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史上最全 "套路貸" 案件辦理指南!

2018-12-25 10:38|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所謂“套路貸”,并不是一個新的法律上的罪名,而是一類、一系列犯罪行為的統稱。其本質上是一系列以借貸為名,騙人錢財的違法犯罪活動。“套路貸”這類犯罪行為最初起源于民間高利貸,其后經過不斷演變而成為這種不 ...

 

正文

 

文章一:“套路貸”相關罪名及法律適用解析


作者:孫麗娟 孟慶華

單位: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檢察院

 

一、套路貸簡介

 

(一)“套路貸”的概念
  

所謂“套路貸”,并不是一個新的法律上的罪名,而是一類、一系列犯罪行為的統稱。其本質上是一系列以借貸為名,騙人錢財的違法犯罪活動。“套路貸”這類犯罪行為最初起源于民間高利貸,其后經過不斷演變而成為這種不以獲得被害人支付的高額利息為目的,而是以獲得被害人財產為目的的犯罪行為。
  

(二)“套路貸”VS高利貸

 

1.“套路貸”與高利貸的連接點 


“套路貸”是高利貸不斷演化的一個結果,高利貸有如下演變過程。

 

第一階段,就是前述比較正常的民間借貸,放貸人是以本金生利息,獲得利息的回報;

 

第二階段,是砍頭息,比如借30萬元,一個月利息3萬元,先扣掉,借貸人拿到手27萬元,借條寫30萬元,實際上是以27萬元的本金付30萬元的利息。

 

第三階段,就是目前我們所面對的“套路貸”,比如借30萬元,約定一個月利息3萬元,借條要翻倍寫60萬元,加上銀行走流水60萬元,還要提供租房、車子等抵押、擔保。

  

2.“套路貸”與高利貸的區別
  

第一,目的不同。“套路貸”的“借款”是被告人侵吞被害人財產的借口,所以“套路貸”是以“借款”為名行非法占有被害人財物之實。高利貸出借人希望借款人按約定支付高額利息并返還本金,目的是為了獲取高額利息。
  

第二,手段方法不同。(1)虛增數額的名目不同。“套路貸”中虛增數額部分一般是以擔保或類似名目出現。比如簽一個十年的房屋租賃合同,租金60萬元,對應虛高借條的數額,如果借條數額討不到,則派人去占被害人的房子,自己住或轉租給他人從中獲利。高利貸中本金之外的數額往往以利息名義設定。(2)借款人主觀認識不同。“套路貸”的借款人(被害人)往往在簽訂借款合同時被告知如正常還款,虛增數額不需歸還,如果不正常還款才要還虛增的數額,被害人主觀上認為對虛增部分不必償還;高利貸的借款人對本金之外的高利息部分需要償還在簽訂合同時即明知。(3)出借人對“違約”的態度不同。“套路貸”中的犯罪人員為了達到占有虛增款項的目的,往往采取拒接電話、“失蹤”等方式,讓被害人在約定期限內無法還款,而不得不“違約”,(實際上這里就是制造違約的情況。比如,瞿某某案,1月借錢,至8月才去討債,告訴被害人利滾利已經達到90萬元;再比如徐某某案,被害人按月還利息5萬元,并按放貸人的要求每月打到徐某某卡里,但是,第三個月,徐某某等人要求被害人每月到其處報到,否則就是違約)。高利貸的出借方希望借款人盡早還本付息,而不會故意制造違約。
  

第三,侵害客體不同。“套路貸”侵害客體多、社會危害大,從誘騙或者強迫被害人簽訂合同到暴力討債、虛假訴訟,不僅侵害被害人財產權、人身權,還危害公共秩序,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甚至挑戰司法權威,嚴重妨害司法公正。高利貸主要是破壞金融管理秩序。
  

第四,法律后果不同。“套路貸”在本質上屬于違法犯罪行為,借款本金和利息不受法律保護。(本金是犯罪工具,利息作為違法所得予以沒收)。高利貸體現了雙方意思自治,借款行為本身及一定幅度內的利息是受法律保護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即高利貸本金及法定利息受法律保護,超過法定的高額利息部分不受法律保護。
  

(三)當前套路貸的幾種模式
  

第一,B區典型模式,存在中介團伙以及資方團伙的明確分工,通過空放,銀行走流水,誘使未成年人寫下虛高借條,目的在于獲取借條上的數額或者被害人的房產。該模式典型特征是存在明顯的兩個團伙,團伙之間以及內部分工協作,中介團伙負責散布謠言,尋找目標,而后將被害人介紹給資方團伙,資方團伙則通過后續的借款以及暴力索債等,實現詐騙未成年人的目的。
  

第二,F區典型模式有兩種:
汽車抵押模式,存在中介團伙和敲詐勒索團伙,以被害人汽車為抵押,使其寫下虛高借條,而后將車開走,以賣車為名勒索受害人。該模式特征體現為中介團伙招攬顧客,而后將被害人介紹給出資的敲詐勒索團伙,該團伙通過以違約金、各種費用等名義提高合同借款金額,并欺騙被害人不違約就不需要承擔借款和利息之外的錢款,而后出資團伙即以被害人違約為由私自開走抵押汽車,勒索被害人高額錢款贖車,否則即將抵押車輛處理掉。無抵押模式,該模式也是團伙作案模式,團伙內部分工明確,共同完成敲詐勒索行為,該團伙先由一部分人網上發布無抵押貸款信息,吸引被害人,確定好目標后在不給付或僅小額給付貸款本金的情況下,即以公司需要審核資信、貸款行業通行做法、無抵押需加倍擔保等為由,欺騙被害人在借條及協議上數倍填寫借款數額,而后犯罪嫌疑人便以借條數額進行敲詐勒索。

