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湛江小伙兩判死緩昨無罪 專家:程序正義的勝利!

2015-11-2 11:22| 發布者: scyjlaw | 來自: 法政事

摘要: 29歲的陳灼昊昨日獲得自由身之后,先與家人大吃了一頓,然后專程去眼鏡店配了副眼鏡,“以前的不適合我了”。

 

 


圖:1986年8月出生的陳灼昊在法庭上聽判 徐志毅攝

29歲的陳灼昊昨日獲得自由身之后,先與家人大吃了一頓,然后專程去眼鏡店配了副眼鏡,“以前的不適合我了”。

昨日(10月30日)上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宣告上訴人陳灼昊無罪。陳灼昊因涉嫌殺害前女友而被指控犯故意殺人罪,一審、重審都被判處死緩,直至二審才改判無罪。廣東省高院以偵查人員對搜查證上的“怪象”不能作出合理解釋、審訊缺乏同步錄像等原因,認定偵查機關的搜查屬于無證搜查,部分證據屬非法證據,定案存疑,宣告無罪。

法律專家表示,該案對于偵查機關按程序偵查、取證具有警示、促進和導向意義。

1、妙齡女子陳尸出租屋

2009年1月15日,廣州市天河區新塘西約新村某出租屋里,一具年輕女子的尸體被發現。死者是20歲出頭的張某某,發現尸體的人是她的前男友陳灼昊和她的同學楊帆。

今年29歲的陳灼昊與張某某都來自湛江雷州。2005年的一次聚會后,兩人成為情侶并同居。年輕的陳灼昊終日無所事事,通宵玩電游,卻不曾想過謀一份正當職業。2008年11月,張某某單方面提出分手,陳灼昊不同意,張某某仍堅持搬到隔壁棟的出租屋獨住。

隨后,張某某有了新男友,但仍與陳灼昊保持來往。2009年初,同是兩人同學和老鄉的楊帆來到廣州,暫住在陳灼昊的出租屋里。

2009年1月13日傍晚,張某某在陳灼昊住處吃過晚飯,逗留到22時許,提出要離開。陳灼昊于是將張某某送回她的住處。1月15日,遠在雷州的張父數日聯系不上女兒,請求陳灼昊幫忙尋找。當楊帆陪同陳灼昊進入張某某住處并發現尸體時,楊帆馬上報警。

2、前男友被指控殺人罪

2009年2月24日,公安機關在陳灼昊家中搜出張某某的手機、掛包等私人物品,并將他傳喚歸案。

同年12月14日,廣州市檢察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陳灼昊犯故意殺人罪。根據指控:2009年1月13日23時許,陳灼昊在張某某的出租屋內與其發生爭執,陳灼昊用手捂住張某某的口鼻并將她按倒在床上,致張某某死亡,然后逃離現場。經法醫鑒定,盡管張某某死亡時衣著完整,雙手間還抱著玩具圓枕呈熟睡狀,經鑒定卻是因口鼻部被捂導致機械性窒息死亡,并且體內檢出有安眠藥成分。

案發現場的勘查結果顯示,出租屋內門鎖功能完好,未見撬壓痕跡,陽臺也完好封閉,偵查機關在現場房門上提取到陳灼昊的手印。

3、歸案后曾做有罪供述

公安機關走訪死者身邊多名朋友,得知陳灼昊性格偏激,曾對張某某的新男友表現出明顯敵意;與陳灼昊同住的楊帆說,當天23時30分許,張某某發短信給陳灼昊留在住處的手機,邀約吃夜宵,楊帆以為是發給自己的,便回復說不去,陳灼昊直到1月14日零時后才回到住處。案發前,因自己睡眠不好,陳灼昊還鼓動她買了安眠藥。

陳灼昊歸案后,作了有罪供述,稱當晚送張某某回家后,兩人發生爭執,陳灼昊便用手捂住張某某的口鼻,將其按倒在床上致其窒息死亡,之后將尸體擺好蓋上被子。23時30分許,陳灼昊用張某某的手機向自己留在住處的手機發出相約吃夜宵的短信,而與陳灼昊同住的楊帆以為是發給自己的,便回復說不去。陳灼昊拿著張某某的小掛包及手機離開案發現場,臨走時在門外用張某某的鑰匙鎖上掛鎖,并將鑰匙從門上的小門扔進屋里,然后關上小門,在返回自己住處途中,再將張某某的手機卡丟棄。

