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濟律師事務所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大千世界

悔不當初:37年日本不想用武力

2016-3-1 10:05| 發布者: scyjlaw | 來自: 人民網

摘要: 蔣介石的最后忠告 “七七事變”的主要人物是“支那駐屯軍”第一聯隊聯隊長牟田口廉也大佐,這位是陸大29期的,畢業后分配在參謀本部,做過參謀本部庶務科長。“七七事變”前一年升上大佐,來到中國。一到中國就來了 ...

蔣介石的最后忠告

“七七事變”的主要人物是“支那駐屯軍”第一聯隊聯隊長牟田口廉也大佐,這位是陸大29期的,畢業后分配在參謀本部,做過參謀本部庶務科長。“七七事變”前一年升上大佐,來到中國。一到中國就來了一個“第二次豐臺事件”,時間是1936年9月18日,威逼宋哲元交出了豐臺。

得了手,嘗到了甜頭,一發而不可收拾,第二年又發生了“盧溝橋事變”。

不少日本人喜歡探討所謂“盧溝橋事變的真相”,研究是誰開的第一槍,除了日本人的嚴謹習性之外,更多的是出于一種“悔不當初”的感情。岡村寧次在回憶錄里有一句話,最好地說明了這種研究熱的由來:“《塘沽協定》……是從滿洲事變到大東亞戰爭的長期對外戰爭中最重要的境界線,如果那時候就停止了那種積極的對外政策就好了。不,就應該停止。”很多日本人一直在吃后悔藥——如果沒有“盧溝橋事變”就好了。他們沒有想到或者不愿去想:盧溝橋事件本身可能是偶然事件,但盧溝橋事變反映出來的當時中日關系和中日民族的想法則是必然的。在華北大地上已經鋪滿了干柴,隨便的一點星星之火都可以燎原的。

首先,當時的日本人作為一個整體民族也好,作為單個的個人也好,都極為好戰。在軍部和不良媒體的宣傳下,“懲膺暴支”已經成為日本人的一種主流思維,其實在當時的日本人看來,中國除了是“暴支”之外,還是“弱支”,一個支離破碎、病入膏肓,等著日本去占領的弱國,都不存在“戰斗”的問題。

反過來看中國,無論是共產黨還是國民黨甚至大多數地方軍閥,他們也渴望戰斗。但這不是一種能用“反日好戰”來解釋的情緒,這只是一種求生的本能。中國弱,很弱,同樣的戰斗,中國要比日本付出更大得多的代價和犧牲,但中華民族在當時沒有選擇的能力,戰爭是被強加在他們頭上的。作為整體民族也好,作為單體個人也好,要想生存下去,首先必須戰斗,這就是1937年7月在中國大陸存在的事實。

看看7月17日蔣介石的廬山文告就知道了,蔣介石是這么說的:“總之,政府對于盧溝橋事件,已確定始終一貫的方針和立場,且必以全力固守這個立場。我們希望和平,而不求茍安;準備應戰,而決不求戰。我們知道全國應戰以后之局勢,就只有犧牲到底,無絲毫僥幸求免之理。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現在看了這種用詞,真使人欷歔,而這個背景就是當時的中國確實是一個弱國,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蔣介石提出的四點立場僅僅是:“(一)任何解決,不得侵害中國主權與領土之完整;(二)冀察行政組織,不容任何不合法之改變;(三)中央政府所派地方官吏,如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宋哲元等,不能任人要求撤換;(四)第29軍現在所駐地區,不能受任何的約束。”

雖然更加親英美,但蔣介石無論如何也不能說是什么“仇日派”,就是這個并不仇日的蔣介石,也對日本帝國做了最后的忠告:“這四點立場,是弱國外交最低限度,如果對方猶能設身處地為東方民族作一個遠大的打算,不想促成兩國關系達于最后關頭,不愿造成中日兩國世代永遠的仇恨,對于我們這最低限度之立場,應該不至于漠視。”

但是這些正不可一世的參謀們,怎么可能聽得進蔣介石的最后忠告呢?