  

第三,J區典型模式,在該區套路貸案件中,其“專業性”體現更為明顯。該模式中,犯罪嫌疑人成立公司,企圖以合法的外衣掩蓋其非法目的。犯罪嫌疑人通過該公司經營高利貸業務,但其目的并不是高利貸的高額利息,而是通過虛高借條、銀行走流水等方式,使被害人寫下高額借條,而后又通過暴力手段、非法拘禁等索取債務,本模式中值得注意的是有律師參與其中,篡改借條,提起虛假訴訟,妄圖通過訴訟的方式實現自己的詐騙目的。
  

二、“套路貸”典型罪名分析
  

“套路貸”并不是一個罪名,作為一系列的犯罪行為,會涉及不同的罪名,筆者下文對幾種常見的套路貸罪名進行分析介紹。
  

(一)詐騙罪


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欺騙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對詐騙罪進行了規定。

  

一般而言,理論上認為,詐騙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使用欺詐手段,使他人在產生(或維持)錯誤認識的情況下處分財產從而遭受損失。
  

具體而言,詐騙罪的客觀構成要件要素主要包括:欺詐行為、錯誤、財產處分和財產損失四個要素。每前后兩個要素之間,都具有一種緊密的、連續不斷的、引起與被引起的因果性關系,由此構成詐騙罪的特殊的構成要件結構。[1]欺詐行為引起錯誤,錯誤引起財產處分,財產處分導致財產損失。
  

主觀構成要件要素除了一般針對客觀構成要件要素的故意之外,還需要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詐騙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實際上是非法牟利目的。此外,還需要注意的是,詐騙結構中不僅存在著行為人與受騙人,還可能存在其他人。即有可能受騙人并不是財產損失人。
  

以上海市B區檢察院辦理的套路貸瞿某等詐騙案例中,中介團伙和資方團伙共同實施了欺詐行為,通過散布“未成年人借錢不用還”等謠言,而后空放的手段,誘使未成年人杭某寫下虛高的借條,受害人因此形成的并不需要對借條上的高額數字進行還款,只對自己借的數額還款甚至不用還款的錯誤認識,而后通過利滾利、平賬等方式,借款數額不斷擴大,而后通過暴力手段索取債務,導致未成年人在恐懼中錯誤的處分了自己房產(其以為是抵押借款),最終結果是未成年人杭某名下房產被詐騙團伙瞿某等合伙賣出。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最初的目的就不是借款的高額利息,而是未成年寫下的高額借條上的數額,而后目的演變成未成年人名下的房產,并一步步通過實施欺詐行為,使被害人產生錯誤認識,基于這種錯誤的認識以及犯罪嫌疑人的暴力手段恐嚇等,錯誤的處分了自己的財產從而導致了財產的損失。
  

這里需要注意的是,虛假訴訟與詐騙罪的一些區別。在上海市J區檢察院辦理的套路貸案件中,涉及律師在明知受害人沒有取得借款的情況下,協助犯罪嫌疑人篡改借款合同,以捏造的事實向法院提起訴訟,申請訴訟保全被害人的相關財產,并在法庭上提供了虛假的證據,后因相關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強制措施,該律師才申請撤訴、解除訴訟保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與律師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企圖通過提起虛假訴訟方式騙取他人財產,數額特別巨大,構成詐騙罪。
  

本案中,律師的行為完全符合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的規定,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構成虛假訴訟罪。但是本條第三款規定,有第一款行為,非法占有他人財產或者逃避合法債務,又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故而本案中,涉案律師是以詐騙罪定罪量刑的。
  

(二)敲詐勒索罪
  

敲詐勒索罪是指基于非法獲利的目的,以恐嚇行為為手段使他人交付財產(包括財物與財產性利益)的行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對敲詐勒索罪進行了規定。敲詐勒索罪的構成要件內容表現為,使用恐嚇手段,使他人產生恐懼心理,進而取得財產。敲詐勒索罪(既遂)具有與詐騙罪相似的基本結構:對他人實施恐嚇行為—相對方因恐嚇產生恐懼心理—相對方因恐懼而處分(或交付)財產—行為人或第三人取得財產—被害人遭受財產損失,這五個要素具有原因上的關聯,并且存在固定的先后順序。[2]在套路貸典型案例中,上海市F區辦理的犯罪嫌疑人以車貸為媒介進行的敲詐勒索行為非常具有代表性。在該案中,犯罪嫌疑人包括中介團伙和資方團伙,中介團伙將被害人介紹給資方團伙,資方團伙要求被害人以車輛作為抵押保證,簽訂遠大于實際借款額的高額借條(借條含高額保證金,犯罪嫌疑人聲稱不用還),而后短期內通過故意制造違約的方式甚至沒有違約的情況下,將被害人車輛開走,而后打電話勒索被害人高額贖金(高于借條),并要挾將車輛賣掉,恐嚇不準報警,在此情況下,被害人迫于威脅,基本選擇了支付高額贖金。本案中幾十名被害人,被敲詐勒索金額少則幾萬元,多則十幾萬元,都在恐嚇脅迫之下付錢贖車,犯罪嫌疑人利用這種模式,實施了多次敲詐勒索,金額特別巨大。
  