4、一審重審均被判死緩

廣州中院據此于2012年1月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陳灼昊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并賠償死者家屬50萬余元。陳灼昊不服后上訴,廣東高院2013年9月裁定將該案發回重審。未料,廣州中院于2014年8月作出重審判決,仍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陳灼昊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并賠償死者家屬3萬余元。

陳灼昊仍不服,稱偵查機關存在違法取證行為,其在偵查階段遭到刑訊逼供才作出有罪供述,多份審訊筆錄是偵查人員寫好后讓他簽名的,偵查人員在搜查其住所時沒有搜查證,搜查所獲得的多項物證并非來自自己住處的物品,身體狀況跟蹤記錄上的個人簽名不是自己所簽。他堅稱沒有殺人,為此向廣東省高院上訴。

5、證據非法二審判無罪

廣東省檢察院二審作出的出庭意見認為,本案在辦理中確實存在程序上的疑點及瑕疵,導致證據上也存在疑問,原判采信的證據相對薄弱,未被排除的證據已達不到認定陳灼昊構成犯罪的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無法排除陳灼昊以外的第三人進入現場作案的可能性。

廣東省高院審判委員會討論認為,該案存在非法搜查、指事問供、偽造書證等違反法定程序的行為,以上取證行為收集的證據應認定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排除非法證據后,原審法院所采信的證據已經無法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無法得出陳灼昊殺害被害人張某某的唯一的、排他性的結論。

廣東省高院昨二審宣判認定,陳灼昊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改判陳灼昊無罪,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圖:該案二審審判長、廣東省高院刑一庭法官吳海濤 徐志毅攝

改判無罪,有哪些響當當的理據?

廣東省高院在二審過程中,對全案的事實及證據進行了審查,證據問題是重點審查的對象。審理此案的廣東省高院刑一庭法官吳海濤介紹了改判無罪的原因:

●訊問筆錄:高度雷同筆誤都一樣

合議庭審理時發現,本案無證據證明偵查人員對陳灼昊進行刑訊逼供,陳灼昊的相關控告不成立。作為本案有直接證明作用的陳灼昊四次有罪供述中,原審法院在重審中認定第一次有罪供述因審訊行為不合法,對該次供述不予采信,而采信了余下的三次供述。但這三次供述中,其中一次是記錄對陳宣告逮捕決定的內容,并無直接證明作用。有證明作用的兩次訊問筆錄的詞語卻高度雷同,尤其是記錄殺害張某某經過的長篇幅的供述,字數近千字,二者卻僅僅相差三個字,而且在前一份筆錄中出現過兩處筆誤,在后一次筆錄中又出現同樣的筆誤,而且一字不差。

而且,筆錄中大段的有罪供述顯示出訊問方式違反相關程序規定,存在明顯的指事問供跡象。對此,負責記錄的偵查人員在二審作證時卻未能作出合理解釋。合議庭據此認定這兩次審訊形成的審訊筆錄屬于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審訊錄像:審訊前有40分鐘空白

審理中還發現:原判采信的兩次有罪供述并未能提供相關的審訊錄像,僅有的一次審訊錄像卻沒有依照規定制作相應的審訊筆錄,且錄像未能保持完整性,偵查人員提押陳灼昊出倉至開始對其進行審訊錄像前,有40分鐘左右的時間是空白的,既無審訊筆錄記錄,也無錄像記錄。

而陳灼昊在重審時提出,偵查人員在錄像前對其進行了威脅、恐嚇;在“新收押人員一周身體狀況跟蹤檢查記錄”上,經筆跡鑒定,七處有關“陳灼昊”的簽名并非陳灼昊本人簽署。根據以上偽造書證的情況,加之該次審訊錄像并未反映完整的審訊過程,再結合陳灼昊本人的控告,不排除偵查人員進行了恐嚇、威脅的可能,據此認定該審訊錄像無證據能力,屬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搜查:法庭認定屬于無證搜查

