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視點聚焦

新觀察:農民劉其軍:我淌諧ぃ是為了證明黨的政策好

2015-3-18 10:41| 發布者: scyjlaw

摘要:   在歷時5個月,往返于北京多次后,湖南農民劉其軍終于如愿以償地在法庭上,大聲地宣讀起了自己的起訴書。他說他應該能贏。說以后可能會幫助村民去打官司。他說他58歲了,“沒什么好怕的。”    或多或少的補 ...
  

在歷時5個月,往返于北京多次后,湖南農民劉其軍終于如愿以償地在法庭上,大聲地宣讀起了自己的起訴書。

他說他應該能贏。說以后可能會幫助村民去打官司。

他說他58歲了,“沒什么好怕的。”
  
  或多或少的補償款

  “我真的把市長告上法庭了!”2014年5月22日上午9點30分,當審判長敲下法槌,宣布開庭時,坐在原告席上的劉其軍松了口氣。
  5個月前,因為對征地補償有異議,這位58歲的湖南臨湘市農民,把市長和市長政府,一起告上了法庭。
  起因是因為修路。2013年年初,國家高速公路網中第十二橫線――杭瑞高速中部的一段,修至了臨湘市橫鋪鄉。為此,臨湘市政府在2013年3月,按照一般耕地每畝18700元;基本農田每畝26730元的標準,向涉及征地修路的村民發放了征地補償。
  補償標準是按照湖南省第43號文件(湖南省人民政府關于公布湖南省征地補償標準的通知)制定的。按照標準,劉其軍家一共涉及一般耕地1.5畝,能拿到28050元補償款。
  但劉其軍覺得這個數額不對。“因為這個通知是屬于政府發文的地方性法規(湘政發〔2009〕43號),但杭瑞高速是國家項目,所以應該國家的補償標準來給予我們補償”。
  劉其軍所說的“國家標準”是另一份通知,159號文件。2008年湖南省人民政府發布了湖南省人民政府關于全省高速公路征地拆遷補償標準的通知(湘政辦函〔2008〕159號)。
  根據該文件的補償標準,補償應按年產值標準的中值計算,即一般耕地為: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之和,乘以16倍計算。基本農田則是總和乘以25倍來計算。
  兩者相差將近4倍!劉其軍調查得知,岳陽市最近定的年產值中值為每畝基本農田1936元。按照國家標準補償標準,一般耕地的補償應該為每畝是61952元;基本農田為每畝96800元。
  于是,劉其軍和4位村民開始了一系列的維權行動。2013年12月12日,他們把臨湘市市長和市政府,告到了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月25日,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此案移交給了君山區人民法院辦理,3個月后,他作為村民代表,站在了原告人席上。
  劉其軍向新浪網表示,雖然市長龔衛國并未到場,委派了律師和一位縣國土局的官員出庭,但這已經讓他在當地成為了名人。
  就在出庭的第二天,劉其軍打通了市長的電話。“其實我是撥錯了。”
  電話那頭并不知情。“請問是哪位?”
  “我是老劉啊。”
  “啪”的一下,電話被掛斷了。
  “一說老劉,市長就知道肯定是我。”劉其軍呵呵地笑了起來。“過去他們總抱著一種沒事兒的心態,覺得我們是弱勢群體,搞不贏,現在終于有些怕了。”
  取得如今的成績,劉其軍很高興。
  
  對話 “法庭上,我們一拿出文件他們就沒脾氣了”

  
  “我們有證據,我們應該能贏”

