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最高法院案例 : 不履行法定職責案件,起訴人應當提供證據初步證明其享有相應的合法權 ...

2018-11-22 10:36|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行政機關不履行保護人身權、財產權等合法權益法定職責的行為可訴,應當同時具備兩個前提條件:一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具有合法的、值得法律保護的權益;二是行政機關依照法律規定、行政協議約定或者先前行為產生 ...

 

【裁判要旨】

 

行政機關不履行保護人身權、財產權等合法權益法定職責的行為可訴,應當同時具備兩個前提條件:一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具有合法的、值得法律保護的權益;二是行政機關依照法律規定、行政協議約定或者先前行為產生的附隨義務等,具有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職責義務。《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第一款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向人民法院起訴時,應當提供其符合起訴條件的相應的證據材料。提起不履行法定職責訴訟,起訴人應當提供證據初步證明其享有相應的合法權益,行政機關具有相應的法定職責義務。不能初步證明的,起訴不符合法定條件。

 

【裁判文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書

(2017)最高法行申6384號

 

再審申請人劉惠瑛等48人(名單及基本情況附后)。

 

訴訟代表人劉惠瑛。

 

訴訟代表人江明超。

 

訴訟代表人李勉良。

 

訴訟代表人謝世珠。

 

委托代理人劉仲甲。

 

委托代理人宋曉文。

 

再審申請人劉惠瑛等48人因訴廣西壯族自治區賀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賀州市政府)不履行責成改制企業支付資產股受益款法定職責一案,不服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22日作出的(2016)桂行終904號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7年8月14日立案受理,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查。案件現已審查終結。

 

劉惠瑛等48人訴稱:劉惠瑛等48人原系國營賀州市(縣級)汽車運輸總公司職工。2001年企業改制過程中,劉惠瑛等48人與賀州市汽車運輸總公司簽訂《離崗退養(內退)合同書》,48人在國企實有工齡總計1542年,以每年500元計算,安置費共771000元,折成資產股,交由民營公司持股會管理股權。于2001年7月12日通過的《賀州市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章程》第十八條第二款第二項規定:“市政府批準轉換職工身份生活安置費折成資產股,按個人工齡計算到個人名下。資產股只有收益權,沒有所有權,職工調離、辭(退)職、除名、開除的,資產股歸公司”。2004年5月20日,賀州市八步區企業改革整頓領導小組辦公室根據區黨委辦公廳、區政府辦公廳桂辦發(1998)31號和賀州市委辦、賀州市政府辦(2000)165號文件精神,作出賀八企發(2004)1號《關于建議改制企業修改公司章程中資產股處置問題的函》,主要內容為:“改制企業需修改公司章程中對資產股處置的條款,資產股屬置換身份生活安置費,與現金股相同,應有收益權,也有所有權和繼承權”。自公司改制至今,劉惠瑛等48人未享受收益權,股本亦未予退還。經多年交涉無果,向賀州市八步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并上訴至賀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改制后的廣西賀州華安汽車運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安公司)支付股權收入,法院均以“原告(上訴人)針對《離崗退養(內退)合同書》提起訴訟,實質上是華安公司由國有企業改制成民營企業過程中,安置企業內部職工引起的遺留問題,具有很強的政策性,應由政府相關部門按照有關政策解決”為由,裁定不予受理。2015年12月23日,劉惠瑛等48人向廣西壯族自治區賀州市八步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八步區政府)提出調查處理申請。2016年6月,八步區政府口頭答復,應由賀州市政府處理。2016年7月21日,劉惠瑛等48人向賀州市政府提交《關于請求政府履行保護公民財產權利申請書》。2016年7月23日,賀州市政府收到劉惠瑛等48人的申請,但未予答復。2016年10月19日,劉惠瑛等48人提起本案行政訴訟,請求賀州市政府對劉惠瑛等48人的申請作出處理決定,責成華安公司支付資產股受益款15420000元(暫以1:20計算)。

 

賀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桂11行初65號行政裁定認為,劉惠瑛等48人訴請賀州市政府責成華安公司支付其資產股收益,賀州市政府對于股權收益分配并沒有法律、法規規定的權力,也并不存在應當積極作為履行保護其收益權利法定義務的情形,該訴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十二條第一款第(六)項規定,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一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對劉惠瑛等48人的起訴不予立案。劉惠瑛等48人不服,提起上訴。