(三)非法拘禁罪
  

非法拘禁罪,是指故意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強制方法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的行為。《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對非法拘禁罪作了規定。
  

非法拘禁罪,具體而言,主觀方面是故意,即行為人明知會剝奪他人人身自由而故意為之。犯罪動機比較多樣。犯罪主體是一般主體,沒有限定。本罪的客體是他人的人身自由,客觀方面表現為以非法拘留、禁閉或者其他強制方法,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的行為。非法拘禁罪的成立,行為的非法性是重要的條件。同時,本罪容易與其他犯罪存在牽連關系,需要區分一罪還是數罪。此外,索債型非法拘禁是當前比較多發的一種類型。
  

在本次套路貸典型案例中,上海市J區檢察院辦理的陳某某、韓某等詐騙、敲詐勒索、非法拘禁罪案中,非法拘禁罪非常典型。在該案中,被害人許某向犯罪嫌疑人陳某某、韓某等開設的高利貸公司借錢20萬元,取得借款當天,犯罪嫌疑人陳某某等六人即跟隨許某確保其還錢,在發現許某無法當日還款的情況下,將許某帶至某賓館拘禁,并進行毆打,直至次日許某家人籌款20.5萬元。該案中,犯罪嫌疑人的行為是典型的索取債務型的非法拘禁,債務確實存在,幾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將徐某拘禁在賓館房間限制許某自由的方式索要債務,并且存在毆打行為,符合非法拘禁罪第一款、第三款的情形。值得注意的是,該案中,同時存在敲詐勒索行為以及詐騙行為,數罪并罰,并非牽連犯。
  

(四)尋釁滋事罪
  

尋釁滋事罪,是指出于發泄情緒、逞強耍橫的動機,在公共場所無事生非,起哄鬧事,隨意毆打、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強奪硬要,任意毀損,占用公私財務,破壞公共秩序,情節惡劣、后果嚴重的行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對其進行了規定。從構成要件來說,尋釁滋事罪的主體為一般主體,不存在爭議。客體方面,侵犯的應該是社會秩序,該社會秩序是指公共秩序,包括公共場所秩序和非公共場所秩序。①尋釁滋事罪的主觀方面應當是直接故意,行為內容均應是作為,不包括不作為。客觀方面,該罪存在一定的模糊性,法律以及司法解釋通過列舉的方式對其進行了分類概括。在套路貸案例中,可能涉及尋釁滋事罪的情況是在催討債務中,對整個債務關系并不清楚,僅參與其中一兩次向被害人及其家屬的辱罵、恐嚇以及堵門等行為,在不構成敲詐勒索、詐騙的情況下,以尋釁滋事罪定罪。
  

三、“套路貸”案件的法律適用及偵查要點
  

(一)法律適用問題
  

“套路貸”是一個通常說法,刑法上并沒有這樣一個罪名,和“碰瓷”比較相似,后者涉及交通肇事、敲詐勒索、詐騙、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套路貸”涉及的罪名更加豐富,包括,詐騙、敲詐勒索、非法拘禁、搶劫、尋釁滋事、虛假訴訟、虛假訴訟與詐騙罪的競合等等。
  

從總體原則來說,定罪上從嚴。
  

涉及具體適用,可以從如下幾方面來逐步分析:
  

1.罪名的選擇適用
  

首先,“套路貸”犯罪的本質特征是犯罪分子非法侵占被害人及其近親屬的合法財產,屬于侵財類犯罪,一般以詐騙罪定罪處罰。
  

其次,如果被告人在“索債”時采用了毆打、非法拘禁等暴力手段,或者以對被害人及其近親屬實施暴力相威脅,符合搶劫罪或者敲詐勒索罪的行為特征的,以相關罪名定罪處罰。期間有非法拘禁行為的,情節嚴重的,以非法拘禁罪認定。
  

對于“套路貸”犯罪行為同時構成詐騙罪、非法拘禁罪、敲詐勒索罪、搶劫罪等多種犯罪的情況,依照刑法規定進行數罪并罰或者選擇處罰較重的罪名定罪處罰(比如,詐騙與敲詐勒索的比較,敲詐勒索是重罪)。
  

如果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以虛假訴訟認定。
  

需要注意的是,《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第三款的規定,有第一款行為,非法占有他人財產或者逃避合法債務,又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這里一般是虛假訴訟與詐騙罪相比較,以詐騙罪定罪從重處罰。如果這里面有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參與犯罪的,從重處罰。
  

此外,對于“套路貸”公司或者團伙里的工作人員、馬仔,如果主觀上明知老板、股東、核心成員是在實施“套路貸”,認定為共同犯罪;如果的確就參加一、兩次,主觀上不明知是“套路貸”,以為就是幫老板討高利貸,構成尋釁滋事罪的,依法認定。
  