  新浪:58歲了,為什么要當維權代表?
  劉其軍:第一是大家讓我當的。因為我以前在中聯重科工作過,它在北京有分公司,我在北京干了有2年多,所以大家希望我能帶著他們去北京。第二是因為我崇拜共產黨。我父親和兒子都是黨員,這件事發生以后,村里很多人都說共產黨不好,我很生氣,一直告訴他們,不是共產黨的政策不好,是很多村、鄉、鎮一級的領導腐敗,所以我也想通過維權,證明給他們看,共產黨的政策原本是很好的。
  新浪:村民們現在相信了嗎?
  劉其軍:信啦,都在給我打氣,而且現在好多臨村人都來到我家里,讓我給出出主意。當然,我們也在等待宣判。
  新浪:當天沒有宣判?
  劉其軍:沒有。一共開了3個小時的庭,也沒宣判。主要是他們(被告)總在胡攪蠻纏。我宣讀完起訴書后,他們就在答辯狀上,開始對計算補償方法上裝糊涂。非說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是一回事,又說他們征地怎么合法,說發了“擬征公告”、“安置公告”、“土地征收公告”……其實這都是狡辯,我們就看過一個“擬征公告”。
  新浪:能贏嗎?
  劉其軍:我覺得應該能贏,我們有證據。雖然他們比我們說的好,但我們不怕。他們一拿43號文件來說事,我們就拿出159號文件,讓他們沒脾氣。最后法院也說,這次所有的訴訟費都由他們付,我看他們聽完表情有點兒虛,可能意識到要輸了。
  
  “兩個國土系統的干部給了法寶”

  新浪:這個159號文件是怎么拿到的?
  劉其軍:這多虧我遇到的好人。一開始(2013年3月)我只是覺得補償少,但不知道少了多少,就像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去了臨湘市政府、岳陽市法制辦和信訪辦、湖南省政府,但都沒有人理我。后來在岳陽市國土資源局,有一個領導看到我來過幾次了,實在可憐,就給我一份159號文件。
  新浪:這個文件在網上查不到嗎?
  劉其軍:我就是個農民,沒有電腦。不過我后來給我兒子看了。結果他上網一查就查到了,我兒子大學畢業,學機械工程的,但我們都不太懂政策這些,所以如果沒有這個好人告訴信息,我們還是查不到的。
  新浪:第二個好人是誰?
  劉其軍:是國土資源部的。那是我們第二次去北京,第一次我們一共去了6個,但沒去成國土資源部,在火車站,就被村里的派出所警察和鄉里的領導給攔回來了,我們坐火車,他們飛機,比我們快。第二次我們是端午節夜里走的,到了北京就直奔國土資源部,接待我的領導看到我拿出的159號文件,和岳陽市最近的年產值等資料后,就在辦公室里算,發現真有問題后,就給湖南省國土資源廳寫了個函。
  新浪:函在你手里嗎?
  劉其軍:沒有。我當時想要,但他說不能給,可以讓我用手機拍。我就拍了下來,今天開庭,我還拿著念了。
  新浪:函的內容是?
  劉其軍:函上寫著:湖南省國土資源廳,現有你省劉其軍等五人來國土資源部反映臨湘市政府在杭瑞高速的征地補償方面,]有按照有關政策給予補償。依照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2008年關于高速公路征地補償標準的通知計算,即基本農田每畝85000元,一般耕地每畝54400元,望督促執行。
  新浪:為什么國土資源部的領導,算出的數字和你們不一樣?
  劉其軍:這是因為岳陽市年產值的標準是三年調一次的。國土資源部的那個領導算的每畝85000,是2005年岳陽市的標準。按照現在的,就是每畝96800了。
  新浪:有了159號文件和函,心里是不是有底氣多了?
  劉其軍:可不是。它們是法寶。沒有這兩樣東西,我們基本上贏不了。因為我覺得法院也不向著我們。其實他們本來想下周再開庭的,但我告訴他們,如果22號不開,拖到下禮拜,那么就超過了法律規定的3個月內受理的期限,那么我就要去告你行政行為不作為。這樣他們才開庭。
  
  “我拿補償款是為了迷惑他們”

