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北大院長面試學霸:“他們就像一個模具打造出的家具”

2019-1-1 22:55|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學生們做了充足的準備,一個個光鮮亮麗,就像他們提供的申請材料一樣。無一例外,每個學生都是學習成績優異——至少位于年級前5%;藝術特長突出——至少會一種樂器;獲得過各級科技創新獎勵——至少是市級二等獎;熱 ...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秦春華,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 。

 

今年上半年,我去上海面試學生。

 

學生們做了充足的準備,一個個光鮮亮麗,就像他們提供的申請材料一樣。無一例外,每個學生都是學習成績優異——至少位于年級前5%;藝術特長突出——至少會一種樂器;獲得過各級科技創新獎勵——至少是市級二等獎;熱心公益事業——至少去敬老院給老人洗過一次腳……

 

在慨嘆上海學生綜合素質高的同時,我也隱隱有一絲遺憾:

 

他們看上去太完美了,似乎看不出有任何缺點;他們看起來也太像了,就像是一個模具打造出來的一組家具一樣。

 

包括他們在面試中的表現也很相像。一個個正襟危坐,面帶微笑而不露齒;說話時吐字清晰,抑揚頓挫,仿佛在深情地朗誦一首詩。一個學生上來就說“子曰……”我打斷他,問他叫什么名字,他告訴我之后,接著說“子曰”,我再次打斷他,告訴他我不關心子怎么曰,我關心的是你想說什么。他卻漲紅了臉,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還有一個學生自信滿滿地坐在我面前,等著我問各種可能的問題,仿佛一切盡在掌握之中。我說,我沒有什么問題問你,你有什么問題要問我嗎?她完全沒有料到我會提出這種問題,頓時驚慌失措,張口結舌,幾乎要哭了出來。

 

顯然,所有的學生在來之前都經過了某種程度的面試培訓,至少看過一點兒如何應對面試的“寶典”,但可能沒有人告訴他們,我并不感興趣他們表現出來的是誰,我感興趣的是真實的他們是誰。

 

最令我吃驚的是,當我問他們,你希望自己未來成為什么樣的人時,很少有人能答上來。學生們告訴我,他們壓根兒就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真的是從來沒有想過嗎?其實不是。這個問題他們曾經想過,只不過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連他們自己都忘記了而已。

 

小時候,每當大人問孩子,你長大了想當什么呀?孩子們總是興高采烈地回答:科學家、宇航員、飛行員、警察叔叔(阿姨)……然而,當孩子們上學之后,這些問題就再也不曾被提起,仿佛從來就沒有出現過。

 

 

上課聽講,回家做作業,上輔導班,這些才是學生生活的全部。至于孩子的興趣是什么,長大后要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過一種怎樣的生活,似乎并沒有人關心,即使孩子自己也不關心。幾乎所有的老師、家長和學生只關心一件事:考了多少分,能上什么學校。

 

一個被公認為好學生的成長軌跡,或者家長想象中的完美教育路線圖看起來是這樣的:

 

上當地最好的幼兒園;

在上小學之前已能認識很多漢字,會做復雜的數學題,能大段背誦很多經典名篇,講一口流利的英語;

上當地最好的小學和中學;

考上中國最好的大學:北大、清華;

本科畢業后去世界最好的大學——哈佛;

……

 

且不說這些目標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實現的,即使全部都實現了,那之后呢?人生的目標又在哪里?

 

我很想問一句:考上北大以后怎樣?

 

這不是我的想象。這些年來,我在世界各地見過很多優秀的孩子,他們個個天資聰慧,勤奮刻苦,一路過關斬將,從未失手,總是處于同齡人最頂尖的群體之中,挑選最好的學校和最好的班級,是其他人艷羨的“人家的孩子”。然而,幾乎很少有人能體察他們內心深處的痛苦和迷茫。

 

有不少北大或哈佛的學生告訴我,上北大或哈佛是他們從小樹立的目標,但有一天當他們真的置身于無數次在夢中出現的校園時,常常會陷入深深的焦慮之中:接下來又該做什么呢?仿佛一個登山運動員在珠穆朗瑪峰上的困惑:下一座山在哪里?