2.關于主從犯的認定
  

(1)犯罪集團的認定


對“套路貸”共同犯罪,確有證據證明三人以上組成較為嚴密和固定的犯罪組織,有預謀、有計劃地實施“套路貸”犯罪,已經形成犯罪集團的,應當認定為犯罪集團。比如,J區法院判決的陳某某等人以上海衡燊商務咨詢有限公司作為運作主體,實施套路貸犯罪,依法認定犯罪集團。

  

F區檢察院的案子,汪某某等16人敲詐勒索案,是一個組織和運行較為松散的團伙,各成員間既相互共同作案,也分別各自作案,套路貸中間有高利貸、分贓并不以一定的架構來分,基本上是誰參與誰分贓,最終未認定犯罪集團。
  

(2)主從犯的認定
 

對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以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對于犯罪集團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對于全程參與的馬仔,以其參與的所有犯罪認定從犯。
  

對于個別事實、個別環節參與的馬仔,如果是起主要作用的實行犯,以其參與的犯罪認定為主犯,如果起幫助、次要作用,以其參與的犯罪認定為從犯。
  

3.關于犯罪金額的認定
  

(1)司法實踐中,一般以被害人失去的財物認定。如B區檢察院辦理的瞿某某案,部分觀點認定以瞿某某占有的95.2萬元來認定,最終是以被害人失去的一套房子來認定,194萬元。

  

(2)在“套路貸”犯罪數額的認定上,把握“套路貸”行為的犯罪本質,將其與民間借貸區別開來,從整體上對其予以否定性評價。
  

被告人在借貸過程中以“違約金”“保證金”“中介費”“服務費”等各種名義收取的費用,均納入犯罪數額予以認定。
  

除了借款人實際收到的本金外,雙方約定的利息不受法律保護,應當計入犯罪數額,不應當從犯罪數額中扣除。
  

4.關于既遂、未遂的認定
  

(1)被害人失去的數額認定既遂,未失去僅被騙借條的,認定未遂。
  

(2)對于被申請訴前財產保全,查封、扣押、凍結的,只要沒有被劃轉,認定未遂。
  

此外,對于法院一審判決敗訴的但是還沒執行的,如何認定既未遂以及對于已經進入執行程序的,還沒執行的,如何認定既未遂,目前尚未形成統一意見,有待在接下來的司法實踐中不斷摸索總結。
  

(二)“套路貸”案件的偵查要點
  

所有的偵查工作都要圍繞“套路”來進行。借貸人來借貸—虛高借條—銀行走流水—上門看房或其他租房擔保、擔保人擔保、簽訂擔保合同—故意放少量的款或不放款—故意制造違約—要求再提供擔保借錢或強行平賬(上述流程再走一遍)—強行討債或提起民事訴訟或占有房屋或給房子辦網簽阻止被害人交易—獲得非法所得,所有的取證工作也要圍繞這個“套路”展開。
  

1.客觀證據,列舉如下:
  

(1)以從事套路貸為業的犯罪集團或犯罪團伙的證據。


包括:公司工商登記資料、股東情況、名片、公司的搜查及借條、借款協議、房屋租賃合同等書證的扣押。

 

(2)虛高借條。

 

(3)銀行卡明細,特別是取現和轉賬的情況

 

(4)擔保合同。

 

(5)平賬的借條、擔保合同等書證。

 

(6)民事訴訟的資料,一般要去法院檔案室調取

 

(7)房屋被網簽的證據。

 

(8)暴力討債的證據,如噴油漆、至派出所報案、被害人身上的傷勢、用于暴力討債的相關工具。

 

(9)非法拘禁的證據如賓館登記、賓館的監控錄像等。

 

(10)對于被害人所稱柜臺上取現或直接給現金給嫌疑人,柜臺的監控錄像。

 

(11)嫌疑人用于購買房屋的資金來源等等。

 

(12)手機通話記錄,微信聊天記錄等。手機機主姓名以及與嫌疑人的關系也要調取。如B區辦理的瞿某某案,手機通話記錄與錢進出被害人卡的時間高度吻合。

  

2.主觀證據,列舉如下:


(1)各犯罪嫌疑人對于犯罪集團、犯罪團伙成立、成員、投資入股、分成、工資等言語證據。

 

(2)犯罪集團、犯罪團伙內部人員的分工

 

(3)馬仔對于套路貸“主觀明知”方面的證據

 

(4)后平賬對于前平賬是套路貸“主觀明知”方面的證據,反之亦然。

 

(5)多名被害人之間關于被騙的“同樣套路”的印證。

 

(6)被害人對嫌疑人的辨認,要盡量詳細,比如:帶我去農業銀行吳淞支行轉賬的張三。包括籍貫、口音、身形等方面的描述。

 

(7)要以被害人陳述為綱,各嫌疑人供述為內容,進行比對,固定具體犯罪事實方面的證據。

 

(8)關于詐騙、威脅、要脅等言詞證據的固定。

  

3.偵查策略


(1)被害人的陳述一定要做得詳細,特別是與上述實行行為的相關的細節證據,對于一些違背常理的要仔細詢問原因。比如:對虛高的借條、翻倍的平賬有沒有提出異議,要有合理的解釋。

 

(2)盡量爭取馬仔等從犯對主犯的指控。

 

(3)馬仔出面提起民事訴訟的,要查清其經濟狀況,是自己出借的錢還是幫老板出面。

  