本案一審定罪的另一關鍵客觀證據,是陳灼昊住處搜查到的死者張某某私人物品。然而,搜查證顯示搜查日期是2009年2月24日,但被搜查人陳灼昊在該搜查證上的署名日期卻是10月16日,兩者相差了7個月20天,這表明可能存在搜查時無搜查證事后補辦的情形。

為查明原因,法庭通知偵查人員劉某全、肖某謙出庭作證,要求二人向法庭解釋搜查是否存在違反法定程序問題,但偵查人員卻不能對此作出合理解釋,甚至肖某謙作證時說:“我參與對陳灼昊租住處的搜查,但我記不清搜查時有沒有出示搜查證,認為遇到緊急情況可以不出示搜查證。”

合議庭認定該次搜查屬于無證搜查,且不排除偵查人員事后補辦搜查證以隱瞞真實取證過程的可能性,該搜查行為不合法。該行為導致合議庭無法判明搜查行為獲得的物證的真實來源,嚴重影響合議庭對案件事實的認定,造成了嚴重的后果,合議庭依法認定非法搜查所獲得的多項物證屬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證人:證言前后不一且作證后失聯

關鍵證人楊帆是死者張某某、被告人陳灼昊的好朋友,在陳家中暫住,案發前三人還一起吃飯。其作出的五份口供多次出現反復,其中關鍵部分的證言前后不一致,而楊帆在作證后便無蹤跡可尋。在本案重審及二審期間,偵查機關曾多次聯系證人楊帆,但無法與其取得聯系。

●排他性:無法證明就是被告人所殺

合議庭還認為死者張某某與陳灼昊關系特殊,互相擁有對方住處的鑰匙,因此在現場采集到陳灼昊的指紋屬情理之中;至于張某某的新男友、或是其他人員是否同樣擁有張的住處鑰匙也不能確定,因此無法證明陳灼昊實施殺人行為的唯一性與排他性。

對話陳灼昊:得知判無罪的那一刻有千言萬語反而無語

 


(圖:陳灼昊昨日在法庭上 徐志毅攝)

羊城晚報:宣判前有無想到過會被判無罪?

陳灼昊:當時也做過各種各樣的設想,對于司法公正還是抱有信念的,所以才能夠在兩次被判有罪的情況下堅持相信法律,采用合理合法方式維護權益。

羊城晚報:得知被判無罪的那一刻你在想什么?

陳灼昊:不知道說什么好,反正有千言萬語反而無語的感覺,只想找到法官、檢察官去感謝一下。

羊城晚報:有沒有想過要求國家賠償?

陳灼昊:過幾天再考慮。現在我剛跟家人在一起,慢慢一步步來。

專家說法:該案對偵查機關是個警醒

廣東省高院終審認為,證明體系中的每一項證據必須經過審判機關兩個層面的審查,第一個層面是對證據能力的審查,即證據是否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證據本身是否合法,這是最基本的審查。第二個層面是對證明力的審查,即判斷證據證明價值的大小。只有通過了第一層面的審查,才能接受第二層面的審查,進而被采信作為定案依據。

“這個案子主要是程序上的勝利,法院嚴格依照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證據審查標準,本案的證據幾乎都被排除了。”陳灼昊的辯護人程有社律師昨日接受羊城晚報記者采訪時說,本案是近年來司法文明進步的一個縮影。

程有社說,依照刑事訴訟法,辦案程序如有重大瑕疵可能導致偵查階段搜集的證據違法而被排除,該案對于偵查機關今后的辦案起了一種警醒和促進作用。

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刑法學教授徐松林受訪時說,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審判中心主義”的好處之一是為偵查機關提供偵查導向。該案的終審判決對于偵查機關今后的偵查行為具有導向意義,也就是偵查機關一定要按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程序合法偵查、取證。

英濟律師事務所整理編輯 來源:整理于網絡

     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核實刪除 !
聯系電話:028-86253278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豪利棋牌官方网址链接 辽宁11选5前三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查 快乐8平台登录网址 325李逵劈鱼口诀 九龙至尊棋牌最新版下载 南京麻将玩法 四川快乐12走势图 一分赛车是正规彩票吗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日本av女星哪个漂亮 幸运赛车开奖软件 英超免费直播 分分彩开奖走势图 乐玩棋牌 安徽十一选五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