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內地與香港特區今日簽署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安排

2019-1-18 16:08|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1月18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在北京簽署《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以下簡稱《安排》)。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楊萬明、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鄭 ...

 

內地與香港特區今日簽署

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安排

楊萬明、鄭若驊分別代表兩地簽署

 

1月18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在北京簽署《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以下簡稱《安排》)。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楊萬明、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分別代表雙方在有關文件上簽字。這是自香港回歸祖國以來,內地與香港商簽的第六項司法協助安排,也是覆蓋面最廣、意義最為重大的一項安排。該安排的簽署,標志著兩地民商事領域司法協助已基本全面覆蓋。


《安排》共31條,對兩地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范圍和判項內容、申請認可和執行的程序和方式、對原審法院管轄權的審查、不予認可和執行的情形、救濟途徑等作出了規定。《安排》盡可能擴大了兩地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范圍,將非金錢判項以及部分知識產權案件的判決也納入相互認可和執行的范圍,充分體現了最大限度減少重復訴訟、增進兩地民眾福祉、增進兩地司法互信、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精神。

 

楊萬明表示,香港回歸祖國以來,“一國兩制”方針取得舉世公認的巨大成功,香港與內地各方面的聯系更加緊密。隨著兩地交流合作日益深化,兩地互涉法律糾紛相應增多,需要根據基本法的規定,適應實踐需求,以商簽制度化安排的形式,妥善解決兩地的司法協助問題,以及時有效化解矛盾糾紛、保障促進兩地經濟社會繁榮穩定發展。兩地商簽《安排》,是以法律文件形式落實和豐富“一國兩制”方針的又一重大舉措,標志著中國特色區際司法協助體系進一步健全,成就重大、意義非凡,有利于大大減輕兩地當事人重復訴訟之累,有利于進一步節省兩地司法成本,有利于為兩地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更好司法保障,是兩地法律人攜手為紀念國家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和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獻上的一份厚禮。


楊萬明指出,《安排》的簽署,是兩地民商事司法協助安排基本實現全覆蓋的終點,同時又是兩地同仁繼續向著更高、更遠目標邁進的新起點。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嘗試,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既為兩地拓展深化司法協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同時也提供了新的重大機遇。希望兩地法律界同仁以為國為民的情懷、攜手同心的互信、敬業奉獻的擔當、開拓進取的精神,繼續攻堅克難,就兩地仲裁保全協助、跨境破產協助等開展磋商,并力爭盡快填補兩地刑事領域司法協助的空白,為持續增進兩地民眾福祉、促進兩地經濟社會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斷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鄭若驊表示,《安排》是繼協議管轄案件民商事判決、婚姻家事案件民事判決相互認可和執行的有關安排后,兩地在判決互認領域簽署的第三份安排,在適用范圍等方面有很大的拓展,在協助力度方面有很大的提高。同時,《安排》充分體現了“一國兩制”原則,相對于國際公約和兩地給予外國司法轄區的協助均有很大突破,為保障兩地當事人利益提供了更佳、更優化的司法指引。《安排》為兩地進一步深化民商事司法合作奠定了堅實基礎,兩地司法協助工作將進入新階段。期待兩地繼往開來,努力拓展民商事司法協助的新領域,全面優化現行司法協助的配套措施,特別是推進跨境破產協助和仲裁保全協助有關事宜。


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最高人民法院有關部門負責人,以及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有關人士參加簽署儀式。(記者:孫航)


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

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九十五條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經協商,現就民商事案件判決的相互認可和執行問題作出如下安排:


第一條  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民商事案件生效判決的相互認可和執行,適用本安排。

刑事案件中有關民事賠償的生效判決的相互認可和執行,亦適用本安排。

 

第二條  本安排所稱“民商事案件”是指依據內地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均屬于民商事性質的案件,不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審理的司法復核案件以及其他因行使行政權力直接引發的案件。


第三條  本安排暫不適用于就下列民商事案件作出的判決:

(一)內地人民法院審理的贍養、兄弟姐妹之間扶養、解除收養關系、成年人監護權、離婚后損害責任、同居關系析產案件,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審理的應否裁判分居的案件;

(二)繼承案件、遺產管理或者分配的案件;