 

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6)桂行終904號行政裁定認為,劉惠瑛等48人的訴請涉及落實國有企業改制職工安置待遇的歷史遺留問題,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劉惠瑛等48人申請再審稱:賀州市政府對劉惠瑛等48人的申請不予答復,屬于行政訴訟的范圍。請求撤銷一、二審裁定,依法對本案予以再審。

 

本院經審查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第(三)項規定,提起行政訴訟,要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根據。第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申請行政機關履行保護人身權、財產權等合法權益的法定職責,行政機關拒絕履行或者不予答復的,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行政機關不履行保護人身權、財產權等合法權益法定職責的行為可訴,應當同時具備兩個前提條件:一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具有合法的、值得法律保護的權益;二是行政機關依照法律規定、行政協議約定或者先前行為產生的附隨義務等,具有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職責義務。《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第一款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向人民法院起訴時,應當提供其符合起訴條件的相應的證據材料。提起不履行法定職責訴訟,起訴人應當提供證據初步證明其享有相應的合法權益,行政機關具有相應的法定職責義務。不能初步證明的,起訴不符合法定條件。本案中,劉惠瑛等48人主張華安公司應當支付其資產股受益款15420000元。但是,即便作為公司股東,是否能夠實現分紅的權利,也要根據公司的盈利情況,由股東大會決議是否分紅以及分紅的具體形式和數額。股東的收益與公司的經營風險、盈利狀況直接相關聯,并非只要是股東就必然會有收益。劉惠瑛等48人以享有華安公司資產股為由,主張華安公司應當向其支付資產股受益款15420000元,其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根據。同時,劉惠瑛等48人提起本案行政訴訟,并未提供證據初步證明,根據法律、法規、規章規定,或者行政協議約定,或者因先前行為產生的附隨義務,在華安公司拒不支付劉惠瑛等48人資產收益款的情形下,賀州市政府具有責令華安公司支付相應款項的法定義務。因此,劉惠瑛等48人以賀州市政府為被告提起本案行政訴訟,請求判令賀州市政府履行責令華安公司支付資產收益款法定職責,起訴缺乏基本的事實根據。一、二審裁定不予立案,處理結果并無不當。劉惠瑛等48人主張,訴請賀州市政府履行法定職責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其主張本身并無錯誤。但是,鑒于起訴時,劉惠瑛等48人沒有提供證據證明起訴具有初步的事實根據,以此為由申請再審,本院不予支持。

 

應當指出的是,作為改制企業,將職工安置費折成資產股,交由改制后的民營公司持股會管理,且公司章程明確規定“資產股只有收益權,沒有所有權,職工調離、辭(退)職、除名、開除,資產股歸公司”,上述約定侵犯改制企業職工的合法權益。從維護社會和諧穩定,處理好企業改制過程中的歷史遺留問題的角度考慮,作為國有企業改制主導方的賀州市政府及其職能部門,應當積極協調處理好改制后的民營企業與改制企業職工的利益平衡關系,通過組織各方協商談判等方式,盡可能妥善解決改制企業職工合法權益的保護問題。同時,作為改制企業職工,在自愿簽訂《離崗退養(內退)合同書》,同意將職工安置費折成資產股,交民營公司持股會管理后,也應當對自己當初的選擇承擔相應的投資風險責任,要面對現實、實事求是地主張權利,積極配合賀州市政府及其職能部門的協調處理工作,依法維護自身合法權利。

 

綜上,劉惠瑛等48人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第(一)、(四)項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十四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劉惠瑛等48人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郭修江

審 判 員 奚向陽

審 判 員 龔 斌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 黃寧暉

書 記 員 陳清玲

 

轉自:行政涉法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重庆时时彩软件 江西十一选五赚钱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前3 双色球软件计划做号 69游戏大厅下载 3d杀组选复式投注技巧 股票涨跌原理 股票涨跌是由谁决定的 浙江飞鱼实业董事长 有台电脑在家赚钱是真的吗 贵州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氧气听书 主播如何赚钱 山东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河南十一选五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519期 小白怎么利用微信表情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