4.對于銀行工作人員、律師、公證員是否涉及犯罪的證據要注意調取,即使未涉及犯罪,也可以就銀行走流水、公證、提供法律服務過程中覺得不合常理的一些證據進行固定。
  

文章二:進階版“套路貸”案件辦案指南


來源: 看法Opinion  撰文:看法君樹桑

 

一、“套路貸”等非法放貸討債犯罪的行為模式


1.車貸模式


車貸模式是比較常見的“套路貸”模式,犯罪嫌疑人以小額貸款公司等形式,誘騙被害人到小貸公司以自己所有的車輛作為質押物從小貸公司進行小額信貸。在宣傳上往往號稱“速審速貸”、“無需抵押”、“方便快捷”等,在簽訂借貸合同過程中,引誘被害人接受在車輛上安裝GPS定位裝置、違約時小貸公司可任意處置車輛、違背常理的嚴苛的違約條款等內容,并簽訂相應的《車輛質押協議》、《車輛處置委托書》等法律文書。隨后,肆意認定被害人違約,出動人員強行扣押被害人車輛或者使用被害人存放于公司的備用鑰匙私自將被害人車輛開走,隨后向被害人索取高額拖車費、停車費、違約金的款項,以達到獲取非法利益的目的。被害人不支付上述費用的情況下,擅自將被害人車輛出售,獲取非法利益。


案例一:因資金周轉困難,蔣某經人介紹找到杭州立呈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聽到公司自稱可以“低利息、無抵押、不扣車”,他便將自己的寶馬汽車作抵押,與其簽訂了借款合同。根據“行規”,該公司要求必須給車輛安裝GPS設備,并收取“平臺管理費”“上門費”“安裝費”“利息費”等各種名義費用8000元,還要以“保證金”的名義增1萬元合同金額。雖然蔣某與該公司簽訂了5萬元的借款合同,但蔣某實際到手的借款金額才3.2萬元。由于急需資金,蔣某也只能接受這樣的霸王合同。同時,該公司與蔣某進行相關口頭約定,約定還款方式為:先息后本,半月一付,期限4個月,每期付息5000元。沒過多久,在蔣某支付第二期利息后,該公司以付息超期21分鐘為由,認定蔣某違約,并強制扣押車輛,要求償還虛高借款合同金額5萬元,并索要“違約金”1.2萬元。蔣某被該公司的老板威脅施壓,并通過扣車、聚眾造勢等“軟暴力”手段迫使蔣某支付4.5萬元將車贖回。【注1】


2.房貸模式


房貸模式中,犯罪嫌疑人以“民間借貸”為幌子,專挑有房產的對象下手,通過與被害人簽訂借款合同,制造民間借貸假象,并以“違約金”、“保證金”等名目騙取被害人簽訂“虛高借款合同”、“房產抵押合同”等明顯不利于被害人的合同。同時帶被害人去公證處,將房屋的出租、管理及查檔權授權給貸款方,以便為今后和被害人打官司提供合法依據。借款時,以過流水的名義向被害人賬戶匯入高額資金,再以“保證金”、“中介費”、“服務費”等名義要求被害人以現金形式返還,被害人最終到手資金與流水資金天差地別。等到還款日,犯罪嫌疑人以被害人違約為名,向借款人索要高額借款,如果被害人不還便向法院起訴。


案例二:鄭某急于用錢,但自身因有過不良征信記錄,無法通過正規銀行渠道貸款,于是找到從事小額借貸的歐某。得知鄭某名下有一套價值900萬元的房產后,歐某答應借貸。2016年11月至2017年7月間,歐某伙同江某、宋某等人,通過與鄭某簽訂“陰陽合同”、“空白合同”、“制造虛高銀行流水”的作案方式,向鄭某放貸7次。鄭某第一筆款只借了5萬元,實際到手2萬多元。每次放款后都會立即被以支付“利息”、“保證金”、“好處費”等名目扣除部分借款,實際拿到手的借款金額遠遠達不到合同約定的金額,卻被要求按照合同約定的借款金額支付本金和利息。貸款到期后,當鄭某苦于無能力還款時,歐某等人稱要幫助他“平賬”,實質為借舊還新。貸款方通過“轉單”每次又產生新的利息、新的違約保證金,將上一筆借貸的利息和違約保證金予以“平賬”,從而不斷壘高虛假的借款本金。經過11手的“轉單平賬”套路后,被害人債務本金從5萬元累計到340余萬元,而實際到手只有36萬余元。隨后,貸款方通過向法院提起虛假訴訟的方式,企圖非法占有鄭某房產。【注2】

 

3.裸貸模式


裸貸模式多以大學女生為犯罪對象,犯罪嫌疑人以無抵押分期還款形式向被害人進行借貸,待被害人還不出錢時,便要求被害人拍攝裸照或者錄制不雅視頻,作為延長還款期限的條件,并承諾被害人上述裸照或者視頻只是擔保被害人還錢之用,不會外傳。在被害人答應上述要求拍攝裸照或視頻之后,以在網上散布裸照、視頻或者向被害人家屬寄送相關裸照、視頻等方式要挾被害人還款,并索取高額利息。


