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走近律師

生命來來往往,來日并不方長

2016-3-7 10:40| 發布者: scyjlaw | 原作者: 于丹 | 來自: 拾文化

摘要: 懂得珍惜,并不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在長大的過程中,總有些猝不及防的變故讓人扼腕喟嘆:有時候,沒有趕緊完成的心愿,一轉眼就來不及了。


●●●懂得珍惜,并不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在長大的過程中,總有些猝不及防的變故讓人扼腕喟嘆:有時候,沒有趕緊完成的心愿,一轉眼就來不及了。

剛在大學當班主任時,不小心把腳崴了,去宣武醫院一檢查,右踝兩根骨頭骨折了。

骨科張主任帶著醫生來檢查,對我說:“可以用保守療法,也可以開刀。用保守療法,可以少受點兒罪,但會有后遺癥,關節可能會松動。”

我說:“那可不行,我左腿膝關節受過傷,就仗著這條右腿呢,您還是給我開刀吧。”

他有些詫異:“我很少見過這么主動要求開刀的病人。但是,要開刀得排到下周了。”

我說:“等到下周還得兩三天,骨茬兒就不如現在了,爭取今天就開吧。”

“那誰簽手術同意書?得等你家人來。”

“不用,我自己簽字。”


簽完字后,張主任對醫生說:“這姑娘的手術我來做。”

他的手,細長而舒展,是我記憶中最漂亮的男人的手。我說:“張主任,您的手不彈鋼琴太可惜了。”他笑:“所以我拿手術刀。”

做手術時,麻藥有些過量,張主任問:“你還清醒嗎?”

“清醒。不信我給你背李白的詩。”

“那就背《靜夜思》吧。”

“那怎么行!我背《蜀道難》!”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術后那個星期是張主任值班,他每天來看我,和我閑聊幾句。

換藥時,我驚訝地發現,刀口沒有縫合痕跡,我問張主任:“這是粘上的嗎?”


張主任說:“你這么活潑的一個人,我不能讓你有一道難看的疤痕,就用羊腸線給你做的內縫合,傷口好了,線就被人體吸收了。我給你打了兩枚釘子,可以讓骨頭長得像沒斷過一樣。但你一年后要來找我,把釘子取出來。”

等到出院,我們已經成為朋友。他告訴我:“你知道嗎,我不是那周值班,我是調的班。那一周,表面上你是我的病人,其實跟你聊天時,你是我的醫生,你的樂觀的氣場也是可以治病的。”

忙忙碌碌間3年過去了,他一直提醒我:“得趕緊把釘子取出來。”有一次他去我家聊天,說:“下次我給你帶一棵巴西木,屋里不能沒有植物。”我送他走后,忽然他又推開門,探身進來說了一句:“你這次回來,我就給你取釘子,不然來不及了。”可那段時間我一直在出差,我還尋思:“有什么來不及的,釘子又不會長銹。”

當時,我父親在宣武醫院住院。4天后,我從南京回來,去醫院看爸爸。我和愛人騎著自行車,很遠就看見醫院門口全是人,根本進不去,我們只好從后門進了醫院。

正是吃飯時間,爸爸欲言又止:“我跟你說件事。”媽媽馬上打岔:“你趕緊吃飯,孩子剛回來。”后來爸爸又想停下來說話,媽媽說:“你讓孩子歇口氣。”再后來,爸爸沒加鋪墊,說:“張主任殉職了。”

我蒙了:“您說什么?”


爸爸說:“醫院門口都是送他的人。”

我震驚!繼而想起他留給我的最后的話:“你這次回來,我就給你取釘子,不然來不及了。”

出了醫院,夕陽西下,不遠處國華商場門口熙熙攘攘,在交錯的車流中,我推著車站在馬路中間,痛哭失聲,車水馬龍都在暮色里模糊不清。那一刻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來日方長并不長!

我一直記得他的手,鋼琴家一樣的手,這雙手,給我做了不留疤痕的縫合。因為他,我家里一直養著巴西木。

就在張主任去世的那4天里,我出差去了南京。在那里,我得知了另一個人去世的消息。

1993年,我寫過一篇報告文學《中國公交憂思錄》,為此走訪了十幾個城市考察公交系統,南京當時是全國公交系統的一個典范,所以我去的第一站是南京。

那是夏天,南京像火爐一樣炙熱。我找到南京公交總公司,黨委書記是一名復員軍人,非常豪爽,晚飯一上桌就拉著我喝酒。兩杯下去,我暈乎乎的,總經理耿耿進來了。儒雅的耿總和我握手:“我叫耿耿。”我趁著酒勁兒開了句玩笑:“耿耿于懷的耿耿嗎?”他說:“不,忠心耿耿的耿耿。”


耿總坐下來,攔住了給我敬酒的人們,靜靜地和我聊天。他說:“明天我陪你去坐公交車。現在,南京市民出門,去任何地方倒兩趟車都能到達,而且等車不超過5分鐘。”
 
第二天,我和耿總在新街口開始坐公交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說起自己和父親最喜歡的陶淵明,那一刻,周圍似乎安靜清涼了許多。

我們也去過一些很安靜的地方,我問耿總:“‘潮打空城寂寞回’的那段,石頭城在哪里?”開著一輛黑色桑塔納的耿總就帶著我到處尋找,最后找到了,那一段石頭墻比千年之前更寂寞。

耿總還帶我去了好些有名的和無名的古跡,每走過一座門或者一座樓,他都念叨著歷史、文學的典故。那一個盛夏,六朝金粉的古都滄海桑田的幻化,在一位長者的引領下,清晰地與我青春的記憶結緣。

按計劃,我應該在南京采訪兩天,結果卻待了將近一個星期。我向耿總道別:“必須走了,要不然采訪行程全耽誤了。”耿總說:“還有最后一個地方要帶你去,南唐二主陵,很近。”我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女時代就愛抄李后主的詞,但實在沒時間,只好與耿總相約:下次直接去看南唐二主陵。那年春節,他打電話拜年:“南唐二主陵還沒看呢,今年咱們一定去。”

張主任去世的那幾天,我出差去南京,一到賓館就往公交公司總機打電話,找耿總。

總機姑娘說:“耿總不在了。”


“耿總去哪兒了?”

她接得很快:“耿總去世了。”

我呆住了:“怎么會?!春節他還跟我通過電話呢!”

對方說:“他剛剛走了一個星期,肺癌。”

直到現在,我都沒去過南唐二主陵。

很多時候,我們都以為來日方長,就如同嵇康在死前感慨:袁孝尼一直想學習《廣陵散》,我以為來日方長,一直執意不肯教他,而今我這一走,《廣陵散》從此絕矣。

生命來來往往,我們以為很牢靠的事情,在無常中可能一瞬間就永遠消逝了;有些心愿一旦錯過,可能就萬劫不復,永不再來。

什么才是真正的擁有?一念既起,拼盡心力當下完成,那一刻,才算是真正實在的擁有。

文章來源:拾文化 作者:于丹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秒速飞艇思路 贵阳按摩馆 福建体彩11选5 捕鱼来了弹头商人 九游棋牌下载安装 江苏快3游戏每天有 黑龙江十一选五公式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东莞小姐信息网 多乐彩中奖注数 北京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始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五走势 广东麻将群一元一分入群 甘肃11选5手机app官网 大乐′透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