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如果“昆山龍哥被奪刀反殺”發生在美國……

2018-8-31 16:18|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這兩天,江蘇昆山街頭的一場命案,正空前攪動國內輿論。 人稱“龍哥”的寶馬車主,在試圖揮刀攻擊一位電動車主時,因不慎丟刀而被后者撿刀反殺。

這兩天,江蘇昆山街頭的一場命案,正空前攪動國內輿論。


人稱“龍哥”的寶馬車主,在試圖揮刀攻擊一位電動車主時,因不慎丟刀而被后者撿刀反殺。

 

▲8月29日,曾事發的街口


兩位當事人迥然的身份和命運,以及大反轉式的結局,都讓“龍哥之死”引發了一場關于孰是孰非的大辯論:


龍哥有錯,但是否該死?電動車主到底是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接下來司法部門會如何審理并判定此案?


其中引發爭議最多的部分,無疑是對電動車主行為的界定——究竟是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或者甚至是故意殺人?

 

 

而小銳也注意到,無論是媒體時評,還是自媒體文章、網友熱評,都不可避免地援引國外案例來佐證立場。不過,即使在“自我防衛正當性”尺度最為寬松的美國,對于“正當防衛”法律邊界的探究也并非一錘定音。


那么,如果龍哥在美國街頭被奪刀反殺,事情的走向和結果可能會如何呢?


龍哥被反殺后,網友們齊齊聲援電動車主


龍哥死在8月27日的晚上。


隨后,江蘇昆山街頭發生的這場驚心動魄的搏殺,在社交媒體上被千萬人觀看、轉發和評論。


一段視頻還原了事件的經過:龍哥的寶馬車在非機動車道上與電動車主于某發生剮蹭,隨后引發肢體沖撞,龍哥盛怒之下從車內取出一把長刀向于某揮舞,但刀沒拿穩從手中滑落,于某搶先一步撿刀,一分鐘后,龍哥命斃于原本屬于自己的那把長刀下。

 

▲案發現場視頻截圖


寶馬與電動車,疑似黑社會成員與平民百姓,長刀揮舞與手無寸鐵……視覺感官下的若干符號形成強烈對比,進而成為人們判斷、評價這場“反殺”事件中是非曲直的種種論據。


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里,發酵的輿論場還曝出了有關當事人的更多細節:例如36歲的龍哥那烏壓壓的文身,他幾進幾出、多次犯案的經歷,以及他還曾因舉報毒販獲得見義勇為獎的插曲;還有白衣電動車主所代表的“老實人”和他背后的生活,以及當時情況下險中求生、急不擇路的反擊……


輿論的傾向性在先入為主的“人設”影響下格外明顯:在對相關新聞動輒數萬的評論中,網友們沒有掩飾對于龍哥的“殺之后快”,和對白衣電動車主的同情及其未來命運的擔憂。

 

 

對于電動車主可能面臨的審判結果,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顧永忠告訴小銳,判斷于某是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應基于我國《刑法》的兩種規定:一般正當防衛和特殊正當防衛。


“一般正當防衛,要求在一定限度內采取正當防衛,但不能超過限度。超過限度就屬于防衛過當了。特殊正當防衛,也叫做不過當的正當防衛。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而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仍然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顧永忠說。


在他看來,寶馬車主被反殺一案,如果按照一般正當防衛來看,可能出現防衛人超過限度、有防衛過當的可能。但如果放在特殊正當防衛的情況下,就不存在防衛過當的問題。


“我個人傾向(于某)屬于第二種、無過當的正當防衛。對方拿長刀追砍,這完全符合特殊正當防衛中的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對于這樣一種犯罪,法律強調就采取防衛行為,不考慮什么后果,因為不法侵害太嚴重,危及公共安全、社會安全和公民人身安全了。”顧永忠說。  


在美國不同州,“自我防衛正當性”尺度有所不同


顧永忠告訴小銳,如果龍哥被反殺一案發生在美國,于某也有可能不承擔刑事責任。


“從法律制度的精神和傳統上,美國是一個非常強調保護個人權利的國家,所以從以往案例來看,美國對于私人受到侵犯、私人進行反抗和防衛,不會輕易定罪。”顧永忠表示。


在網友和媒體的討論中,被反復提及的美國“7·19停車場槍殺事件”,在某種程度上佐證著上述說法。


今年7月,佛羅里達州一家便利店外,兩名男子因一個殘疾人停車位發生爭執,28歲的非洲裔男子馬基斯·麥克洛克頓將47歲的白人男子邁克爾·德雷卡推倒在地,德雷卡隨即向麥格克頓開槍,導致后者身亡。

