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夫妻網售高壓氣瓶獲刑十數年,律師:按這個定罪標準很多人要被抓

2018-11-28 10:19|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 來自: 中國之聲《新聞縱橫》

摘要: 近日,一對江西籍夫妻因在網絡平臺售賣高壓氣瓶被判非法買賣槍支罪,妻子胡敬一審被判 13 年,丈夫王太平獲刑 14 年。目前,這對夫妻均不服一審判決,已提出上訴,此案二審將在河南省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高 ...


近日,一對江西籍夫妻因在網絡平臺售賣高壓氣瓶被判非法買賣槍支罪,妻子胡敬一審被判 13 年,丈夫王太平獲刑 14 年。目前,這對夫妻均不服一審判決,已提出上訴,此案二審將在河南省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高壓氣瓶的用途非常廣泛,可用在醫療、消防、救生、潛水、水族養殖等生產生活領域。胡敬表示,涉案的高壓氣瓶是正規廠家生產的、用途廣泛的合法商品,并非專用于氣槍的產品。至今,在電商平臺仍能搜索到品牌和形制與涉案“高壓氣瓶”相似的商品。為何能從網上輕易買到的高壓氣瓶被認定為“槍支散件”?該案又為何引發爭議?


309個氣瓶被認定為10套氣槍散件 當事人:不知是怎么鑒定出來的

根據范縣法院的一審判決書,法院審理查明,2017年7月份以來,胡敬通過網絡販賣用在氣槍上的高壓氣瓶,王太平自2017年9月起負責打包、郵寄高壓氣瓶。案發后,其現存的微信記錄上顯示胡敬賣出26個高壓氣瓶,王太平參與的有18個。2017年11月2日,范縣公安局民警在胡敬租賃的房屋內現場查獲309個高壓氣瓶。經鑒定,查扣的氣瓶認定為10套不成套氣槍散件。


圖為胡敬提供曾售賣的高壓氣瓶

在刑事偵查階段,胡敬因懷有身孕被取保候審,目前處在哺乳期。胡敬稱,她和丈夫只是在微商售賣“高壓氣瓶”的中間商。

胡敬:我們不是直接去跟廠家聯系,這個氣瓶具體是在哪里拿的,我都不知道。因為我也是從群里面拿的貨,只要你在群里問,他就會出售給你,然后就打錢給他發貨,就這么簡單,誰也不認識誰。

胡敬對中國之聲記者表示,她是2017年初才開始從事這個行業的,他們售賣的是叢發牌的高壓氣瓶,用途廣泛,例如水族養殖、船舶救生等,根本不是氣槍的專用零件,也不是必備零件。

胡敬:這個你大概淘寶上去了解一下,現在都還有的。所以我不能理解,賣氣瓶怎么就成了槍支配件,309個氣瓶我都還沒有出售,一直擺在倉庫里面。我不知道他們是怎么鑒定出來是10套不成套氣槍散件。

查扣物品還有瞄準鏡、消聲器等 當事人:單純做微商,玩具上可以用

根據庭審質證時出示的搜查筆錄、扣押物品清單,警方還從胡敬、王太平租住的房屋內搜查出紅外線發射器、瞄準鏡、高壓氣瓶、夾、消聲器等物品,但除高壓氣瓶外,判決書未顯示對這些物品的定性。胡敬稱:“瞄準鏡的話我們沒有直接的目的用于這個槍支上。第一,我們不懂槍,也不知道槍上有哪些零部件。我們就是很單純地做微商,覺得這個東西用途很廣泛。比如說瞄準鏡,這個娛樂場所的真人CS上面也可以裝,玩具上也可以裝,還有就是娛樂場所那種打氣球的玩具氣槍也可以裝。”

圖為胡敬提供曾售賣的瞄準器



記者注意到,除了胡敬和王太平夫妻外,此案還有張督某、王廣某、汪某三名被告。判決書顯示,根據支付寶、微信的記錄,被告人之一張督某有多次出售槍支零件和鉛彈,以及與胡敬交易氣筒、瞄準鏡記錄,汪某在張督某處購買槍支配件。經濮陽市公安局鑒定,證實在張督某住處查獲氣槍1支、在汪某處查獲的氣槍2支,均認定為是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根據被告人之一王廣某的供述,其和胡敬之間也有類似交易記錄。

被告代理律師:按照這個標準定罪,氣瓶廠商就是兵工廠了!

