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四川一場“麻將官司”, 為何驚動最高法院?

2018-11-2 09:55|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到底打多大數額的麻將算是已經觸犯法律?通常情況下,不僅普通百姓并不清楚,就是辦案人員也可能搞不明白——因為迄今為止,在國家立法和司法層面上,這屬于“無法可依”“無章可循”的“真空地帶”。因此,當七年前 ...

到底打多大數額的麻將算是已經觸犯法律?通常情況下,不僅普通百姓并不清楚,就是辦案人員也可能搞不明白——因為迄今為止,在國家立法和司法層面上,這屬于“無法可依”“無章可循”的“真空地帶”。


因此,當七年前發生在四川成都的“打5元麻將,獲15日拘留”案件驚動了最高法院,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指令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改判“一撤到底”的信息曝光后,其轟動效應大大超過之前官方高調披露的有關最高人民法院“直接提審并改判無罪”的企業家張文中案!
如果類似“打小麻將”被拘留的案例最終成為“判例”的話,全國千千萬萬的“麻友”總會“心里不踏實”——這比起那些財大氣粗的企業家因為法律政策界限不明而被定罪判刑沒收財產的風險要大得多,也現實得多!
耗費七年撤銷處罰
成都溫江市民王彬如肯定未曾料到,自己會因為與朋友打“5元麻將”被拘留15日。為了撤銷這項錯誤處罰,她耗費了近七年時間。
七年前(2011年8月20日),王彬如與朋友任恒全、劉瓊在溫江楊柳東路上的“金海岸”茶樓玩牌,玩的是5元一局的“血戰到底”(四川麻將)。3個小時后,三人被溫江區公安分局抓獲,“共計查獲賭資575元”。王彬如被拘留15日,其余兩人被分別拘留12日。
據悉,所謂“血戰到底”是一種在四川頗流行的麻將玩法,已經與火鍋、龍門陣一樣,成為當地人樂此不疲,并被外地人羨慕不已的休閑生活的一部分。在四川麻將“血戰到底”的規則里,和牌沒有番數限制,可以一路打下去,由此得名。
與王彬如一起打牌的另外兩人都是同一個地方的朋友,輸贏數量也不大,不應該被認定為賭博。從拘留所出來后,王彬如等人將溫江區公安分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銷對他們三人的行政處罰,但一、二審均敗訴。王彬如不服,堅持申訴。
據《法制晚報》透露,當事人王彬如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最高人民法院)接待我們的法官當時都被逗樂了。他(接待法官)說,你們四川滿大街都在打麻將,一下飛機就能聽見麻將聲,你們打個5元的麻將怎么可能被關來?”
2015年1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指令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據悉,指令再審的理由是成都市公安局溫江分局此前對王彬如等人作出的處罰決定“可能存在違法或顯失公正的情形”。
今年6月,王彬如接到四川高院電話,通知她去“調查一些情況”,到現場后才知道是開庭再審。6月27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筆者注:不知什么原因,三年前最高法院就指令再審的案件,為何直到一年前才正式立案,今年6月才作出再審行政判決。)
據當事人提供的四川高院再審判決書顯示,四川高院認為:“公安機關依法對行政相對人實施行政處罰時,應遵循過罰相當原則行使自由裁量權,實施行政處罰必須以事實為依據,與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及社會危害程度相當;所科處罰種類和處罰幅度要與違法行為人的違法過錯程度相適應,違背過罰相當原則,導致行政處罰結果嚴重不合理的,應該依法糾正。”因此,“溫江區公安分局此前對王彬如作出的處罰畸重,屬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
據此,四川高院撤銷一、二審的判決,同時撤銷溫江區公安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
從無章可循到政協提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條規定:“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處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罰款。”
但由于該法對什么是“賭資較大”未從立法上作出明確界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也未按慣例(如對構成盜竊罪、詐騙罪、搶奪罪的“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都會及時作出規定)發布司法解釋等規范性文件。