案例三:大三女生陳某想自己創業做生意,通過微信賣洗護用品。但做生意需要本錢,她不想跟家里人要錢,決定自力更生。于是她通過網上搜到的分期付款平臺,借了4000元。結果,創業未成,無法按期還款,陳某認為自己可以解決,仍不愿告訴父母,她決定再次借款。通過網友介紹,陳某在一個借款平臺上結識了周某。對方表示,可以借給她4000元,不過一個星期后要歸還5000元。之后,陳某的生意一直沒有起色,賣不掉貨,也還不上錢,周某要求她錄制不雅視頻以延長還款期限。從此,陳某陷入了“裸貸”旋渦,她通過各種平臺借貸,“拆東墻補西墻”先后還了10萬元,但還是沒能還清欠款。此后,陳某的裸照被寄給她的父親,她父親選擇了報警。【注3】

 

4.信用貸模式


所謂的信用貸模式,也就是無需借款人提供任何擔保物,以借款人的信用作為擔保的借貸模式。在“套路貸”案件中,這種模式更具有迷惑性,使被害人誤以為可以輕松借到款項,從而放松警惕。但實際上,被害人簽訂的借貸合同中約定的款項與被害人實際到手的款項存在差別,犯罪嫌疑人以預扣利息、收納手續費等名義扣除相關費用。事后按照合同約定的借款金額采用軟硬兼施的方式向被害人討債,并通過轉單平賬等方式,誘騙被害人借新還舊,層層壘高債務。


案例四:張某想做微商創業,可手頭資金緊張,這時正好有人打電話問她是否需要貸款。張某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便簽了貸款合同。按照約定,張某借款3000元,在一個月內還清。可簽訂合同后,張某實際只拿到2000元,對方以30%周息和100元手續費扣除1000元。更出乎意料的是,僅僅過了4天,對方就要求還清貸款,而且要還3000元,還以“不按時還款,就轟炸通訊錄,把名聲搞臭”等方式要挾張某。出于害怕,張某同意還款,但手里的現金不夠。見此,對方提出“借新債還舊債”,讓張某從另外的貸款公司借款,來填平自己的債務。就這樣,張某在對方的介紹下,陸續找了13家公司貸款抵債,最后,張某的債務竟累積到10萬余元。【注4】

 

5.搭售模式


搭售模式實際上是信用貸模式的衍生方式,犯罪嫌疑人同樣利用被害人急需借款的心理,在于被害人簽訂借貸合同后,要求被害人高價購買商品,否則無法放款。被害人受蒙蔽后選擇購買搭售商品,實際到手的借款金額與合同約定的借款金額差別較大,但最終仍須按合同約定的借款金額還本付息。


案例五:王某根據街頭小廣告,向一家小貸公司借12800 元,雙方按月息1.8%,8期還清的協議簽訂了合同。正當王某為借到低息貸款而高興時,工作人員卻說貸款成功的客戶,需要購買兩瓶他們公司代理的“高檔紅酒”,一瓶售價2400元,但如果不買酒,公司就無法放款。在對方的軟硬兼施下,王某無奈同意了購酒的要求。12800元到賬后,他通過轉賬支付了4800元“購酒款”,還交了500元“手續費”,最后僅落得7500元。工作人員笑著提醒他,要記得按時還款,“你的家庭和工作信息都已登記,如果逾期我們會上門催收。”【注5】

 

除了上述幾種“套路貸”模式之外,還有一種比較常見的“套路貸”是“校園貸”,但是“校園貸”的行為方式基本可以由信用貸模式和裸貸模式所涵蓋,所以不再作為一個單獨的“套路貸”模式予以介紹。


二、“套路貸”等非法放貸討債犯罪的特點


通過以上對“套路貸”這種非法放貸討債活動行為模式的分析,我們可以發現,所謂的“套路貸”,其行為模式可以總結為:制造民間借貸假象,誘騙被害人接受不平等合同條款,偽造虛假的銀行流水,扣押被害人物權登記證書及鑰匙,單方面肆意認定被害人違約,通過轉單平賬方式惡意壘高被害人借款金額,軟硬兼施向被害人索要超過債權債務范圍的高額費用,向人民法院提起虛假訴訟獲取非法利益。其主要有以下特點:


1.欺騙性


“套路貸”這種非法放貸討債活動首先是具有欺騙性,這不但體現在“套路貸”團伙通過虛假宣傳,誘騙被害人上當,從而進入其事先設置的圈套,同時體現在“套路貸”團伙還會運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手段,使被害人在產生錯誤認識的情況下作出財產處分行為。


(1)虛假宣傳


“套路貸”團伙往往通過宣稱快速到賬、無需抵押的方式吸引被害人到其“公司”進行借貸,并簽訂相應的借款合同。實際上,在車貸模式中,所謂的無需抵押,實際上是變相的質押,通過在被害人車輛上按照GPS定位系統,要求被害人將車輛行駛證和汽車備用鑰匙存放于“公司”。同樣,在房貸模式中,也是欺騙被害人無需抵押,實際上引誘被害人到房管局辦理抵押或者過戶手續,并要求被害人將房屋產權證留在“公司”。在裸貸模式中,更是一開始制造了完全不需要抵押的假象,在被害人無法按期歸還時,要求被害人拍攝裸照以延長還款期限。