而胡敬的代理律師徐昕認為,涉案的氣瓶不是法律上的氣槍散件,是不具有和專有散件相同功能的。而原判認定氣瓶等于槍支的邏輯為,氣瓶是氣槍散件,30個氣槍散件就等于1把槍。

徐昕:“他們賣的高壓氣瓶在市場上是很普通的,有很多工業用途,并非是槍支專用的配件。所以按照這樣一個定罪的判決,很多人都要被抓起來,生產氣瓶的廠商就是兵工廠了。”

判決書
徐昕還對中國之聲表示,原判運用“非成套槍支散件以每三十件為一成套槍支散件計”的司法解釋是錯誤的,適用30件等于1套的標準,必備前提是涉案氣瓶屬于“槍支散件”。他還表示此案涉及的相關鑒定意見沒有科學依據,鑒定意見中沒有說明具體檢驗方法,沒有說明檢驗過程,沒有給出具體的檢驗數據,關鍵的槍口比動能是多少更是閉口不提。

徐昕稱:“所謂組裝槍支的槍口比動能也沒有具體的數據,它的鑒定也存在很多問題,在證據角度有很大的辯護空間。涉案的胡敬和王太平夫婦的行為不存在犯罪故意,沒有造成社會危害性。且如果雙雙入獄,將導致其三個子女無法得到更好照顧。”

相似高壓氣瓶網上仍在售 上訴狀稱量刑顯著畸重

11月26日,中國之聲記者在某電商平臺搜索“高壓氣瓶”關鍵詞,仍能搜到大量形制與涉案氣瓶相似的商品,胡敬辨認后稱,其中也包括她曾售賣并致其涉案的氣瓶。記者查看了胡敬和王太平夫婦的刑事上訴狀,其中均提到,高壓氣瓶不是專用于氣槍的槍支配件,如果上訴人的行為構成犯罪,所有電商平臺的賣家、生產廠家以及他們的員工,也都應該構成犯罪。此外,上訴狀還稱,一審判決“唯數額論,違背最新司法解釋,量刑顯著畸重。”

      圖為電商平臺搜索涉案氣瓶關鍵詞的搜索結果

針對此案,曾多次代理槍支案件的律師喬烽認為:“根據一審判決書,在事實認定依據和法律依據等方面缺乏必要條件。如果將槍支散件擴大于任意可用于某槍上的零件,而不是限定在最高法已經明文規定的主要零部件,就是違反最高法和公安部司法解釋的行為。”

兩高今年初聯合發布:避免機械執法、綜合評價社會危害

今年3月,最高檢、最高法聯合發布《關于涉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槍支、氣槍鉛彈刑事案件定罪量刑問題的批復》。其中規定,應當根據案件情況綜合評估社會危害性,堅持主客觀相統一,確保罪責刑相適應。根據最高檢在其官網登載的權威解讀,理解該批復,主要把握兩點,一是避免實踐中出現機械執法現象。二是綜合評價社會危害性。“對于不能認定行為人主觀上明知涉案物品系槍支的,不認定為犯罪。”

記者就此案涉及到的相關問題,通過濮陽市委宣傳部聯系范縣法院和范縣公安局,范縣方面沒有給出積極回應。

記者:管昕、常亞飛

來源:中國之聲《新聞縱橫》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捡垃圾 收垃圾赚钱吗 七乐彩复式投注速查表 湖北11选5中奖技巧 水草店赚钱吗 老11选5玩法 网上赚钱软件v3版 湖北十一选五可以玩吗 皇后成长计划2怎样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技巧 广告赚钱的商机 韩国快乐8官网现场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快乐彩 海南飞鱼玩法 零点棋牌官方下载 竞彩微信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