七七事變處理:日本本想不擴大事變,不行使武力

“七七事變”發生以后,日本軍部首先采取的態度還是不擴大事態,7月8日上午召開了省部(陸軍省、參謀本部)聯席協議會,傍晚以參謀總長閑院宮載仁親王的名義發電,指示當時正病入膏肓(7月15日死去)的天津軍司令官田代皖一郎中將(陸大25期):“不擴大事變,不行使武力”。

挖坑埋日本帝國主義的人:“盧溝橋事變”擴大派

牟田口廉也這位后來在進攻新加坡時,是第18師團中將師團長,后來又作為第15軍軍長指揮了有名的英帕爾戰役。英帕爾戰役之所以有名,是這位牟田口中將把皇軍不要兵站的傳統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程度,造成餓死的皇軍比戰死的還多。這邊打了敗仗,他在后方修神社,天天拜天照大神。

牟田口打英帕爾戰役的口號是:“大東亞戰爭是老子的責任,盧溝橋打第一槍挑起了這場戰爭的是老子,現在也該老子來收拾這場戰爭了,你們看著吧。”

戰后牟田口被英國人抓住了,一開始準備以戰犯罪名審判他。但英國人轉眼一想,干什么要審判他呀?他哪是什么戰犯呢?應該說是功臣還差不多,要不是這位牟田口中將成天在后方的仰光花天酒地地瞎指揮,那十萬皇軍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去集體投奔天照大神的。沒準讓誰查一下,還能查出來這個牟田口是英國的什么“地下黨”哪。就放了他。

英國人是放了他,但是日本人恨他尤在英國人之上。日軍第15軍死里逃生出來的人都稱他為“鬼畜牟田口”,想把他送上軍事法庭。因為他竟敢撤了對他的命令提出疑問的師團長,而根據日軍的編成,師團長是直屬天皇的,所以說他犯了日本的軍法。但是說到這時才想起來,日軍早就解散了,也沒有什么軍事法庭能審判他。不過這位也真夠無恥,每次第15軍有人死了,他總要到場,向所有人發一些小冊子,說英帕爾作戰失敗與他無關。現在日語中“牟田口廉也”這個詞,也就和“不要臉”成了同義詞。但是,這只是陸軍省軍務課課長柴山兼四郎大佐(陸大34期,后任天津特務機關長,最后做到陸軍次官)、參謀本部作戰部部長石原莞爾少將和戰爭指導課課長河邊虎四郎大佐(陸大33期軍刀組,最后做到參謀次長)這幾個主張不擴大事態的人的意見。這幾個人在陸軍省和參謀本部占據了最重要的幾個職位,所以陸相杉山元大將也就隨大流,同意了這個意見,這就是這封電報的由來。

石原是這樣想的:如果和中國開戰,即使把戰斗區域限制在黃河以北地區,也需要:

一、同時動員15個師團;

二、使用一半以上到目前為止積蓄起來的軍需準備量;

三、戰火可能燒過黃河,擴大到上海;

四、半年以上的作戰時間;

五、55億日元以上的軍費。

所以需要采取不擴大政策。

擴大派的邏輯:不拿下上海不算擴大

所謂軍國主義,“軍”就比“國”大,軍部既然已經定下來了,接下來7月9日的臨時內閣會議,也就跟著否定了杉山元陸相提出來的向華北增兵兩個師團的建議,而通過了“不擴大事態”的方針。

但杉山元只是看在不擴大派的人多才同意了不擴大,等開完了會被擴大派一推,杉山元也就改變了主意。

本來那張被戰后老是美化的石原牌畫餅是一個極大的悖論:因為有了石原莞爾這個日本陸軍的異類,才會有這張石原牌畫餅,同時也正因為有了石原莞爾,這張餅才會成為畫餅。日本民族有個缺點,缺乏計劃性,缺乏遠見。像石原莞爾這樣作出幾十年戰略規劃的人,實屬鳳毛麟角。所以石原莞爾從陸軍大學校畢業后,15年間無法進入陸軍中央機關,一直是不受歡迎的邊緣人。而當15年后,石原莞爾作為民族英雄進入陸軍中央后,表面上風光無限,但實際上在陸軍中央十分孤立。石原最致命的短處就是沒有官場經驗,不知道應該怎樣在官僚機構中上下周旋來推廣自己的想法。石原除了些形如黑社會似的大陸浪人以外,沒有朋友,沒有人來指點他應該怎么做。而且石原是中央官僚和少壯軍官們妒嫉的對象:他是以一種非主流的方式成功的。

在石原身上還披著“戰神”的榮光的時候,大家不敢出頭反對他的意見,因此石原可以達成自己的目標。但榮光已經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消失,特別是石原莞爾被后起的那些以石原莞爾為榜樣的參謀們看作前進路上的絆腳石的時候,所有的反感和牢騷就像火山爆發一樣噴了出來。

來源:人民網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號附19號
Email:
[email protected]
電話:
028-86253278(座機)
18908080828 (手機)
返回頂部
东方国度电子游艺 捕鱼大亨二维码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wta网球比分 十一运夺金 11选5 换三张麻将技巧 浙江11选5基本走图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 辽宁11选5投注 五分彩全天计划网站 免费麻将单机四人麻将 江苏十一选五彩票站开奖号码 科创板业务股票涨跌幅限制为 北京多乐彩官网 22选5每天几点开奖 乐乐安徽麻将2019安卓版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图