  新浪:也許確實忙不過來。
  劉其軍:不是。前天(5月21日),他們還告訴我,只準我們5個人出庭,其他村民不許來,來了就不開庭了,但到了現場我發現,鄉鎮干部他們,我認識的就來了7、8個。
  新浪:和你一起的4個人,都是您同村的嗎?都涉及同樣的問題嗎?
  劉其軍:對我們情況都一樣。最開始上北京的是6個人,后兩次就都是5個人,一共去了3次。
  新浪:大家都沒有拿補償款嗎?
  劉其軍:他們4個沒拿。我拿了。我們村90%的人都拿了,還有10%沒拿。
  新浪:已經拿了補償款,還能當維權代表嗎?
  劉其軍:我是迷惑他們。因為拿到法寶(159號文件和信函)之后,鄉、縣政府這些人就有點兒害怕了,而且老認為我是頭頭,找我的麻煩,所以我就拿了補償款,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新浪:找過哪些麻煩?
  劉其軍:第二次從北京回來后,縣領導就找過我,說:“我們都知道你去國土資源部了。你還愛黨呢?你這就是在帶頭反對黨。”還有派出所的領導找過我,和我說不要亂跑,不要給自己惹麻煩。
  新浪:但你還是去北京了。
  劉其軍:是啊。我就是生氣。我直接就告訴他們:“你們根本就不能代表黨。”
  新浪:到北京以后再次遇到他們后,情況怎么樣?
  劉其軍:到北京之后,他們其實還挺好的。第一次,他們在火車站等到我們以后,還帶我們去了故宮、天安門,去看了毛主席。然后請我們吃飯,包括回去的高鐵票、飛機票都是他們出的。對方有人還告訴我,沾了我的光,才能來北京玩。
  新浪:第一次回去怎么既有高鐵票又有飛機票?
  劉其軍:第一次,我們一共是6個人,就給我買了一張飛機票,讓我坐,我沒坐,讓給同行的另外一個人。我怕他們想分化我們,把我當做頭,給我特殊照顧。
  新浪:到開庭前,他們沒有私下里找過你嗎?
  劉其軍:找過。他們拿錢找過我,人名我不方便說。他們說:“你不就是想要錢嗎?”然后就說給我多少多少。我沒有答應,我是代表大家的。一共來過兩次,都是在我家。在法庭上,審判員還提出過協商解決,他們也同意,但我們堅決不答應。
  
  “政策是好的,是被底下人弄壞了”

  新浪:你是什么時候想到要走法律程序的?
  劉其軍:在第三次來北京的時候。第二次那個領導發函后,說:“回去吧,這回沒問題了。”但我等了2個月,沒有動靜,就又來了,因為國土資源部每次接待間隔就是2個月。那個領導見到我很驚詫,說:“你怎么又來了?不是你們縣國土資源局,已經給你們解決了嗎?”原來,是我們縣國土資源局的人做了個假回復,說已經解決了,還在最后貼上了我的身份證復印件,意思就是:“你看,劉其軍也知道了。”
  新浪:函也不好使了?
  劉其軍:也不能這么說,能立案也靠它。第三次去,是2013年11月,國土資源部的領導了解到情況后,就勸我還是上訴到法院吧,可以把相關負責人告到上一級法院。我原本以為要很多錢,他告訴我,行政訴訟只需要50塊錢。我就趕快回去就寫了起訴書,自己寫的,沒有找律師。12月12日岳陽市中法就受理了。
  新浪:為什么不告鄉長、村長,非要淌諧ぃ
  劉其軍:因為他是一市之長,是法律責任人。我家里有一本叫人怎么告狀的書,我讀了以后,發現就應該趟。
  新浪:你之前和市長打過交道嗎?
  劉其軍:就見過幾次,都是陡然一面,他不會跟你多講的,說不幾句就走了。
  新浪:要是他和你多溝通幾次,你還會告他嗎?
  劉其軍:除非他像那兩位好人一樣,給我出主意,給我文件和函,解決我的問題,我就不告他。也不會有這樣的事,市長幫著百姓把自己告下來。
  新浪:官司開庭了,現在感覺怎么樣?
  劉其軍:挺高興的。因為事實證明我的判斷沒錯,越往上,領導越好,長沙比臨湘好,北京比長沙又好。這說明共產黨的政策絕對是好的,就是被底下有些人弄壞了。我這次一定能把他們扳倒。
  新浪:官司結束后,有什么打算?
  劉其軍:還沒想好。現在有好多村民,都想讓我為他們打官司,但我不太愿意,主要怕被報復。不過也沒準,現在我還挺喜歡打抱不平的,我也58歲了,也沒什么可怕的。
  新浪獨家稿件聲明:該作品(文字、圖片、圖標及音視頻)特供新浪使用,未經授權,任何媒體或個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轉載。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指数 11选5标志 利用美女网上赚钱 快速赚钱源码 时时彩开奖直播-皇恩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有正规提现棋牌游戏吗 像皇家农场一样的可赚钱种田游戏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表 体彩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惠点点击广告赚钱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近300期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哪有点赞赚钱 双色球怎样合买好呢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