(三)內地人民法院審理的有關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侵權的案件,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審理的有關標準專利(包括原授專利)、短期專利侵權的案件,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審理的有關確認標準必要專利許可費率的案件,以及有關本安排第五條未規定的知識產權案件;

(四)海洋環境污染、海事索賠責任限制、共同海損、緊急拖航和救助、船舶優先權、海上旅客運輸案件;

(五)破產(清盤)案件;

(六)確定選民資格、宣告自然人失蹤或者死亡、認定自然人限制或者無民事行為能力的案件;

(七)確認仲裁協議效力、撤銷仲裁裁決案件;

(八)認可和執行其他國家和地區判決、仲裁裁決的案件。


第四條  本安排所稱“判決”,在內地包括判決、裁定、調解書、支付令,不包括保全裁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包括判決、命令、判令、訟費評定證明書,不包括禁訴令、臨時濟助命令。

本安排所稱“生效判決”:

(一)在內地,是指第二審判決,依法不準上訴或者超過法定期限沒有上訴的第一審判決,以及依照審判監督程序作出的上述判決;

(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是指終審法院、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及原訟法庭、區域法院以及勞資審裁處、土地審裁處、小額錢債審裁處、競爭事務審裁處作出的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


第五條  本安排所稱“知識產權”是指《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的知識產權,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二十三條第二款第七項、香港《植物品種保護條例》規定的權利人就植物新品種享有的知識產權。


第六條  本安排所稱“住所地”,當事人為自然人的,是指戶籍所在地或者永久性居民身份所在地、經常居住地;當事人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是指注冊地或者登記地、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主要營業地、主要管理地。


第七條  申請認可和執行本安排規定的判決:

(一)在內地,向申請人住所地或者被申請人住所地、財產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提出;

(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向高等法院提出。

申請人應當向符合前款第一項規定的其中一個人民法院提出申請。向兩個以上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出申請的,由最先立案的人民法院管轄。


第八條  申請認可和執行本安排規定的判決,應當提交下列材料:

(一)申請書;

(二)經作出生效判決的法院蓋章的判決副本;

(三)作出生效判決的法院出具的證明書,證明該判決屬于生效判決,判決有執行內容的,還應當證明在原審法院地可以執行;

(四)判決為缺席判決的,應當提交已經合法傳喚當事人的證明文件,但判決已經對此予以明確說明或者缺席方提出認可和執行申請的除外;

(五)身份證明材料:

1.申請人為自然人的,應當提交身份證件復印件;

2.申請人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應當提交注冊登記證書的復印件以及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的身份證件復印件。

上述身份證明材料,在被請求方境外形成的,應當依據被請求方法律規定辦理證明手續。

向內地人民法院提交的文件沒有中文文本的,應當提交準確的中文譯本。


第九條  申請書應當載明下列事項:

(一)當事人的基本情況:當事人為自然人的,包括姓名、住所、身份證件信息、通訊方式等;當事人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包括名稱、住所及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的姓名、職務、住所、身份證件信息、通訊方式等;

(二)請求事項和理由;申請執行的,還需提供被申請人的財產狀況和財產所在地;

(三)判決是否已在其他法院申請執行以及執行情況。


第十條  申請認可和執行判決的期間、程序和方式,應當依據被請求方法律的規定。


第十一條  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依據被請求方法律有關訴訟不屬于被請求方法院專屬管轄的,被請求方法院應當認定原審法院具有管轄權:

(一)原審法院受理案件時,被告住所地在該方境內;

(二)原審法院受理案件時,被告在該方境內設有代表機構、分支機構、辦事處、營業所等不屬于獨立法人的機構,且訴訟請求是基于該機構的活動;

(三)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合同履行地在該方境內;

(四)因侵權行為提起的訴訟,侵權行為實施地在該方境內;

(五)合同糾紛或者其他財產權益糾紛的當事人以書面形式約定由原審法院地管轄,但各方當事人住所地均在被請求方境內的,原審法院地應系合同履行地、合同簽訂地、標的物所在地等與爭議有實際聯系地;

