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每日分享

看懂了信托37號文,就看懂了信托的未來10年

2018-8-27 13:57| 發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作為資管新規的配套政策,7月20日人民銀行發布了《關于進一步明確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指導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同一天,證監會發布了《證券期貨 ...

目錄

- - - - -

1. 出生決定命運

2. 改變命運的機會在哪里

 

作為資管新規的配套政策,7月20日人民銀行發布了《關于進一步明確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指導意見有關事項的通知》,銀保監會發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同一天,證監會發布了《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和附件《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計劃運作管理規定》。


掐手指頭算,下一個也該輪到信托了。


一個月后,沒有等來信托的征求意見,銀保監會卻下發了《信托部關于加強管產管理業務過渡期內信托監管工作的通知》(信托函[2018]37號,以下簡稱“37號文”)。這份銀保監會的內部通知函件,要求下級部門落實資管新規,加強信托業務及創新產品監管。


我猜想,如果時隔多年回看,信托產品未來10年的玩法或許都是從這份文件開始的。

 


今年資管新規的最大意義在于,除了極少數的例外情形,未來所有的資管產品將受制于統一的監管標準,按產品類型而非機構類型進行監管。


因此,出身決定命運。產品的定性將直接決定監管的環境。如果沒能有幸成為那些例外,那么未來的命運就是千軍萬馬過資管新規的獨木橋。


那么信托產品包括哪些呢?根據信托“一法三規”中的界定,長久以來,我國法律對于信托產品的分類還是停留在傳統二分的基礎上:單一與集合,資金與財產權。

 

 

有趣的是,過去的10年讓我們太沉迷于監管套利,以至于金融市場一定不會遵守的就是非黑即白的二元規則。


2005年,商業銀行個人理財業務管理暫行辦法開啟了大資管時代的黃金十年,其中信托產品的創新,以及游走在灰色地帶的監管套利,尤甚。這些紛繁復雜的套路又豈是2001年的信托法所能解決的?


怎么辦?


今年37號文最主要的作用在于梳理了過去十多年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信托產品:

 

“公益(慈善)信托、家族信托不適用《指導意見》相關規定”——37號文

 

曾經的公益(慈善)信托,除了信托法中的只言片語以外,一直缺少專門單行法規的支撐,這一情況直到銀監發[2017]37號《慈善信托管理辦法》的出臺才得以改變。而今年的37號文再一次將公益(慈善)信托與資管新規中的資管產品區分開來,時隔一年,兩個37號文精準對接了。


“家族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單一個人或者家庭的委托,以家庭財富的保護、傳承和管理為主要信托目的,提供財產規劃、風險隔離、資產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業等定制化事務管理和金融服務的信托業務。家族信托財產金額或價值不低于1000萬元,受益人應包括委托人在內的家庭成員,但委托人不得為惟一受益人,單純以追求信托財產保值增值為主要信托目的,具有專戶理財性質和資產管理屬性的信托業務不屬于家族信托”——37號文

 

家族信托(遺產信托)產品曾經也存在著類似問題。


針對信托法律關系,法學界主流觀點認為信托計劃具有破產隔離的屬性。我國的信托法隱約提及了這一點,信托法第十五條中規定“信托財產與委托人未設立信托的其他財產相區別。設立信托后,委托人死亡,且委托人不是唯一受益人的,信托存續,信托財產不作為其遺產或者清算財產”。由于破產隔離的特性,家族信托作為信托公司的本源業務,可以起到家族財富傳承的作用;但它們在過去的信托立法中始終難覓蹤跡,這可能也是貧窮限制了我們的想象力。好在今年的37號文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家族信托第一次有了官方定性和法律適用的原則,畢竟,有的時候“不適用相關規定”也是一條讓人愉快的原則;同時37號文又以1000萬元的設立門檻和一條兜底條款防止了家族信托成了新的監管套利重災區。

 

要督促信托公司依法合規開展財產權信托業務,以財產權信托的名義開展資金信托業務的,適用本《指導意見》。以信托產品或其他資產管理產品作為受讓方受讓信托受益權的業務,視同資產管理產品嵌套業務,投資依據金融管理部門頒布規則發行的資產證券化產品除外”——37號文


“資產管理產品包括但不限于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資金信托計劃,證券公司、證券公司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管理子公司、期貨公司、期貨公司子公司和保險資產管理機構發行的資產管理產品等。”——資管新規


資管新規的這句定義曾讓很多金融從業者對于財產權信托充滿了想象空間,參見下圖的交易結構。曾經大家寄希望于這一結構中財產權信托可以直接規避資管新規的適用,從這次的37號文來看,監管爸爸好像并不希望大家這么思考。


根據37號文,未來對于財產權信托的界定可以大體上分為:一般的財產權信托和ABS交易中的財產權信托,前者將適用資管新規的要求,后者則依據資產支持證券的相關規定執行,這也是上文提及的“資產新規下的極少數例外情形”。

 

上圖是信托雙SPV結構。委托人先通過自有資金設立單一信托,向特定的借款人發放貸款,之后再將信托受益權轉讓予新設立的財產權信托,對接各個外部的資金方實現配資的杠桿。這一結構在信貸、助貸類交易中比較常見。

 

經過37號文的這一輪梳理,信托產品的分類以及相應的法律適用也越發清晰,還是看下圖。

 

 

 

從上圖來看,信托產品走向了差異化的監管,似乎預示著信托行業未來10年將衍生出差異化的玩法。除了傳統的投融資信托外,家族信托和事務管理信托也許是其中的幾個方向。

 

隨著中國高凈值人群快速上漲,家族財富管理的需求日益迫切。從功能上看,由于我國立法對于信托以外的資管產品并未明確破產隔離的屬性,家族信托在財富傳承中的資產隔離功能是其他資管產品所難以實現的。2017年信托登記制度伴隨著《信托登記管理辦法》(銀監發[2017]47號)的落地,也給財產權屬的明晰增加了一重保障。


“【資產管理業務定義】資產管理業務是指銀行、信托、證券、基金、期貨、保險資產管理機構等金融機構接受投資者委托對受托的投資者財產進行投資和管理的金融服務。金融機構為委托人利益履行勤勉盡責義務并收取相應的管理費用,委托人自擔投資風險并獲得收益。”——資管新規

 

另一個有趣的產品是事務管理類信托。雖然37號文回避了事務管理類信托的定義,但是根據資管新規對于資管業務的定義,進行反向推理,我認為有兩點會逐步明確:

 

1.信托產品是否以投資為主要目的,將是區分事務管理類信托和資產管理類信托產品的標準

2.基于上述第1點,不會將傳統的信托通道業務直接等同于事務管理類信托

 

基于這兩點,黃金信托、消費信托這些產品如何定性?未來是否會被事務管理類信托收編?

 

這些問題還要留待時間給出答案,只是站在當下,似乎多了些期待。

 

轉自:圖解金融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福彩快三幸运和值规律 浙江体彩兑奖规则 福彩幸运农场开奖走势图 吉林11选5软件 关于微信赚钱是干什么的 黑龙江体育彩票 零点棋牌游戏中心 金牛世界棋牌游戏中心 福彩双色球大奖领取 天天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双色球蓝球选号技巧 门兴vs佛罗伦萨历史记录 河北11选5胆拖投注表 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事 军辉17140双色球蓝球 广东十一选五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