(2)騙取財物


“套路貸”團伙在與被害人簽訂借款合同后,以預扣利息、收取手續費、銀行走流水、搭售物品等方式,使被害人實際借到的金額少于合同金額,欺騙被害人只需要歸還實際借到的金額即可。但最終的討要債務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時,卻以合同上的借款金額為基礎要求被害人還本付息,從而騙取被害人財物。


2.強迫性


“套路貸”這種非法放貸討債活動的強迫性體現在,事前強行要求被害人接受“霸王條款”,事后強行索取高額的不對等的各種費用。


(1)強行締約


在簽訂不合理的借款合同時,以行業規矩為名,迫使被害人接受不合理條款。在肆意認定被害人違約后,通過強迫被害人支付高額費用的方式,迫使被害人接受“公司”提出的借新還舊方案,從而轉單平賬,不斷壘高被害人借款金額。


(2)強索財物

 

在車貸模式中,肆意認定被害人違反合同約定,以合同約定為名強行將被害人車輛扣走,向被害人索要拖車費、停車費、人工費、違約金等高額不法利益,被害人為索回車輛被迫繳納上述高額費用。在裸貸模式中,以拍攝的被害人的裸照或不雅視頻為要挾,迫使被害人繳納相關費用。

 

3.復雜性


“套路貸”這種非法放貸討債活動的復雜性首先體現在套路繁多,其次體現在民事和刑事法律關系交叉,使司法機關在認定上出現困難。


(1)套路繁多


從“套路貸”的行為模式上,我們就可以看出“套路貸”的復雜性,而且在不同的行為模式之中,又存在著不同犯罪嫌疑人的不同分工,形成利益鏈條,不同犯罪嫌疑人之間通過緊密的配合,采用多種手段,從而達到非法占有被害人財物的目的。


(2)刑民交叉


“套路貸”最重要的復雜性體現在“套路貸”犯罪案件往往民事法律關系和刑事法律關系交織,犯罪嫌疑人通過制造復雜的民事法律關系,并刻意偽造民事法律關系的證據的形式,一方面欺騙和引誘了被害人,另一方面為司法機關認定犯罪制造難題。


三、“套路貸”等非法放貸討債犯罪案件辦理的基本思路


通過以上分析,對于“套路貸”等非法放貸討債犯罪案件,我們可以總結一些基本的辦案思路,以供司法機關辦案人員在司法實踐中進行參考:


1.不能以民事糾紛為由,否認“套路貸”行為構成犯罪。“套路貸”之所以存在套路,一方面是犯罪嫌疑人通過不停地設置陷阱讓被害人上當,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犯罪嫌疑人編造虛假的民間借貸關系蒙蔽司法機關。因此,對于被害人的報案,不能一概地以民事糾紛為由而否認犯罪,而應查清犯罪嫌疑人具體的犯罪事實。


2.不要把著眼點放在“套路貸”與“高利貸”的區別上。“套路貸”等非法房貸討債活動本身是披著“高利貸”外衣的違法犯罪行為,但是把著眼點放在二者的區別上,實際上會將司法人員的注意力從具體的犯罪構成要件的判斷上引開,造成主次不分,喧賓奪主。這與民事欺詐和合同詐騙的關系是一樣的道理,“民事欺詐完全包括了合同詐騙行為,二者是一種包容關系,合同詐騙只是民事欺詐中的特殊情形。因此,重要的問題并非二者之間的界限,而是行為是否符合合同詐騙罪的犯罪構成。”【注6】 “套路貸”和“高利貸”的關系同樣如此。


3.不能籠統對從事“套路貸”的公司的整體運作模式進行認定,而忽略各個犯罪嫌疑人的具體行為。“套路貸”的不同模式往往對應著不同的犯罪,但是也不能一概而論,同時“套路貸”犯罪組織中的不同犯罪嫌疑人也存在不同的行為表現,可能出現多種罪名,不能將所有行為一概認定為某一犯罪。應具體甄別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的關系。


4.對于具體的犯罪認定,應緊緊把握住法益侵害和犯罪構成兩個要點。對具有法益侵害性,同時符合刑法規定的具體犯罪的構成要件的就可以認定為犯罪行為,而不是圍繞被害人簽署的相關“貸款合同”、“承諾書”等文書來判斷被害人是否屬于“違約”,犯罪嫌疑人的行為是否是根據合同的內容來實施的。


這樣的思路的核心在于要拋開民法與刑法的區分,不要人為的把一些行為統統歸入民事糾紛,以該行為是民事糾紛為由而直接否定可能成立的犯罪。“財產犯罪都具有雙重性質,一是違反了刑法,二是違反了民法。所以,侵犯財產的行為,只有不觸犯刑法時,才僅依照民法處理”,“以案件事實符合其他法律為由否認其符合刑法規定的構成要件,并不妥當。”【注7】


四、“套路貸”等非法放貸討債活動可能構成的犯罪


在辦理“套路貸”等非法放貸討債犯罪案件時,應結合具體的案件事實,根據刑法所規定的相應犯罪的構成要件來進行罪名的認定。“套路貸”等非法放貸討債行為可能構成的犯罪包括但不限于以下罪名:


1.詐騙罪


以信用貸模式為例,“套路貸”團伙在與被害人簽訂借款合同后,以預扣利息、收取手續費、銀行走流水等方式,使被害人實際借到的金額少于合同金額,欺騙被害人只需要歸還實際借到的金額即可。但最終的討要債務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時,卻以合同上的借款金額為基礎要求被害人還本付息,從而騙取被害人財物。被害人基于錯誤認識還本付息,或者人民法院基于犯罪嫌疑人的虛假訴訟證據,形成錯誤的認識,將被害人的合法財產判決到犯罪嫌疑人名下,均成立詐騙罪。


需要說明的是,犯罪嫌疑人實施的虛假訴訟行為,從而非法占有被害人的財物,是典型的“三角詐騙”,應認定為詐騙罪【注8】,其行為同時符合虛假訴訟罪構成要件的,與詐騙罪成立想象競合犯,應從一重罪論處。


2.強迫交易罪


以裸貸模式為例,犯罪嫌疑人利用持有被害人的裸照或者不雅視頻,逼迫被害人繼續簽訂借款合同,以實現轉單平賬,壘高借款金額,在犯罪嫌疑人沒有向被害人收取借款本息以外的其他費用的情況下,難以認定犯罪嫌疑人成立詐騙罪或者敲詐勒索罪等犯罪,但是其行為可能成立強迫交易罪。


需要說明的是,犯罪嫌疑人對被害人所實施的拍攝裸照等行為,還可能涉嫌強制猥褻、侮辱罪、傳播淫穢物品罪等罪名。


3.敲詐勒索罪


以車貸模式為例,犯罪嫌疑人以各種理由將被害人車輛拖走并扣押,提出高額的違約金、滯納金、拖車費等要求被害人贖車否則就將車輛變賣的行為,屬于采用脅迫手段,使被害人產生恐懼心理進而交付財物的,應構成敲詐勒索罪。


敲詐勒索的金額應以被害人被脅迫而交付的財物計算,而不應區分是歸還的貸款,還是繳納的拖車費等費用,因為被害人是基于其自身車輛被扣而贖車一并交付的款項,而不是正常的歸還貸款。對于脅迫后被害人沒有交付財物的,應屬于敲詐勒索未遂,數額以嫌疑人提出的數額計算。


4.搶劫罪


同樣以車貸模式為例,對于被害人在場,而嫌疑人邀約多人,以人多勢眾的壓力,而強行將被害人車開走的行為,屬于以暴力、威脅手段,非法轉移被害人車輛占有的行為,應認定為搶劫罪。


但是對于是否構成搶劫罪應謹慎認定,對于被害人經拖車人員告知其違約并按照合同拖車后,被害人予以認可的,不能認定為搶劫行為。因此,對于被害人在現場而被拖車的行為,應具體事實具體分析,圍繞被害人是否基于自愿而交付車輛,以及犯罪嫌疑人是否采用暴力威脅手段、犯罪嫌疑人的具體人數來進行認定。


5.虛假訴訟罪


上文已經說明,犯罪嫌疑人通過“簽訂虛假借款協議”、“制造資金走賬流水”等方式獲得所謂的“證據”后,向法院起訴被害人的,成立虛假訴訟罪,同時,可能與詐騙罪等犯罪構成想象競合關系。


6.盜竊罪


在車貸模式中,對于被害人不在場,而犯罪嫌疑人將車拖走的行為,可以考慮其是否涉嫌盜竊罪。因為對于侵財類犯罪,嫌疑人侵害的是被害人對于財物的占有,而不是侵犯所有權,因此即使犯罪嫌疑人在事后承認被害人對車輛的所有權,并要求被害人與其協商支付拖車費、歸還貸款等行為,但實際上犯罪嫌疑人已排除了被害人對車輛的占有,構成盜竊罪。


對于犯罪嫌疑人符合搶劫罪、盜竊罪犯罪構成的情況下,后續仍實施敲詐勒索的行為,應認為其侵犯的是被害人的不同法益,一方面侵犯了被害人對車輛的合法占有,另外一方面又侵犯了被害人對其索取的拖車費、違約金等資金的占有,屬于數罪。


7.變賣車輛行為的認定


在車貸模式中,對于犯罪嫌疑人違背被害人意愿而將其車拖走的行為,因為其本身已構成搶劫罪或者盜竊罪,因此在事后犯罪嫌疑人敲詐勒索未遂而將車輛變賣的行為,應認定為盜竊罪的事后的不可罰行為,不再進行評價。


但是,對于被害人認可的拖車行為,因事后犯罪嫌疑人敲詐勒索未遂,進而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被害人車輛變賣的行為,因被害人認可犯罪嫌疑人的拖車行為屬于對財產的處分行為,應認定為詐騙罪。


結語
  

“套路貸”犯罪的發展蔓延,不僅直接侵害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權益,而且其中摻雜的暴力、威脅、虛假訴訟等索款手段又容易誘發其他犯罪,帶來一系列社會問題。希望通過此文為辦理“套路貸”案件提供一些經驗與指導。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山东老11选5预测 老k棋牌安卓 重庆幸运农场视频开奖 农村集市卖菜苗赚钱吗 江苏11选5如何杀号 067双色球历史记录 开体育彩票店赚钱么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乐彩网3d 贪玩传世真的可以赚钱 内蒙古11选5开奖查询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 南京报亭 赚钱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体育彩票彩票开奖 股票指数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