(六)當事人未對原審法院提出管轄權異議并應訴答辯,但各方當事人住所地均在被請求方境內的,原審法院地應系合同履行地、合同簽訂地、標的物所在地等與爭議有實際聯系地。

前款所稱“書面形式”是指合同書、信件和數據電文(包括電報、電傳、傳真、電子數據交換和電子郵件)等可以有形地表現所載內容的形式。

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案件以及內地人民法院審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規定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民事案件、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審理的假冒糾紛案件,侵權、不正當競爭、假冒行為實施地在原審法院地境內,且涉案知識產權權利、權益在該方境內依法應予保護的,才應當認定原審法院具有管轄權。

除第一款、第三款規定外,被請求方法院認為原審法院對于有關訴訟的管轄符合被請求方法律規定的,可以認定原審法院具有管轄權。


第十二條  申請認可和執行的判決,被申請人提供證據證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請求方法院審查核實后,應當不予認可和執行:

(一)原審法院對有關訴訟的管轄不符合本安排第十一條規定的;

(二)依據原審法院地法律,被申請人未經合法傳喚,或者雖經合法傳喚但未獲得合理的陳述、辯論機會的;

(三)判決是以欺詐方法取得的;

(四)被請求方法院受理相關訴訟后,原審法院又受理就同一爭議提起的訴訟并作出判決的;

(五)被請求方法院已經就同一爭議作出判決,或者已經認可其他國家和地區就同一爭議作出的判決的;

(六)被請求方已經就同一爭議作出仲裁裁決,或者已經認可其他國家和地區就同一爭議作出的仲裁裁決的。

內地人民法院認為認可和執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判決明顯違反內地法律的基本原則或者社會公共利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認為認可和執行內地人民法院判決明顯違反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的基本原則或者公共政策的,應當不予認可和執行。


第十三條  申請認可和執行的判決,被申請人提供證據證明在原審法院進行的訴訟違反了當事人就同一爭議訂立的有效仲裁協議或者管轄協議的,被請求方法院審查核實后,可以不予認可和執行。


第十四條  被請求方法院不能僅因判決的先決問題不屬于本安排適用范圍,而拒絕認可和執行該判決。


第十五條  對于原審法院就知識產權有效性、是否成立或者存在作出的判項,不予認可和執行,但基于該判項作出的有關責任承擔的判項符合本安排規定的,應當認可和執行。


第十六條  相互認可和執行的判決內容包括金錢判項、非金錢判項。

判決包括懲罰性賠償的,不予認可和執行懲罰性賠償部分,但本安排第十七條規定的除外。


第十七條  知識產權侵權糾紛案件以及內地人民法院審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六條規定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民事案件、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審理的假冒糾紛案件,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判決的,限于根據原審法院地發生的侵權行為所確定的金錢判項,包括懲罰性賠償部分。

有關商業秘密侵權糾紛案件判決的相互認可和執行,包括金錢判項(含懲罰性賠償)、非金錢判項。


第十八條  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的財產給付范圍,包括判決確定的給付財產和相應的利息、訴訟費、遲延履行金、遲延履行利息,不包括稅收、罰款。

前款所稱“訴訟費”,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是指訟費評定證明書核定或者命令支付的費用。


第十九條  被請求方法院不能認可和執行判決全部判項的,可以認可和執行其中的部分判項。


第二十條  對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作出的判決,一方當事人已經提出上訴,內地人民法院審查核實后,中止認可和執行程序。經上訴,維持全部或者部分原判決的,恢復認可和執行程序;完全改變原判決的,終止認可和執行程序。

內地人民法院就已經作出的判決裁定再審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審查核實后,中止認可和執行程序。經再審,維持全部或者部分原判決的,恢復認可和執行程序;完全改變原判決的,終止認可和執行程序。


第二十一條  被申請人在內地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均有可供執行財產的,申請人可以分別向兩地法院申請執行。

應對方法院要求,兩地法院應當相互提供本方執行判決的情況。

兩地法院執行財產的總額不得超過判決確定的數額。


第二十二條  在審理民商事案件期間,當事人申請認可和執行另一地法院就同一爭議作出的判決的,應當受理。受理后,有關訴訟應當中止,待就認可和執行的申請作出裁定或者命令后,再視情終止或者恢復訴訟。


第二十三條  審查認可和執行判決申請期間,當事人就同一爭議提起訴訟的,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駁回起訴。

