師動輒每小時上千元的咨詢收費,是不是除了嫉妒羨慕恨,還有點小悲涼?

好吧,選擇了律師這個行業,就勇敢面對一切。狄爺妥妥滴寫了一行字:


來源:國銀律師事務所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