 

▲美媒報道截圖


隨后警方表示,開槍殺人的德雷卡不會受到任何刑事指控,因為他受到該州“不退讓法”的法律保護,屬于自衛殺人。


警方所說的“不退讓法”,正是美國的“公民自衛法”。


該法規定“一個人可以名正言順地使用武力自衛,有合理理由相信非法的威脅,沒有義務先撤退。”


根據“不退讓法”,美國公民在某些情況下使用致命的武力進行“自我防衛”或“堅守陣地”,法律對使用致命武力的人將免除刑事指控,免于法律控訴、攻擊、拘留、逮捕和民事訴訟。


而一直以來,也正是得益于“不退讓法”,美國成為全球對于“自我防衛正當性”尺度最為寬松的國家之一。

 

 

美國國務院旗下“共享美國”平臺提供的數據顯示,從20世紀初開始,“不退讓法”在美國越來越普及,目前至少30個州在使用,而有記錄的“不退讓法”案例中,70%的防衛者最后都獲無罪。


例如1925年,一名底特律非裔美國人因搬入富裕白人聚居區受到圍攻,情勢危急之下他從窗口向人群開槍導致1死1傷,但漫長的訴訟和審判后,他被判無罪。


再例如2011年1月,美國佛羅里達州少年薩維德拉(當時14歲)遭到同校同學努諾(當時16歲)的欺凌攻擊。薩維德拉向努諾的胸腹部連捅12刀,將其心臟刺穿而死。隨后,佛州地方法院法官以“不退讓法”為依據,判定薩維德拉“未成年二級謀殺”罪名不成立。

 

“不退讓法”正在美國引發越來越多的爭議


根據《紐約郵報》報道,僅2000年到2010年十年間,美國被判合理的自衛殺人案就翻了一番,而在那些實施“不退讓法”的州,這種現象更為顯著。


但另一方面,爭議聲也始終沒有停止。


其中引發最激烈辯論的案件,則要數2012年,手無寸鐵的美國佛州黑人男孩特雷沃恩·馬丁遭一名封閉式社區看守人喬治·齊默曼射殺。長達數小時的審問后,警方以“正當防衛”為由釋放了喬治·齊默曼。

 

▲馬丁生前照片(左)與齊默曼


這一處理結果引發巨大反對聲浪,以及外界對于佛羅里達州“不退讓法”正義性的嚴重質疑。


巨大壓力下,佛州檢察官決定以二級殺人罪罪名起訴喬治·齊默曼,但一年后,齊默曼的二級謀殺罪名仍被判不成立。


“‘不退讓法’毫無道理地擴大了自衛這一概念外延,在社會上撒下沖突的種子。”審判結果后,時任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對在佛州盛行多年的“不退讓法”提出如此批評。


事實上,小銳也查閱發現,即便有“不退讓法”,但美國并不鼓勵公民在法律程序之外自行使用暴力。


諸如加州現有一些法律條款確實限制檢察部門對開槍自衛者追究刑責,但民事部分還是不能覆蓋。也就是說,如果你自衛殺死了他人,雖然可以不坐牢,但死者家屬仍然可以打賠償官司,無論贏輸或和解,都足以讓一般人傾家蕩產。

 

▲美國加州


此外更值得一提的是,這次被許多中國網友多次提及的美國“7·19停車場殺人案”,也在本月中旬突然迎來“轉折”。


根據福克斯新聞網報道,就在8月13日,在檢察官簽署逮捕令后,曾開槍殺人但未受任何指控的德雷卡被警方帶走,罪名是涉嫌誤殺。


“案發一個月以來,佛州居民對于‘不退讓法’到底在多大程度縱容人們的殺人惡意的討論一直沒有停止。”


報道稱,雖然警方做法引來許多非議,但最終讓警方改變主意決定提起指控的,還是不斷補充的新證據,例如3D掃描儀還原現場后發現射擊發生時兩位當事人的距離為12英尺,以及尸檢結果及錄像一致顯示當德雷卡開槍時麥克洛克頓似乎已經打算離開現場……

 

轉自:參考消息 

作者:丁揚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天天乐棋牌游戏外挂 青鹏棋牌官方下载 福彩开奖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2019 新疆十一选五官网 星露谷物语 猪车赚钱 金博棋牌app安卓手机版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玩法 知聊发动态可以赚钱吗 辉煌彩票app下载 舟山飞鱼彩票走势图 什么手工艺品最赚钱 pk10九码有漏洞吗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站注册 石天冬怎么赚钱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