判決全部獲得認可和執行后,當事人又就同一爭議提起訴訟的,不予受理。

判決未獲得或者未全部獲得認可和執行的,申請人不得再次申請認可和執行,但可以就同一爭議向被請求方法院提起訴訟。


第二十四條  申請認可和執行判決的,被請求方法院在受理申請之前或者之后,可以依據被請求方法律規定采取保全或者強制措施。


第二十五條  法院應當盡快審查認可和執行的申請,并作出裁定或者命令。


第二十六條  被請求方法院就認可和執行的申請作出裁定或者命令后,當事人不服的,在內地可以于裁定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以依據其法律規定提出上訴。


第二十七條  申請認可和執行判決的,應當依據被請求方有關訴訟收費的法律和規定交納費用。


第二十八條  本安排簽署后,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經協商,可以就第三條所列案件判決的認可和執行以及第四條所涉保全、臨時濟助的協助問題簽署補充文件。

本安排在執行過程中遇有問題或者需要修改的,由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協商解決。


第二十九條  本安排在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司法解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完成有關程序后,由雙方公布生效日期。

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自本安排生效之日起作出的判決,適用本安排。


第三十條  本安排生效之日,《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當事人協議管轄的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同時廢止。

本安排生效前,當事人已簽署《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當事人協議管轄的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所稱“書面管轄協議”的,仍適用該安排。


第三十一條  本安排生效后,《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婚姻家庭民事案件判決的安排》繼續施行。


本安排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在北京簽署,一式兩份。

內地與香港簽署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 不斷完善中國特色區際司法協助體系——專訪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負責人

香港回歸以來,在中央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下,內地與香港特區法律界同仁攜手在“一國兩制”方針指引下,探索構建、不斷完善中國特色區際司法協助體系,著力為兩地經濟社會繁榮穩定發展和增進兩地民眾福祉提供司法保障。今天,最高人民法院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分別代表兩地簽署了《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以下簡稱《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我們請到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負責人為我們介紹有關情況。


問:簽署《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有什么重要意義?

 

答:香港回歸祖國以來,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區律政司分別代表兩地,先后簽署了相互送達司法文書、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相互認可和執行協議管轄民商事案件判決、相互委托取證、相互認可和執行婚姻家事民事案件判決等五項司法協助安排。《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是雙方商簽的第六項司法協助安排,也是覆蓋面最廣、意義最為重大的一項安排。該安排生效后,意味著兩地的各類民商事案件判決基本可以實現異地“流通”,意味著當事人可以免受、少受重復訴訟之累。安排的簽署,標志著兩地民商事領域司法協助基本全覆蓋的目標終于達成,標志著中國特色區際司法協助體系進一步健全,是持續增進兩地民眾福祉、有效保障兩地經濟社會繁榮穩定發展、落實和豐富“一國兩制”方針的又一重大舉措。


在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兩地法律人終于攜手做成了想了很多年、講了很多年的事,具有特別的意義。可謂是兩地法律人共同為紀念國家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獻上的一份厚禮。


問:雙方是在什么背景下開展《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的磋商工作的?一國之內為什么要開展司法協助?

 

答:第一,“一國兩制”方針和香港基本法為兩地開展安排商簽提供了基本依據。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作為一項前無古人的開創性事業,‘一國兩制’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其中也包括在司法領域的探索、實踐。根據“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香港回歸以后保持原有法律制度不變,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香港特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通過協商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系和相互提供協助。這是我院與香港特區律政司商簽有關司法協助安排的法律依據。


第二,兩地社會經濟發展對開展司法協助提出了現實需求。內地與香港同根同源、血脈相連,既是利益共同體,又是命運共同體。香港回歸祖國后,兩地人員交往日益頻繁密切,經貿合作不斷拓展深化,由此相應產生了數量日漸增多、類型日益多元的兩地互涉法律糾紛。通過開展司法協助工作有效促進糾紛化解、維護公平正義、增進兩地人民福祉,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


