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專業領域

我國首例:利害關系人要求以姓名查房勝訴

2015-10-26 10:28| 發布者: scyjlaw | 原作者: 李自慶 | 來自: 人民法院報

摘要: 他人單以權利人的姓名查詢其名下房產,除公權力辦案機關外,當然應該禁止。該案的判決,突破了此前《房地產登記技術規程》中“不得僅以權利人姓名或名稱為條件查詢”的限制,明確了利害關系人可查詢房產登記信息。案 ...

他人單以權利人的姓名查詢其名下房產,除公權力辦案機關外,當然應該禁止。該案的判決,突破了此前《房地產登記技術規程》中“不得僅以權利人姓名或名稱為條件查詢”的限制,明確了利害關系人可查詢房產登記信息。
案情風云
要求用亡父姓名查詢房產遭拒
1996年出生的劉磊是南京人,不幸的是,10歲那年,父母因感情不和分道揚鑣。父母離異后,劉磊隨母親生活,但父親劉大海也經常關心他。在往后的近十年里,劉大海一直過著單身生活,沒有再婚。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去年5月的一天,劉大海因突發腦出血,經搶救無效離開人世,由于事發突然,劉大海一句遺言都沒來得及留下。
劉大海的父母早年去世,他病故后,獨生子劉磊理所當然地成了其財產的唯一法定繼承人。但由于劉磊平時隨母親生活,這些年他一直不太清楚父親名下到底有多少財產,只是隱約聽說父親生前購置了一些房產,而至于這些房產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產權證件又在哪里?這些劉磊一概不知。這個真相,他無法弄清,卻又必須弄清。
為了查明父親名下房產的情況,劉磊收集齊了父親及自己的出生證、家族戶籍資料、離婚證明材料、離婚時父母財產分割材料及爺爺、奶奶和父親死亡的證明材料、繼承公證書等,一切準備就緒后,劉磊向南京市住建委下轄的南京市房產局檔案館申請查詢父親名下的房產信息,以便下一步經合法程序繼承父親的遺產。
但令劉磊沒有料到的是,盡管他備齊了能夠證明“我爸是我爸”、“我爸只有我這一個兒子”的全部材料,但他的請求還是遭到了房產局檔案館的拒絕。對方給出的拒絕理由是:“房屋信息是個人隱私或商業秘密,按照市住建委的要求,房產登記人名下的房產資料,他人不得僅以權利人姓名或名稱為條件進行查詢。除非持有公安局或檢察院、法院的相關文書,才能查詢劉大海的財產。”于是,劉磊希望通過房產局查明父親生前房產的愿望落空了。
打民告官官司爭取查詢權利
房產局不讓查,劉磊就沒有別的渠道可供選擇。無奈之下,他決定將南京市住建委告上法庭。今年5月19日,劉磊向南京市鼓樓區法院遞交了起訴狀,法院經初步審查后當即受理了案件。
6月19日,鼓樓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庭審中,劉磊堅持訴訟主張,認為自己作為已故父親劉大海的唯一法定繼承人,且在手續材料完備的情況下,被告沒有理由拒絕其查詢父親名下房產的主張,被告拒絕他的行為系“機械辦事”的不作為表現,此舉侵犯了原告作為繼承人的繼承權,請求法院判決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
對于劉磊的訴訟主張,庭審中,被告南京市住建委表示,根據住建部出臺的《房屋登記辦法》、《房屋權屬登記信息查詢暫行辦法》等規定,利害關系人在查詢他人的房產信息時,必須按照規定的程序和權限來辦理,也就是,必須要提供所查詢房屋的坐落和權屬證書編號,而不能僅以他人的姓名作為檢索條件。原告主張僅以父親的姓名來查詢其名下的房產,這與法律規定的程序不符,故請求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院判定“以名查房”訴請合法
鼓樓區法院經審理,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法院認為,我國物權法規定,房屋的權利人及利害關系人可以查詢、復制房屋登記資料。本案中,劉磊系死者劉大海的獨生子,根據我國繼承法的規定,劉磊系劉大海遺產第一順序的法定繼承人。劉大海所有的房產屬于其遺產,故其名下的房產登記結果與原告的繼承權利具有直接的利害關系,因此,原告享有查詢劉大海名下房屋登記信息的主體資格。
被告以《房地產登記技術規程》中規定的“登記資料不得僅以權利人姓名或名稱為條件進行查詢”為理由,拒絕原告的主張雖有據可依,但法院認為,房屋登記信息查詢檢索條件的設置應當方便房屋登記信息的查詢,條件設置不應限制申請人獲取信息的權利。原告基于繼承的目的申請查詢劉大海名下的房屋登記信息,客觀上無法提供房屋的坐落、權屬證書編號等檢索條件,而原告本身享有查詢上述信息的權利。根據被告自認,以姓名查詢房屋登記信息不存在技術上的障礙。因此,被告以原告提供的檢索條件不符合規定為由拒絕原告查詢申請的主張,法院不予支持。
最終,法院依據查明的事實,認定原告要求查詢劉大海名下房屋登記信息的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故依照我國行政訴訟法的相關規定,作出如下判決:責令被告南京市住建委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依原告劉磊的申請,履行查詢劉大海名下房屋登記信息的法定職責。
專業點評
合法的“以名查房”請求理應支持
針對以“名”查房而言,該案是我國進入司法程序的首起判例。針對此案的判決,該案審判長李彭在接受采訪時指出,他人單以權利人的姓名查詢其名下房產,除公權力辦案機關外,當然應該禁止。但問題是,本案被告拒絕的是與被查詢人有直接利害關系的唯一法定繼承人,這就既不合法也有違人情理,最終結果將事實上侵害原告的合法繼承權。
李彭同時指出,現在我們的許多行業都制定有這樣那樣的規定,但中國人口多,新情況、新問題多,規定不可能一一考慮到,尤其是尚未發生過的情況更難預料。基于這一現實,行政權力部門在制定涉及公眾利益的相關規定時,若也能像最高人民法院那樣,不斷增加一點類似司法解釋的補充條款,許多問題也就可與時俱進地迎刃而解。
李彭最后說,該案的判決,突破了此前《房地產登記技術規程》中“不得僅以權利人姓名或名稱為條件查詢”的限制,明確了利害關系人可查詢房產登記信息。此案的判決對于規范房產信息查詢是有價值的。
英濟律師事務所整理編輯 來源:人民法院報 圖片來源:百度圖片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天津雀友麻将机专卖店 体彩20选5 好的炒股app ewin娱乐棋牌 什么软件可以玩极速快3 秒秒彩平台 吉林快3 广东36选7预测 对应码 今天贵州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河北快三 真人麻将赌钱游戏平台 航天动力股票行情 美乐棋牌 北方麻将规则 11选5规则选6个号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