 

人生需要目標,但社會、學校和家庭都沒有教會孩子如何去尋找樹立自己的目標。我們對人生和教育的理解太過單一,而且缺乏想象力。

 

我們總是要求孩子要成功,要比別人強,要考上最好的學校,但很少告訴他們成功意味著什么,生活的幸福源自何處,什么是最適合自己的。教育被簡化成了一條升學直線。所有的過程只為那個最后結果而存在:上北大或上哈佛。

 

哈佛畢業典禮

 

沒有人告訴這些孩子,上了北大或哈佛之后怎么辦?難道自此之后人生皆成坦途,再不會遇到諸般煩惱、困厄、艱難?1923年,魯迅先生曾經發人深省地問道:“娜拉走后怎樣?”我也很想問一句:“考上北大以后怎樣?”

 

上學是為了接受好的教育,但正如儲蓄不能自動轉化為投資一樣,上學也并不意味著一定能接受到好的教育。我們之所以送孩子上學,并不是因為孩子必須要上學,而是因為他們要為未來的生活做好充分的準備。上學是一個人為了實現人生目標而必須經歷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也是首要的一件事是:認識到你未來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

 

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每個人來到世間,都肩負了一個獨特的使命,這是獨立的個人之所以存在的價值。

 

人的一生雖然漫長,可做的事情看似很多,但其實真正能做的,不過只有一件而已。這件事就是一個人來到世間的使命。發現使命不能依靠“天啟”——雖然很多人的確是在夢中或靈光一閃之間突然意識到自己的使命——教育是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手段。

 

教育的價值就在于喚醒每一個孩子心中的潛能,幫助他們找到隱藏在體內的特殊使命和注定要做的那一件事情。

 

這是每一所學校、每一個家庭在教育問題上所面臨的真正挑戰。和上哪所學校、考多少分相比,知道自己未來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是更為重要和根本的目標。

 

實際上,一旦一個孩子認識到自己未來會成為什么樣的人,就會從內心激發出無窮的動力去努力實現自己的目標。無數的研究結果已經證明,對于人的成長而言,這種內生性的驅動力要遠比外部強加的力量大得多,也有效得多。

 

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人生不是一場由他人設計好程序的游戲,只要投入時間和金錢,配置更強大的“裝備”就可以通關。一旦通關完成,游戲結束,人生就會立即面臨無路可走的境地。

 

人生是一段發現自我的旅程,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來。認識到自己未來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就像是遠方的一座燈塔,能夠不斷照亮前進的道路。

 

 

了解自己喜歡什么?先列一個負面清單

 

那么,怎樣才能知道自己未來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呢?換句話說,如何才能發現自己生命中的特殊潛質呢?每個人的方法可能都不同,但最重要的是要像那個只為蘋果而生的喬布斯一樣,傾聽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找到自己的真正興趣所在,意識到你的一生將為何而來。

 

判斷是真喜歡還是假喜歡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看你是否為之癡迷,是否能夠心甘情愿、不計功利地為之付出時間和精力并始終堅持。“不瘋魔不成活”,如果達不到這種狀態,就算不上癡迷,也就不是真正的興趣所在。

 

我建議,每一個學生無論課業有多么繁重,每天一定要抽出一點兒時間獨處,給自己的心靈留出一點兒空間,在完全放松的狀態下聽聽內心深處的渴望。

 

有人說,我就是對任何事情都沒有感覺,不知道自己喜歡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不喜歡什么,那該怎么辦?一個好辦法是試錯。不停地嘗試所有的事情,在嘗試的過程中不斷去掉那些不喜歡的事情。給自己列一個負面清單,不要害怕失敗。

 

還記得美國那位77歲時才拿起畫筆的摩西奶奶嗎?她的故事告訴我們:只要你真正喜歡做一件事,那么在任何時候開始都來得及,哪怕你已經80歲了。

 

摩西奶奶

 

摩西奶奶的畫作

 

人生不僅是一段生命,還應當是一段有質量的生命。判斷一段生命是不是有質量,就看每一天是不是你真正想過的日子。“朝聞道,夕死可矣。”只要找到了你真正喜歡的事情,即使只有一天,那也是幸福、有質量的生命。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星空棋牌游戏大厅网址 快乐飞艇 齐鲁风采彩票双色球开奖号码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9乐棋牌手机版官网下载 云服务赚钱 pc蛋蛋在线预测网站 体坛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大金棋牌app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快乐飞艇开奖api 865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浙江多乐彩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前结果 波克斗地主免费下载 企业商标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