第三,兩地司法法律界的密切合作為安排商簽創造了有利條件。2006年之前,兩地先后簽署了司法文書送達、仲裁裁決執行、協議管轄案件判決互認等三項安排。其后,由于各方面原因,兩地司法協助安排商簽工作陷入停滯狀態。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更加關心香港繁榮穩定發展,大力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倡導香港、澳門同胞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新時代為兩地司法協助事業發展提供了新機遇、注入了新動能。自2015年以來,兩地司法協助安排商簽工作進入快車道。2016年3月,我院與香港特區律政司簽署《會談紀要》,劃定了兩地司法協助安排商簽的時間表和路線圖,明確了“三步走”目標。2016年12月、2017年6月,分別簽署了委托取證安排和婚姻家事安排,如期完成了前兩步目標;《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標志著《會談紀要》確定的第三步目標也已順利完成。


問:您能否簡要介紹一下《民商事案件安排》的磋商過程?


答:在一國之內、不同法域特別是不同法系間開展司法協助,既不同于國際司法協助,亦不同于同一法域內不同地區之間司法協助,是回歸以后兩地法律人面對的嶄新課題和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的簽署,成就重大、意義非凡,同時挑戰和難度也前所未有。本安排涉及覆蓋面廣,需要應對兩地法律制度、司法理念乃至立法技術、語言風格等方方面面的差異。需要在堅持“一國”原則、尊重“兩制”差異的基礎上,將互信合作、造福于民的原則共識,轉化為具體的、可實際操作的制度規范。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令人倍感欣慰的是,兩地法律人志不避難、事不求易,種種困難并沒有成為阻擋我們前行的絆腳石,反而成為了見證我們不斷前進的鋪路石。2017年8月,經國務院港澳辦批準,我院起草了安排初稿。一年多以來,兩地進行了五輪當面磋商、數百次電話溝通、交換上百篇資料案例,逐條逐字逐句反復推敲,最終達成了該安排。如果沒有為國為民的情懷、攜手同心的互信、敬業奉獻的擔當、開拓進取的精神,要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順利完成這項挑戰空前的任務,是難以想象的。


問:《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主要是解決什么問題?會給兩地民眾帶來哪些實實在在的福祉?

 

答:《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旨在建立內地與香港特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制度性安排,實現兩地民商事案件判決的異地“流通”,減輕當事人在兩地重復訴訟之累,同時也節省兩地的司法資源。安排共31條,對兩地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范圍和判項內容、申請認可和執行的程序和方式、對原審法院管轄權的審查、不予認可和執行的情形、救濟途徑等作出了全面細致的規定。


盡可能擴大兩地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范圍、最大限度減少重復訴訟,以具體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切實增進兩地民眾福祉,是《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最突出的特點、亮點。具體體現在:第一,在案件類型上,將兩地同屬民商事糾紛的各類案件判決基本全部納入互認范圍。本安排簽署后,加上之前已經簽署的婚姻家事安排,兩地法院90%左右的民商事案件判決將有望得到相互認可和執行。第二,在判決類型上,將兩地生效判決均納入適用范圍。兩地分屬不同法系,法律制度、訴訟程序有較大差異。雙方求同存異、彼此理解,充分尊重對方的審判程序,將各自的生效判決,包括內地的再審判決全部納入。第三,在互認內容上,將金錢判項、非金錢判項均納入互認范圍。香港根據其《外地判決(交互強制執行)條例》,僅認可和執行其他法域民商事案件判決中的金錢判項。在本安排商簽過程中,雙方秉持“一國”原則,將金錢判項和非金錢判項全部納入互認范圍。第四,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本安排采取了比國際公約更加開放和積極的立場,以多個條文對知識產權案件判決的認可與執行問題做出了前瞻性規定,特別是明確規定了知識產權案件管轄標準、侵犯知識產權的懲罰性賠償以及侵害商業秘密的非金錢責任等,以更好地服務于粵港澳大灣區的創新驅動發展。


問:當事人如何依據《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向被請求方法院申請認可和執行原審法院的判決?