那么,對于社會生活中普遍存在卻又無法可依、無章可循的打麻將現象,要么放任自流,要么選擇性執法!
2017年2月16日,武漢市政協委員、湖北我們律師事務所主任許方輝律師向武漢市政協第十三屆一次會議提出《關于以“法治思維”厘清“麻將娛樂”與“麻將賭博”的界限,讓武漢市民打麻將不再提心吊膽的建議》,經審查立案,提案案件號為:武漢市政協第20170508號。
2017年5月17日,武漢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第六次到訪湖北我們律師事務所,對許方輝委員的提案給予回復。武漢警方在回復中表示:“該提案契合老百姓普遍關心的問題,很有現實意義。”
據悉,這也是全國首例“麻將政協提案”,并獲武漢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回復。有關人士按照回復意見,結合相關法律規定,將“麻將娛樂”與“麻將賭博”的界限分析如下:
不以營利為目的,親屬之間進行帶有財物輸贏的打麻將、玩撲克等娛樂活動,不予處罰;
親屬之外的其他人之間進行帶有少量財物輸贏的打麻將、玩撲克等娛樂活動,參與者不滿十人,區分不同情形予以裁量和處罰:
(一)人均賭資不滿1000元的,屬于“麻將娛樂”,不予處罰;
(二)人均賭資1000以上不滿3000元的,處500元以下罰款;
(三)人均賭資3000以上不滿5000元的,處5日以下拘留;
(四)人均賭資5000元以上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處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罰款。
事先劃定成為權宜之計
筆者認為,最高法院對“打5元麻將,獲15日拘留”案指令四川高院再審改判具有“標桿意義”——至少給司法機關和執法機關提了一個醒:
對于“法無禁止性規定”以及雖有禁止性規定(不準賭博)但尚無量化規定并涉及普通百姓的娛樂活動(包括紅白喜事訂多少席桌、朋友之間在微信群里發多少紅包、親朋好友聚餐點幾菜幾湯)之類的小事,自古以來,無論是國家法律還是政府部門,都是管不了也管不好——既然如此,那就最好不管!
否則,在有規定甚至禁令的情況下,老百姓為了娛樂又擔心被查處,就必然采取“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辦法(如早些年規定的公務宴請只能是“四菜一湯”,下面就變通為“四菜一湯,洗臉盆裝”;規定公務宴請不能喝名酒,下面就把名酒提前倒進“礦泉水”瓶里)。
其結果,不僅將“依法治國”這樣如此重大的基本國策流于形式,而且從上到下都養成了一個形式主義、欺上瞞下的風氣,這將嚴重影響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形象!
而在目前法無明文規定,辦案機關和辦案人員客觀上存在因為種種原因而進行“選擇性執法”的情況下(如前述打5元麻將獲拘留15日絕對是“事出有因”的極端個案,否則,按這個標準,在天府之國的成都,就是再建一百個拘留所、一千個看守所,也滿足不了“市場”的需求),適當借鑒一下武漢公安的做法,也不失為一種權宜之計。
甚至可以說,比起目前備受詬病的執法人員在執法過程中隨意執法、任性執法、選擇執法等“亂執法”現象,武漢公安機關通過事先劃定“麻將賭博”與“麻將娛樂”標準的做法,是完全符合中央確定的全面依法治國的基本方略的,也符合公開透明、陽光執法的社會主義法治理念。
其實,如果在“麻將賭博”與“麻將娛樂”的標準已經公之于眾的情況下,相信只要是思維正常的成年人,都不會去鉆牛角尖并以身試法。就如同刑法修正案(八)將“醉駕入刑”后,絕大多數的老百姓在生活習慣中就已經將“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作為座右銘倍加遵守——因為一旦“酒后開車”被發現,不論是認定為“酒駕”被治安處罰,還是“醉駕”被定罪判刑,都無一幸免!
至于劃定的這個標準是高了還是低了,處罰人員的范圍是寬了還是窄了等司法實務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則是可以在實踐中不斷修改完善的。直到什么時候條件成熟了,地方部門規章上升到地方性法規,再進而上升到全國統一立法,那自然就應當按“上位法”的規定執行,不在話下。
來源: 民主與法制社微信公眾號
作者:龍門浩月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豪利棋牌app手机版下载 极速快三大小 双色球开奖结果3d 南昌按摩洗浴 微乐哈尔滨麻将 辽宁11选5 6胆拖5 000060股票行情 福彩生肖6十1开奖结果今天 湖南幸运赛车近1000期 辽宁11选5一定牛走图 江西11选5今日开奖 韩国首尔快乐8开奖号码 大圣捕鱼单机版游戏 辉煌棋牌游戏能赢钱吗 新版哈尔滨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