 

答:安排簽署后,將在香港轉化為本地立法、在內地轉化為司法解釋后,在兩地同時生效。


安排第七條、第八條、第九條為當事人申請認可和執行有關民商事判決提供了明確指引。其中,第七條規定了受理申請的管轄法院,即向內地法院提出認可和執行判決的申請時,向申請人住所地或者被申請人住所地、財產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向香港法院提出申請時,向香港特區高等法院提出。第八條規定了當事人提出此類申請時,應當提交的材料,包括申請書、原審法院的判決書、原審法院的證明書、身份證明材料等。特別說明的是,為更好體現“一國”原則、方便兩地當事人,本安排放寬了對申請材料公證、認證的要求,即只有在被請求方境外形成的身份證明材料才需要依據被請求方的法律要求辦理證明手續。第九條就申請書的主要內容作了細化規定,包括當事人的基本情況、請求事項和理由、判決是否已在其他法院申請執行以及執行情況等。


問:被請求方法院如何審查?如何決定是否認可和執行?

 

答:被請求方法院收到當事人提交的材料后,重點依據安排第十一條、第十二條、第十三條進行審查。


第十一條規定了被請求方法院對原審法院管轄權的審查標準,這是認可和執行原審法院生效判決的基礎。第十二條規定了在何種情形下不予認可和執行原審法院的判決,主要包括:原審法院的審判存在重大程序瑕疵、當事人提起惡意“平行訴訟”、違反被請求方的法律基本原則或者公共利益、公共政策。第十三條規定了被請求方法院認為原審法院的管轄違反有效仲裁協議或者管轄協議時,可以酌定不予認可和執行。需要說明的是,根據香港現有法例,此種情形本屬于應當不予認可和執行的情形。為體現“一國”原則,盡可能擴大互認范圍,本安排將其規定為酌定不予認可的情形,意味著被請求方法院可以根據具體案件情況,認可和執行有關判決。


具體到實務中,受理當事人此類申請后,兩地法院將根據安排規定和具體案情,裁定或者命令是否予以認可,此后,當事人可以憑裁定或者命令申請執行。


問:哪些案件尚沒有納入相互認可和執行的范圍?原因是什么?


答:《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第三條規定,本安排暫不適用于八類民商事案件的判決,包括部分婚姻家事案件、繼承案件、部分專利侵權案件、部分海事海商案件、破產(清盤)案件、確定選民資格案件、與仲裁有關案件、認可和執行其他法域裁決的案件等。在司法實踐中,這些案件實際數量有限,只占民商事案件的很少一部分。將有關案件的判決排除在互認范圍之外,有的是因為在對方法域沒有同種類型的案件,缺乏互認的基礎;有的是因為雙方相關領域的法律制度存在重大差異,如何解決其互認和執行問題,需要進行專門的磋商。根據安排的規定和雙方在磋商過程中達成的共識,有些類型的判決只是暫不納入互認和執行的范圍,下一步還會根據實際需要,進行專門磋商。比如,雙方實際已就跨境破產協助問題進行磋商。


問:您對下一步兩地司法協助工作的期許和展望是什么?

 

答:新時代的中國正闊步行進在“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的偉大征程上。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這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嘗試,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既為兩地拓展深化司法協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同時也提供了新的重大機遇。《民商事判決互認安排》的簽署既是兩地民商事司法協助安排基本全面覆蓋的終點,又是兩地法律界同仁向著更高、更遠目標前進的起點。展望兩地今后的司法協助安排商簽工作,依舊任重道遠。


目前,兩地已經著手磋商仲裁保全協助有關事宜,并有了一個初步的構想,下步將加緊研究進度,力爭今年春暖花開之時取得實質性進展。兩地還將就跨境破產協助有關問題開展研討,為兩地創造更好的投資、營商環境。同時,兩地刑事領域司法協助安排的空白也有待盡快填補。


我相信,只要兩地法律界同仁繼續以家國利益為重、以民眾福祉為要、以理解合作為念,就一定能攻克一個又一個難關、實現一個又一個突破,就能為持續增進兩地民眾福祉、促進兩地經濟社會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斷做出法律人新的更大貢獻。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手机上开什么店赚钱 微信有哪些答题赚钱软件 沙发视频赚钱下载 学冶金怎样赚钱 上门扎针赚钱吗 外围快三可以赚钱吗 视频点击量 赚钱 天龙八部可以赚钱嘛 做什么产品总代理赚钱 灰色赚钱路子的网址 现在什么微能赚钱 16岁周末打字赚钱 汽修行业能不能赚钱 攻沙通天塔 怎么过赚钱 卖伊利牛奶赚钱吗 17年做销售哪个行业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